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7|回复: 0

岱山岛的点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08: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张哲琼

一个能看到蓝天白云,听见鸟叫,闻到花香的纯净海岛;一个有山有海,四季温润的舒适海岛;一个可以吃到新鲜海鲜,遇到热情岛民的淳朴海岛。这就是我生长的海岛故乡——岱山。
记忆中,我的第一个家在小高亭,回家时会从一个拱门经过,然后就是一条狭长的小巷,印象里小巷到底可以看到海。也许是儿时住在海边,对海水的味道情有独钟,它咸咸的、带点鱼腥味,却有种温馨、安心的感觉。很多年后,曾去过原来的住处,但房子都已经拆除,小巷也已经不在,我却能清晰的回想起,那个家的格局,一室一厅,不大却承载着儿时生活的那一点点回忆,历历在目,那是饭后在房间门前数数、背古诗的情景;那是父亲老拿门后塑料袋吓唬我,要把我扔进垃圾桶,哭的稀里哗啦的那个纯真年代;还有那拿着脸盆在门口吃西瓜的女汉子形象。。。。。。想起这些,脸上不禁泛开了笑容,也许是时光不再,故人已去,对泛黄记忆里的海岛有了一份真挚,却也带着一丝丝不舍与无奈。
刚读大学时,同学听说我是来自海岛,都会问是否一脚能把球踢到海里,我便哈哈大笑起来,当时的网络不是特别发达,不能给同学看我所说的海岛是什么样子。毕业后,在朋友圈晒图,同学评论说,原来你们那还需要开车的。的确,海岛的发展还是与时俱进的。近几年来,新区迅速发展,高楼拔地而起,车辆与日俱增,岱山也开始有了车水马龙的景象。但与我而言,更怀念在摩星山挖笋,在水稻田里抓蝌蚪,在长河墩上吃着饭团就着津威,骑着自行车穿街过巷的日子,因为那时候简单且容易满足,也可能是喜欢更加自然古朴的海岛。
不知是不是太过执拗,对喜欢的事物像是与生俱来,深入骨髓,就如对于这个海岛,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东沙,未曾改变。东沙,一个有着岁月痕迹,却仍想拥抱的小镇。青色的石板,斑驳的墙壁,古色古香的房屋,还有温如画的老人。东沙,回忆里最温暖的古渔镇,虽不曾见过繁盛时期的景象,但依稀感觉它时光里的余温。去东沙的路线都会途经石马岙,对于这个村的印象最为深刻。那是翻山越岭后对烈士的敬仰;那是归来时的似箭心境;也是金桂飘香的怡人景象。而如今的石马岙村展现着一片新渔农村的欣欣向荣,白色的欲奔腾向前的石马,灰白墙面,流水小桥和青瓦飞檐,变化的速度让人有些惊讶,原来的样子在脑海里不断更迭。
每每看到纸飞机都会想起年少的自己和那段校园生活,偶尔会去曾就读的初中走走,尽管如今已经变成了小学,但大部分还是当初的摸样。一日旁晚,看到有几个小孩在校园操场上玩纸飞机,不禁加入其中,汗流浃背之后收获是一种不能言语的向往。纸飞机似乎是儿时不可少的玩具,是青春里离开校园的那种不舍情怀,也是带着夏日梦想飞翔的勇气。望着飞向天际的纸飞机,我好像被时光带到了燕窝山那片面对浩瀚海洋的鹅卵石沙滩,五彩缤纷、奇形怪状的鹅卵石静静地躺在沙滩上,偶尔会有几个贝壳冲上沙滩,露出它美丽的身影,我挣脱了父亲的手,卷起裤腿踏着浪,拾起贝壳,迎着扬起的浪花,舔舔溅在脸上的海水,咸里带点苦涩,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阵雨冲刷干净。偌大的海滩,没有人,也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父亲第一时间将身上的外套披在我们俩的头上,然后紧紧地抱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雨停了,空气里已没有了海岛独有的带点腥气的海水味,代替的是一种暖暖的成长的风吹来。顾不上湿透的自己,兴奋地摇着父亲手呼喊,“爸爸,彩虹!彩虹!”印象里,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那么真切地见到彩虹,尽管没有清楚地数出七个颜色,但是如今还是清晰地记得父亲对我说的,“彩虹的那端是一片七彩的世界,只要有梦想和决心,就一定能到达。”那时懵懂的自己,依稀觉得父亲说的只是跨过那片海洋,那端应该是有和这端截然不同的的风景。不同时期会有不同的感悟,而如今,走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一,渐渐地觉得父亲说的七彩世界,是要有拥抱海洋的胸怀,有去乘风破浪的勇气,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去追逐心中向往的梦想。
无论如何,或是年老,或是离开,这些在心底的点滴只属于这个随时随地可以望见海的岱山岛,这个有母亲般温暖臂膀的岱山岛,这个只有微笑不留泪水的岱山岛,也许名不经传,但它用它的特立独行静静地、昂首挺胸地伫立在东海的这个角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0-22 19:46 , Processed in 0.2652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