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9|回复: 0

生煎和红烧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09: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巧玲

当年高亭农贸市场的西北角有个热火的早点铺子,那里的生煎出了名的好吃。每个月发薪日后的某个星期天,母亲会从紧巴巴的学徒工资里挤出一块钱,带我们姐弟俩去那里打打“牙祭”。
白白胖胖的生煎,底部焦黄酥脆,撒了喷香的芝麻和碧绿的葱花,一块钱刚好十个,由薄铁铲铲起盛至白瓷盘里还袅袅冒烟。母亲一叠声 “别烫着,慢慢吃”的提醒着,而我们姐弟只顾趴在桌旁抡着汤匙开抢,生怕晚咬了一口会少吃到一个。是的,我们从不另外点生煎的“标配”紫菜汤,也不另外花钱买卫生筷(五分钱一双),我们甚至都不用蘸点米醋,一口咬下汁水四溢,再一口肉馅鲜嫩,再一口脆底“嘎吱嘎吱”响……食客愈多了,母亲先付过钱踱到菜场看人家做买卖,估摸着吃得差不多了,转回来接我们。母亲开了山地种些菜蔬,渔船拢洋时邻居亲朋也会送些鱼虾过来,所以我们家鲜有上街买菜,只在父亲生辰死祭时必买些肉来做羹饭。
常年茹素的祖母做得一手好肉菜,像红烧肉啦大蒜炒肉啦鱼鲞烤肉等等,父亲虽然是土生土长的海岛渔民却独嗜肉,开船时总要带上一脸盆祖母特制的红烧肉加餐。和平日里去了皮加了冰糖烧得软糯的家常吃法不同,为了能存放久一点,带上船去的红烧肉肥瘦相间,带皮切大块,多多地放酱油和盐。夜捕掌舵时,挟上一块来吃,父亲说有提神醒脑之功效。当时没有专门的渔运船,海上也不能充冰加油得到补给,省着点待一脸盆红烧肉吃完,父亲的船也差不多该回航了。如果渔船从洋地直接回家,除了满载冰鲜梭子蟹还会给我们带回蟹糊、炝蟹、扎成串串的蟹钳,有一回父亲送给我一只半人多高的风干的龙虾,红彤彤的挂在新房雪白的墙上煞是霸气好看(最后在梅雨季发了臭只好丢掉)。如果渔船从上海卸完货后再回,那带回家的稀罕物就更多了:黄澄澄的桃子、奉化的芋艿、香干油豆腐、光明牌“冰砖”、漂亮的花裙子……
当年还没有法定集中的休渔期,出不出海全看天气和渔讯,有父亲在家的日子总是快乐的。冬日里,父亲出去村口转一圈,悄悄捎一包零食上楼,或者是圆圆的鸡蛋饼或者是朱古力夹心饼。一定是悄悄地行动,偷吃零食烂牙齿,被重规矩的祖母发现了连带父亲也免不得一顿絮叨。夏天的夜晚,我们姐弟就像两尾小鱼跟随在父母亲身旁,蹦蹦跳跳去沿港路上烟糖公司夜市喝冰镇的果子露……突然有一天,父亲和他的船一同消失了。为贴补家计,祖父不得不重出江湖,又因为年纪的缘故没有谋得船上的职位,只好到离家几公里外的冷库给人家看大门,母亲则在附近工厂当了学徒。我们姐弟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我们很乖,小弟不再拿着水彩笔四处炫耀乱涂乱画。
祖母最拿手的红烧肉也失去了精气神。燃尽三柱清香,刚出锅时晶莹剔透令人垂涎的肉块慢慢冷凝了厚厚的白油,如果是热气腾腾微甜的肉汤用来拌米饭是也上上品,祭祀过后红烧肉和汤汁的味道好像真的被父亲和他的小伙伴们吸干了,寡然无味徒存其表。在二十七八年前,每个月上街吃回生煎,成为我们姐弟最大的愿望和深切的祈盼。乍暖还寒的季节似乎最是容易令人感怀,昨晚做梦梦到吃生煎,咬下去美味肉馅溢满口腔,那个鲜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0-22 19:46 , Processed in 0.234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