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0|回复: 0

我已中诗歌的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4 21: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已中诗歌的毒
——《大巴山诗刊》年度优秀诗人获奖感言

文/胡有琪



这是我第二次获得《大巴山诗刊》年度优秀诗人奖。
在授奖台上,别人都是容光焕发,我却是一脸络腮胡子花白,一脸沧桑。
我自己都感到怪异,偌大年纪,硬是走火入魔,还在冒充诗歌青年,想像自己是左右互捕的“老顽童”周伯通,笑傲江湖。
事实证明,我已中诗歌的毒,而且已是晚期。
我已和龙克一样中毒,被诗歌饿得面黄肌瘦,却还在欢天喜地呻吟,认为天上人间,唯诗歌为大。
我已和水晶花一样中毒,病入膏肓。她已携诗远走,我还在以诗当药,以诗当杖,在诗歌的江湖上,象唐吉诃德一样骑着一匹瘦马,向水风车疯狂地抡刀舞剑。
到现在,我还和无数爱吃诗瓜的吃瓜青年一样,啃着一片淡而无味的诗瓜,却认为是人间美味,而两眼贼亮,口水直流。
难怪,多年前一位江湖术士为我面相,半晌才啧啧称奇:你本是一位武曲星,如果从戎必定封将。现在却是文曲星登位,注定两袖清风。斯时,我只是一个小职员,被他说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东南西北。那位术士因而拒收我可怜的小钱,摇头而去。
现在想想,这就是命,半点不由人。
反过来说,是我自己误入歧道,千不爱,万不爱,却爱上诗歌这捞什子,自己点了自己的穴道,自废武功,自断前程。
呀呀呀,我也只能喝点小酸酒,写一两首破诗,聊以自慰。



我已无路可走。
上了诗歌的贼船,就只有继续黑下去,断续在诗歌的羊肠小道上,像李鬼一样拿着板斧大叫,我是黑旋风李逵,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劫诗歌的道。
然后,躲藏在自己的灵魂阁楼上,啃着一根诗歌的骨头下酒。
别人躲在远处瞄我,我却在自己的象牙塔中自命风流。
别人都在操大款,我却在操自己,乐而忘蜀。



女儿曾戏言我:老爸一生只有三件事:喝酒、写诗、练气功。
想想,的确无力反击。
酒没多喝,诗没少写。酒没中毒,却中了诗歌的毒。害得自己始终是一介布衣,无酒肉朋友。
记得2013年10月半身不遂中风住院,也就只有周嘉、邹亮、龙克、太平、蒋楠等一众文朋诗友来看望我,真的是门前冷落车马稀。
但我再想想,正是诗友给了我力量,正是诗歌让自己重新站了起来。这又是何等的幸运。
想到此,我不由一声嚎叫:百年后我仍要拄直自己的脊梁赶路。



邱绪胜诗友曾告诉我,还有一位老诗人华万里也是中诗歌的毒不浅。
七十几岁还是把诗歌供在心中最神圣的地方当信仰,整天焚香膜拜。人越老,诗越辣,越写越好。
看来,我还有老师在前面顶着枪林弹雨当旗帜,还有同党一块在清贫的诗歌土地上张牙舞爪,还有诗歌知己座如盘石在临渊伸竿钓鱼。
嗬嗬嗬。
我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再次证明,我中毒不轻,无心戒毒,也无法戒毒。
我只能在诗歌中沉沦下去,万劫不复。



感谢《大巴山诗刊》又为我提供了“毒品”,让我的精神再一次的吭奋。
我当生为诗歌舞,情为诗歌乐。到处吆喝:“在云上的日子/只有一首诗是我唯一的土地/我种下的种子/长出的却是人间的莲花”。
感谢诗歌,让我成为诗人。
中毒,那是对我最中肯的评语。
我可以戒掉人世间的荣华富贵,但我已无法戒毒诗歌。


二0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7 03:33 , Processed in 0.24401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