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68|回复: 0

遇见最好的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 16: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宋小铭

从宿舍楼到办公楼之间是三百零七步,从办公楼到食堂之间是二百九十一步,从食堂到宿舍楼之间是六十三步,我每天的生活都在这三者之间循环,日子简单得就像这脚下的土地,任你如何地践踏,它都沉默着不吭一声。
  去食堂的路上,两边都是长长的花坛,花坛里种着高大的香樟树和低矮的桂花树,还有大片的三叶草。香樟树沉默,一年四季,枝叶繁盛,温暖如碧;桂花树娴静,即使在花开时节,其金色的花瓣,小小的,淡淡的,掩藏在枝叶间,犹如少女羞涩的心事。
  我喜欢在闲适的时候,坐在花坛上,看着天边的云朵自由地飘散,有阳光温柔地照过来,抚摸着我,恬静而自在。这时候,喜欢低头在花坛里寻找四叶草。传说四叶草是幸运草,会给人带来幸福和好运。一株,一株的四叶草,若同孩子们渴望的眼神,而我总是忽略。四叶草必定会在某个时刻被发现,必定会带来惊喜和快乐,必定会再次寻找着下一株,如此地周而复始,这样简单的快乐和喜悦,浅浅地溢满了心房,如风过疏竹。
  四月的阳光温暖而明媚,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沿着花香,觅得一条幽深小道,脚下尽是青青的草,绵延着伸向远方。几只麻雀,“扑腾”着翅膀飞跃在草丛间。小时候在乡下经常看到的场景,如今又在这里重现,时光仿若把我带回到从前。我望着它们,感觉有些亲切,像是见到多年前的老朋友。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推着轮椅缓缓地从我的面前经过。轮椅上,也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手中捧着一枝像是从路边花坛里采撷来的映山红,鲜红的花朵映着老太太的脸,安然而慈祥。前面是一段微陡的斜坡,老爷爷忽然脚打滑,有点力不从心,我赶紧附上去,帮忙推了上去。上面是一座桥,老爷爷望着我,笑了。
  老爷爷说,老伴是去年秋天中风的,吃喝拉撒全是他一个人在照顾。天气晴朗的时候,他会推着她四处走走。老爷爷说,他年轻的时候,在海船上工作,一年倒得回来一次,她在家里伺候老人,照顾小孩,很是辛苦。没想到老了,却落下这病。现在,是该他来好好的照顾她了。
  望着老人步履蹒跚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小路的尽头。天边没有一丝的云彩,天空蓝得很一块碧玉。此去经年,我是否还会像今天一样,坐着这里,坐在这春意盎然的小路上,享受着这无尽的春色。
  《菜根谭》上说:“万境一辙,原无地著个穷通;万物一体,原无处分个彼我。世人迷真逐妄,乃向坦途上自设一坷坎,从空洞中自筑一藩蓠。良足慨哉!”也许此时,心情开始变得空洞,渴望像流水一般,能够随遇而安。
  过桥,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农田,饱满的油菜花籽在阳光下枝枝突立。穿过油菜花地,尽头是火车站。远远的,只见人头晃动,车来车往。人啊,总是在忙碌奔波中渡过一生,我想到先前的老人,阳光下安详的牵手。
  一辆奔驰飞快地从我身边掠过。许多看似光鲜的生活却掩不住无尽的烦恼,而在繁华城市里生活得最简单的方式,只是内心的宁静。我想起家乡小镇里的人们,就那么心甘情愿地过着把青石板踩到油亮,把木栏杆摸到斑驳的日子。我开始怀念,不知道是怀念小镇,还是怀念小镇上的那个男孩,那个少年,那个还不曾出走的自己。
  侯孝贤说,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我称它们是,最好的时光。是的,最好的时光,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好的时光。以前的我,一直渴望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一个人,然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那些流在岁月里的眼泪终于变得温暖起来,蔓延到此刻平静的内心。曾经那么遥远的疏离,换来彼此的心灵相守,我却在感谢,在最好的时光里,遇见了自己。也许岁月的洪流终会腐蚀我们所有的记忆,那些爱恨缠绵的心情也会一点一点在这喧嚣的城市里谢幕,那么,请摊开你的掌心,看阳光在上面舞蹈。我知道这世上定有一处静好的岁月,会为我们保留那些时光深处的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6-22 07:33 , Processed in 0.22101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