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30|回复: 0

从“东海风”、“海平线”到“群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4 14: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读初三的时候,东剑中学新来了一位年轻的语文老师,姓张。听消息灵通的同学说,张老师大学刚毕业,很有才华,带来的行李中,绝大部分都是书。难怪他上课说的都是一个个作家、一部部名著。说实话,每次我都是睁大眼睛、竖起耳朵听张老师的课的,唯恐拉下一个字。但是有一天张老师在语文课上摇头晃脑、若吟若唱地朗读了一篇作文,我一听居然是我的作品,顿时产生了一个想法:我也可以写作品吗?
这就是我文学梦的开始。张老师的鼓励让我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就是未来的大文豪,至此,混沌的生命开启了一扇门,让我一生痴迷,也一生痛苦,甚至是懊丧。
  初中毕业没考上高中,19岁时进了当地一家冷冻厂工作,正儿八经地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至今仍记得是171元钱。买了80元饭菜票,还剩90元,拽在手里不知如何是好,母亲说自己积存着以后买嫁妆。经母亲一提醒,才恍然明白原来这钱可以归自己,原来自己有独立使用钱的权力了。
怎么用呢?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用于文学事业。
于是极其兴奋地立即组织创办起文学社,之前根本没想过自己要办文学社,但是一有钱却毫不犹豫地想到了。
   马上牵头发动,与读书时几个作文写得比较好的同学联系,有考上幼教的原语文课代表於,同学郑、刘、海军战士施等六七人。大家正值青春飞扬,激情喷发的梦想时代,好像人人都会落笔成诗,出口成章,于是一拍即合,不到一星期一个叫做“东海风”的海岛文学社便像模像样成立了。
我任命自己为社长,自己出钱当然要自己当社长嘛,但是文学社会刊主编还是请考上岱山中学的原班长邬来担任。接着做会员卡、联系油印单位、举办文学沙龙等,忙得不亦乐乎。
我们的会刊“东海风”刊登的都是我们自己的作品。但是有一期“东海风”中有一首作者叫厉敏的诗歌发表。现在已经记不得诗的内容了,只记得有六七行左右。厉敏的名字早有耳闻,这么有名气的诗人也居然来向我们投稿(我以为是作者自己投的),让我顿生对他的敬仰和亲切之情,又寻思作者怎么会来投我们刊物呢,于是自作聪明地以为他应该是大长涂岛的人,出于对家乡的热爱,对家乡文学事业的支持,所以不惜降低身份来投稿支持我们的,而当时大长涂有名气的诗人叫李越,于是我又极其聪明地以为厉敏就是李越,前者是后者的笔名。后来才知那是主编大人不知从哪抄来的厉敏老师的诗发在会刊上。但直到加入作协多年后,我才把厉敏老师和李越老师分开,有那么十多年我竟然一直当他们俩是同一人。或许是潜意识里不情愿不舍得将厉敏与李越老师分开吧,源于我以为曾经给过我支持的那首诗的原故吧。
文学社成立后,大家都无比热情,积极性很高。因成员多是还在校的学生,大家又都视金钱如粪土,不屑挂齿,所以实际上文学社所有支出费用都由我一人承担,组织各种活动又使自己要经常请假甚至是旷工,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在勉强刊印了三期的“东海风”会刊之后,实在难以支撑下去了。就这样“东海风”在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成立三个月后,终于偃旗息鼓,销声匿迹了。
我也认为自己开始心冷了,但是有一天,我从港南的大长涂乘渡轮到港北的小长涂去,偶然看到渡轮码头上贴着一张“岱山文学协会长涂分会”成立的通告,顿时热血上涌,激动万分,于是寄了几首诗去,同时申请能够加入长涂分会文学协会。
因为写的稿子总是送到长涂医院的沈医生处,记得他是文学协会社长或者主编。分会出版的会刊叫“海平线”,一行行铅印清晰的文字,比我们的“东海风”要高级精致多了。每次一拿到刊物就立即翻目录,寻找自己的名字,每期总有自己的二三首小诗发表,得意之余又奇怪自己的名字总是千变万化,一首叫兰飞,一首叫飞飞,另一首又叫阿飞,开始感觉很气愤,这不是让人家以为不是同一个人写的嘛,这不是没法提高我的知名度嘛。但后来琢磨琢磨可能是发表作品的成员少,故多弄几个名字,让读者以为分会人丁兴旺的样子。理解了就释然了,而且觉得自己受到分会的重用而沾沾自喜。
那一年我19岁,从自己创办文学协会,到加入岱山文学协会长涂分会,成为我文学之梦征途中一处旖旎绚丽的风景,也是我生命价值实现的一个标志,这一年的记忆将永远珍藏我心里。
所以我对这份“海平线”很有感情。在我后来去沈家门打工之前最后一次看到“海平线”刊物时,赫然发现上面还有一篇评论我诗歌的文章,极尽褒奖之词,使我的虚荣心膨胀飘到了半空。同时无比激动无比感动地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在看我的诗,只有他才看到了我的才气。我才去注意一下作者的名字。虽然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是我非常感谢他。直到多年以后,我结婚生子,柴米油盐,过着寻常的生活,有一天,那个初秋的晚上,在中学当老师的同学於打电话叫我去吃饭,说是她生日,我提了个蛋糕前往。在吃饭时不小心酒水碰到旁边一位穿着白衬衫,身材消瘦的男子,我连忙道谦。没想到他他就是当年那个“海平线”文学协会编辑、评论我诗歌的作者许老师。
我对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充满尊敬,虽然因此风风雨雨,我也不曾减轻这份尊敬之情。是是非非,我心里自有一杆秤。
通过许老师的介绍,我顺利加入了岱山文学协会。文学协会里的成员来自不同的单位,我刚入协会时,还是一名没有工作的渔妇,每次协会搞活动,或采风或沙龙或聚餐,自己身处这些拥有光环职业、有些还权高位重的会员中间时,向来敏感自尊的我却从来没有产生过自卑低微的感觉,这是因为协会里的老师和朋友们谦逊亲和,风趣幽默,协会氛围平等自由,温馨融洽的环境感染我,让我温暖让我感动。我更明白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岗位,有着不同的身份地位,但是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爱好目标聚在一起的,在这里只有文字作品才能确立自己受人敬重的地位,证明自己的价值。
文学协会当初的会刊《群岛》是以报刊的形式印发的,这报刊给人感觉是面向社会更广大的读者群体,我为自己的作品能够发表在群岛报上而感到无比的荣幸和自豪。
现在的会刊《群岛》,早已经从相对简单的报刊变成精美的杂志。更显得大气、精致、厚重了,具有象征抽像风格的封面图景,喻意岛屿的神秘与壮阔,令人想象悠远爱不释手。里面的内容缤纷多彩,丰富厚实。《群岛》以海的胸怀,珠串玉连起南疆北域的文字精华,既让我开拓了视野又心怀一份珍重。所以每期我都认真阅读,对一些敬仰和熟悉的人作品,更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拜读,同时心里也渐渐沉重起来。随着岱山文协升级更名为岱山作协,我本以为,或者是希望,级别高了一级,自己的才气也会跟着上升一级,成就也会更大,然而结果很是惭愧。虽然最初几年,也勤奋努力,但是懒惰的本性渐渐地暴露了出来,藏也藏不住。
每当李国平主席真诚耐心地提醒我,问我是不是很忙,所以少有作品时,我都不好意思回答,因为懒惰是没法成为理由的。由于懒惰和懈怠,我渐渐失了激情,也觉得渐渐失了才情。
文学之梦、作家协会,对我来说是无限崇高神圣的,如果只挂个虚名留在作协里,就是对它的亵渎。为此这几年里曾几次有过退会的想法,我想如果真的写不出来了,那么退会就是对作协的负责对自己的尊重。但是每当产生这种想法并准备行动时,就会立刻觉得天空变得黑暗,生命失去了支柱,活着失去了意义,心灵沉入到了更加的无望颓废之中。于是又安慰鼓励自己再努力一下。待写出了几篇东西,那不可言喻的充实幸福感受简直就像毒品让人飘然沉醉,欲罢不能。问自己能放弃吗?
     岱山作家协会是我的精神家园,是我的生命天空。为了呼吸的供养,记着一定要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6-23 02:32 , Processed in 0.23201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