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5|回复: 1

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在四川成都颁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14: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蓉城初夏,万物葳蕤。5月28日,第三届“华语青年作家奖”在四川成都颁出。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敬泽,中共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田蓉,四川省作协副主席、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等出席颁奖活动。
“华语青年作家奖”每年评选一次,旨在对过去一年内卓有成绩的青年作家作品进行发掘和推介。本届奖项类别有所调整,分为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和非虚构类三个奖项,每个奖项设主奖1名,提名奖两名。经过近四个月的评选,结合专家评委意见和读者网络投票,最终田耳凭借《一天》获得中篇小说类主奖,郝景芳的《长生塔》、西元的《黑镜子》获得中篇小说类提名奖;张楚以《水仙》获得短篇小说类主奖,任晓雯的《别亦难》、董夏青青的《雪山倚空》获得短篇小说类提名奖;王龙因《壮丽的荒芜事业》获非虚构类主奖,朱朝敏的《大水天上来》、周芳的《重症病房里的生与死》获得非虚构类提名奖。

李敬泽为获奖作家田耳颁奖

获奖作家张楚上台领奖

获奖作家王龙上台领奖
本届入围作品多发表于国内主要文学刊物。获奖作家既有已经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优秀青年作家代表,也有成长迅速的文学新秀,他们共同表现出了对时代的高度敏感和对现实生活的深刻关切,同时强调个性表达和创新意识。田耳的《一天》触及医闹索赔这一社会热点问题,用冷静而克制的笔触讲述了现代社会中的人们对于一起悲剧事件种种耐人寻味的反应和应对,在不动声色中带动读者对人性和人的生存进行了有力追问;张楚的《水仙》描绘的是乡村女主人公的日常生活与爱情图景,用奇幻的笔法将平实的农村生活与民间想象交织在一起,显示了凝练的生气和幽魅的活力;王龙的非虚构作品《壮丽的荒芜事业》从大气的总体格局中抽丝剥茧,从历史细节处捋顺了“王安石变法”的曲折过程,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充分彰显了积极的时代价值观。
颁奖活动别开生面。“获奖作品分享”环节,由朗诵家对获奖作品片段进行声音演绎。主办方还请来媒体智能机器人小封与观众互动,介绍了本次评奖的网络阅读和投票盛况。
“华语青年作家奖”由成都市文联《青年作家》杂志社、华西都市报社、封面新闻共同主办。该奖项坚持纯文学标准,鼓励青年作家充分发挥文学创造力,保持探索的勇气和坚持不懈的意志,自举办以来,推出了王小王、王选、肖江虹、黄灯、朵渔等青年作家,并对获奖作家持续跟踪关注和扶持,在文学界引起广泛关注,对青年作家创作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

附:第三界华语青年作家奖颁奖词
中篇小说奖
主奖
田耳《一天》
田耳是个戴着面具讲故事的人,也是个讲故事的魔术师,他总在寻求变化,从而赢得喝彩。他对自己笔下的文字和文学趣味有敏捷的预感和判断。这是田耳区别于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作家的特殊禀赋。但无论如何,他对底层的关注始终如一,对底层幽暗地带的挖掘是他所擅长的。中篇小说《一天》涉及当下社会热点问题:医闹和索赔。小说以一个与死者是亲属却又相对隔离的“城里人”的视角,叙写这起坠亡事件的“善后”。 其中有失去亲人的悲痛,更有事件双方复杂、耐人寻味的社会关系的较量。小说重在关注人们对于一起悲剧事件的种种反应和应对,至于死者,她曾经的内心、经历、遭受的煎熬,不过是活人谈判的筹码,这恐怕是更为隐晦、深广的悲剧;故事在不动声色中,把读者带入他所营造的世界,带动读者对人性和人的生存进行了有力地追问。
提名奖
郝景芳《长生塔》
郝景芳曾凭借《北京折叠》摘得第74届雨果奖。她的科幻小说因散发着诗意的光芒,以及对现实细致入微的观察与体认,具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美感。她本次的获奖作品《长生塔》却不是“科幻”的,而是现实主义题材。但不管是何种题材,郝景芳喜欢在小说中思考个体的小命运和无形的大命运之间的联系。在她看来,真正重要的,是个体小命运看待大命运的心态。在《长生塔》里,她以冷静、克制的笔调,通过多视角切换的方式刻画了不同阶层、怀有不同目的的人物的群象。不断向上生长的长生塔既是略带魔幻的表述,也可解读为一种隐喻,即不断向上生长的不是长生塔,而是人的欲望。
西元《黑镜子》
西元是一位写作经验丰富的军旅作家,其作品常融入形而上的、对战争与和平的思考。作为一名军人,他的小说注重微观层面的探析,写作意外地拥有诗化的语言。《黑镜子》从一个海归科学家的视角,展现了多于科学、爱情、政治等更多的人类问题和矛盾。通过作者特殊的语言处理,小说中的科学被诗化,进而带动了小说整体的迷幻荒唐氛围。西元以众多科学幻想和术语,将小说人物的内心挣扎、心理矛盾形象化,从而产生了独特的文学效果。现实事件的矛盾交错和科学幻境的交汇,映照出主人公丰富、脆弱的内心世界,也体现了作者对人物命运、国家民族命运的深刻思考。

短篇小说奖
主奖
张楚《水仙》
张楚是个具有坚实民间生活底蕴的作家,他的小说也因此给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修辞可信度。他很少依靠故事的传奇性和事件的轰动性,而“来自作家对民众熟知生活的戏剧性处理”。他的作品多描写底层生活,语言精致、细微、优雅,带有一种先锋特质。他善于呈现乡村和城市生活的碰撞,其悲悯情怀使他的写作具有了别样的深度。怎样才能把乡村写得突出别致?张楚的《水仙》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答案。现当代以来,乡村题材的文学作品不少,以致趋同。张楚的小说用奇幻的设定让小说脱颖而出。小说写的是生活在农村的女主人公的日常生活和爱情,在精绘细描的乡村图景中,作者用“白衫男子”带动了乡村明暗处的别样氛围。农村的平实生活与奇幻的民间想象交织在一起,给篇幅短小的《水仙》赋予了凝练的生气和幽魅的活力。
提名奖
任晓雯《别亦难》
任晓雯是位创作与理论兼长的作家,她的小说始终保持着一种不失冷静的激情。其小说面貌各异,姿趣横生。无论是迷宫设置、奇幻变形,还是日常生活剪影,任晓雯都作了极富才情的尝试。对人生、尤其是女性失意感的描绘一直是任晓雯作品捕捉的重心。在小说《别亦难》里,作者通过女主人公陶小小意外获得的一只黑猫为线索,运用插叙、倒叙等表现手法,勾连出她不太如意的一生。文字精简却力道十足,对于人物之间的“疏离感”刻画得十分到位,在不长的篇幅内写出了生活以及人物内心的纵深感。
董夏青青《雪山倚空》
董夏青青是位“八五后”女作家,但她成熟大气的写作风格,令人印象深刻,她近年来创作的一系列边关题材小说,极其敏感地触摸到了生活的神经末梢,她的作品看似冷峻、平淡,却放大了边防军人内心的坚守,渗透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小说《雪山倚空》写的是军队边防连的人和事,小说截取的虽然只是生活中的几个片段,但作者用一种干脆得近乎凛冽的语调,写出了不断闪回的外部世界对于边地军人变动不居却暗流涌动的内心的干扰,在对这一特定人群生存状态进行描写的同时,社会上的诸多事物也在其中得到了很好的反映。在董夏青青的笔下,每一个被写到的人都有一段独特的光影,每一个置身粗粝世界里让人心痛的人,都收束在作者精悍、诗意的表述之中。

非虚构文学奖
主奖
王龙《壮丽的荒芜事业》
王龙的非虚构作品常关注重大的人类命题。他对自由、历史、战争及时代命运的思考令人印象深刻。“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未来的历史。千百年来,无数仁人志士不屈不挠,舍身求法,把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扛在肩上。”王龙凭借其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成熟自如的语言,完成了这篇扎实的非虚构作品。作品拥有大气的总体格局,又在每一部分中抽丝剥茧,从历史的细节处捋顺了“王安石变法”的整个过程。作品畅述了变法的曲折,具备明确的现实意义,充分彰显了正面的时代价值观。
提名奖
朱朝敏《大水天上来》
朱朝敏是个在虚构与非虚构间自由切换的作家。她的非虚构写作注重自由、个性、民间、跨体、场景叙述等特性的兼容,以“引导心灵、修复废墟”。她在创作观念上看重并强调语境,按她对语境含义的诠释,指向性包括亘古延续的文学传统,更主要的是一种诗性的文学表达。她希望让诗性的灵魂逃离过于物欲化的世界。《大水天上来》就是一篇具有这些特质的感伤与缅怀之作,作者从小“我”出发,以孩童的视角书写记忆中的雨天、江踏子、无忧潭、幻想以及马脸叔的故事,语言灵动、自然,又极具童真、童趣,不落窠臼,呈现出楚文化神秘绚烂、玄想飞驰的特色。
周芳《重症病房里的生与死》
人的命运生死,可以集中于什么场景?无疑是重症病房。作为一篇非虚构作品,周芳的《重症病房的生与死》在题材的选取上就已脱颖而出。作品张弛有度,有重症病房里的秒速生死,也有人物命运的伤痛和无奈。重症病房在这篇非虚构作品里,成为了一个严肃的文学场景,容纳着每一个平凡个体的重大生理和心理矛盾,也容纳了他们的生与死。它让我们深感自己虽置身庸常生活,却不得不正视生死这一看似抽象的重大课题。正是对生老病死的关注,使这部作品满怀悲悯,充满了强烈的人文关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0-24 02:49 , Processed in 0.2964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