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4|回复: 0

第二届“右玉•《黄河》年度文学奖” 评选揭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8 18: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山西省作家协会的领导和支持下,由黄河杂志社和山西朔州右玉县委县政府共同设立,旨在检验《黄河》年度质量,鼓励作家创作优秀文学作品,推动新时代文学事业繁荣和发展,每年评选一次的“右玉•《黄河》年度文学奖”,在作出适度调整(每个奖项减少一名)后,2019(第二届)“右玉•《黄河》年度文学奖”评选结果今日揭晓。

  据介绍,第二届“右玉•《黄河》年度文学奖”经过了严格的初评、复评、终评后,共选出8部作品。本届文学奖初评由黄河杂志社编辑王国伟、钟小骏、宁志荣、王芳担任。复评由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杨遥,山西省文联副主席、山西文学院院长张卫平,右玉县文联主席、诗人郭虎,以及中国现代文学馆特聘研究员、文学博士金春平担任。终评委由南京大学中国新文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丁帆,《小说月报》副主编徐福伟,《散文选刊》主编葛一敏,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诗选刊》主编刘向东担任。

  《黄河》杂志创刊于1985年,30多年来立足山西、面向全国,“不忘办刊初心,牢记办刊使命”,始终秉承刊物的优良传统和优秀品质,不断推出贴近时代的精品力作,现已成为观照山西文学的窗口,成为全国文学期刊的优秀品牌。《黄河》杂志与右玉县共同设立并评选《黄河》年度文学奖,旨在推动和促进山西文学事业的繁荣和发展,并为全国文学事业的繁荣和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附:获奖作品及评语

  小说奖

  《冻海》/叶勐,2019年《黄河》2期

  评语:这是一篇构思精巧且又充满力度感的小说。历史之围城与现实情感之围城总能在某个时刻遥相呼应。借城事书写人事情感,在沉潜的叙述中,从容地呈现了一座城与一个中年男人生命中的惊涛骇浪与孤寂无为,忧伤而又沉重,使人生、家庭与历史合而为一。

  《风烈》/杜斌,2019年《黄河》2期

  评语:犹如一本浮世绘,小说聚焦民办职业教育之痛,勾勒出了乱相杂生背后的世道人心,颇具生活的质感与痛感。无疑这是一篇直面现实的优秀之作,笔触饱含深情,极具社会文本的现实意义,将那些令人无法直视的真相,多层次多角度地展示在读者面前。在人物塑造上也可圈可点,无论是陈登科还是刘国瑾,他们皆在浮华的表象下接受人性的拷问和心灵的质询。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本篇小说意在探讨人的灵魂的流放与安置问题。

  散文奖

  《主观书》/闫文盛,2019年《黄河》4、5期

  评语:作者闫文盛在七年的时间,春与夏,秋和冬,时光更迭时光,似水流年,独自絮语,名曰“主观书”,但却透过一切繁复驳杂的主观描述,展现更为阔大客观的世界:那是另一种真实。《主观书》紧迫而缜密,丰富而饱满,凝聚诗性之光!作家驾轻就熟,从主观此岸出发,抵达其文本理想彼岸。

  《他山》/张二棍,2019年《黄河》6期

  评语:持续了作家张二棍作为新锐诗人一贯的写作风格,善于在巨大且又细微,既真实而又抽象的现实,寻找更加真实、逼近的样态,并以其敏锐深刻、真切强烈的感受和感悟,向我们呈现出生命、生活本色,以及由此延伸的无限暖意。《他山》丰饶饱满,层次丰富,其不俗异的感染力,难能可贵。

  诗歌奖

  《尘世间》(组诗)/申有科,2019年《〈黄河〉增刊•诗歌专号》

  评语:申有科的组诗《尘世间》看似“说事”,本质上是在呈现生命与生存状态,内里有一种隐隐的难于表达的诗意的疼痛。

  《零件》(组诗)/单永珍,2019年《〈黄河〉增刊•诗歌专号》

  评语:单永珍的诗近乎自成一体,有自己的发现视角和表达方式,这组“零件”也不例外,是诗人身心的一部分,是诗人生命与语言的交锋。

  评论奖

  《四十年中国社会的“史志”报告》/李炳银,2019年《黄河》1期

  评语:李炳银的《四十年中国社会的“史志”报告》抓住了一个特殊的视角纵览了四十年来报告文学所承担的道义和职责,将这一历史时段的优秀报告文学作品作出了鸟瞰式的全景描述,从宏观到微观,从显性到隐性,整体概括了各个时期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作品,足见作者高屋建瓴的视野。由于作者对报告文学文体的熟谙,在选取具有报告文学特质的作家作品时,独具慧眼,提炼准确,概括得当,定性恰切,显示出作者对文本分析的识见和能力。作为一个评论家来说,作者具有的家国情怀已然漫溢在字里行间,更为难得的是,作者对历史的把控,更突显了一个评论家的良知和勇气。

  《大历史转折时期知识分子的命运与精神世界》/王春林,2019年《黄河》3期

  评语:王春林的评论《大历史转折时期知识分子的命运与精神世界——关于范迁长篇小说〈锦衣〉》是一篇发掘“老人新作”的长篇评论,作者采取的是对小说作品的细读方式展开了评论,但他所涉及的是长篇小说的历史密量,以及所达到的历史深度的大问题,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居高临下的历史俯瞰能力,在“大历史转折时期”中突现知识分子的精神世界,作者牢牢抓住了“命运线”的书写对一部长篇小说,尤其是历史长篇小说的重要性,这是一条具有真理性的概括。除此而外,作者对于小说的细节分析,人物肌理的透析,都是十分到位精准的,不乏精彩之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20-7-6 03:53 , Processed in 0.0617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