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0|回复: 2

◎父亲物语(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6 09: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物语(组诗)

文/吴基军


》》犁

是父亲一生最爱的武器
握在手里,其力度拿捏
不亚于武林高手。犁铧舞处
沟是沟,垅是垅
一切都是那样水到渠成

春天,是父亲一生的情人
无需任何语言,或是眼神
满腹深情的父亲,总能走在
一朵花开的前面。轻扣
春天虚掩的门,一望无际的田野
任父亲和犁畅快行走。父亲
一声声悠扬的吆喝,所到之外
水响泥香,就连去年的燕子
也要衔一片泥,在春天里
筑一个双一个温馨的巢

懂得深浅,更明了
父亲的心意。锃亮的犁铧过后
春天,便跟随父亲的脚步
款款而来,在家门口
开一树粉色的桃花

》》牛

是父亲一生最亲密的兄弟
在乡下几里的范围,看到牛
就能找到父亲;遇到父亲
就知道牛就在附近。任何时候
父亲和牛,又或是牛和父亲
总会一前一后相牵而行

田地里。牛
一定会任劳任怨地走在前面
哪怕拼尽力气,也要翻晒
被父亲视作金子的土地
田垅地边,父亲
一定会不急不躁走在前面
哪怕花上一整天的时间
也要等候,牛
嚼下最后一口青草

牛也有撒欢的时候,但只要
父亲拉住缰绳,牛就会老老实实
父亲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但
落下的鞭子,只会抽死
一只又一只苍蝇。一年下来
父亲可能瘦了,但牛
一定会长得膘肥体壮

》》草帽

哪怕清早出门,父亲
也要取下挂在墙上的草帽
戴上之前,不管有灰没灰
父亲都要轻轻拍一拍
才郑重其事地戴上

只要出门,父亲总会忘记时间
每次,都要我或者母亲站到高处
用手合成喇叭对着四周大喊。否则
父亲不晓得回家吃饭。有时候
哪怕喊得声音嘶哑,也不见父亲回音
肚饿的我,只好跑去畈上
找只顾与庄稼交流的父亲回来

其实,到了畈上
不必找,只要大喊一声
那顶草帽就一定会像朵花一样
从绿油油的庄稼地里升起来
走出庄稼地,满头大汗的父亲
会把草帽戴到我的头上

某天,从城里回来
我看见满畈的稻草人,都戴着
跟父亲一样的草帽。稻浪翻滚
我竟分不清,哪个才是
身姿挺拔的父亲

》》镰刀

当最后一株稻谷,镀成金色
放下犁把的父亲,不知从哪个角落
又取出了一把寂寞的镰刀

洒上一捧水。躺在槐树底下的磨刀石
瞬间活了过来。刀口一靠近
活过来的磨刀石愿意再一次献身
来来回回之间,镰刀
在父亲布满老茧的手里寒光四射
此时的磨刀石,体内有火
此时的父亲,眼里全是乐

从家到稻浪滚滚的稻田
笑了一路的父亲,不知道
他手里的镰刀,偷偷亮出了
满口锃亮的牙齿。被镰刀咬过的阳光
不哭反笑,还喜欢跟镰刀捉迷藏
一心想着丰收的父亲更不知道
从刀口走失的光,会惊吓
一片片于枝头发黄的树叶

习惯了面朝黄土背朝天
在满畈金黄的稻谷面前,父亲
更愿意低头弯腰。此时的镰刀
是父亲唯一的代言人,在金黄里
纵情,亲吻每一株爱意满满的稻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0-23 01:11 , Processed in 0.26520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