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92|回复: 1

犹记当年入会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4 10: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犹记当年入会时

我读初中时,特别崇敬学校里的几位老师。首先第一位,当然是我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俞老师,还有陆老师、陈老师,还有虽然是代课的方老师。因为他们都是岱山文协(2007年更名为“岱山作协”了)的会员。他们的诗文,其实那时做学生的我们几乎没有看到过。但我们知道他们是岱山文协的会员,(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知的)觉得他们的言谈举止,都有特别的味道。现在想想,他们身上所散发的,应该就是“文艺范”,文学的气质吧。一个初中女生对他们纯真地崇拜着。文学,岱山文协,从此也在那个初中女生心里埋下了种子。
工作后,在乡村小学,业余也没有其他活动可参加。其实我那时也不喜欢扎推和热闹。业余时间就是看看书。但我心里暗暗希望能加入一个社团,有一群谈得来的朋友。看看自己却也没什么特长,虽然喜欢看书和记记日记,对于文协,确实是想都不敢去想,犹如站在马里亚纳海沟望月亮。但那时的我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我是个很幸运的人。
2004年11月的一天,我在岱西怀慈小学的办公室里批作业。电话铃响了,我接电话。一个温和的男声说:“麻烦你叫一下虞友娜。”我说我就是。电话里说:“我是教育局办公室的许成国”。哎呀,居然是教育局的许老师!许老师向来有很多名衔、职务,只是当时我不了解,只知道在《岱山教育》杂志上看到过他的名字,知道他是执行编辑;也经常在《群岛》(学校图书室里有《群岛》)或别的报纸上看到,知道他是岱山文协的会员——是我景仰的人。但我猜不出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为什么,我的心“砰砰”直跳。以至于后来没听确切许老师到底是怎么说的。大意是问我愿不愿意加入岱山文协。天哪,许老师居然问我“愿不愿意?”我真担心自己听错了,觉得恍恍惚惚的。大概还很大声地追问过:“我好加入的撒?”恍惚中听到许老师在说,大意是看到过我的几篇小文,觉得基础不错,可以入会的。我原来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夜深人静时,记日记就像对另一个自己倾诉一样。但我并没勇气去写成文章,去投稿。说起写成稿子,去投稿的起源,真是挺小家子气的——有一次在学期工作总结大会上,校长表扬了一个刚来两年的女教师,因为她在《岱山教育》上发表了2篇文章,表扬了好几遍。会后,我找来一看,心想,这样的,我也会写的嘛。据说有文章发表,以后评职称时还能在评委老师面前加点印象分。于是,也试着把本来打算写成日记的内容,写成小文,按杂志上写的地址寄出去(一开始是寄纸质的,后来也发电子邮件了)。再加上后来我担任了学校小记者团的指导老师和学校通讯员,为了完成考核任务,就得写一些小豆腐块,去争取被刊登。许老师说的看到过我的小文,应该就是那在《岱山教育》、《舟山教育》上发表的仅有的几篇吧。那几篇小文,在评职称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在评委老师面前给我加点印象分,却引起了文协老师的关注,何其幸运!我们的作协,也一直以这样的一种发现与鼓励,包容与开放的姿态,成为大家张弛有度、和谐向上的大家庭。
那个电话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就骑着自行车到东沙东陈照相馆去拍了张2寸的彩照,因为许老师说,填申请表要贴照片的。照片拍出来一看,笑眯眯的,不像以前的证件照,脸拉得像长白山一样长。确实,能加入岱山作协是我的荣幸,是我迄今为止最高兴的事,拍出来的照片自然就是笑眯眯的了。
还有一件没想到的事,2005年2月28日,我来到了县教育局办公室上班,(作协会员这个名头,对我今后的工作一直有着很大的影响。为了不给这个名头抹黑,我一直很卖力地干活。虽然有很多时候,领导和同事们说:“作协会员嘛,写写省力嘛。”有时语气和表情还有点怪。我的工作由此经常被变成不分份内份外的。但我始终以我是作协会员而自豪,并很自觉地把“卖力地干活”变成常态。)和许老师成了同事,还面对面地坐在了一起。后来,诗人梅花打电话来找许老师,许老师不在,我就接了。(后来听诗人梅花说,突然听到有个女人代许老师接了电话,吓了他一跳。)许老师告诉我,他是作协的秘书长,写的爱情诗特别迷人。后来,许老师说,你是新会员,去参加一下协会的聚会吧,大家认识一下。那是2005年的暮春时节,在海边夜排档里,海腥味特别浓郁,我见到了传说中的李主席、徐秘书长和作协其他几位老师,(现在李主席还是主席,徐秘书长是副主席了。)记得他们和我说话、看着我时全都笑眯眯的;记得那次我竟然喝了三瓶啤酒,绝对史无前例,而且后无来者,因为其实我真的只有一杯的酒量。
加入了作协,我的精神有了家园,我的业余生活变得更有意义,我也有了能相谈甚欢的朋友们,连原来孤芳自赏的个性也改变了。海边甚至有好几次都说我是个“开心果”,那简直不是原来的我。我真地欢喜得很,整天笑眯眯的。一上班就到处找素材写信息(那时我的工作任务主要是写信息),找材料抄,任务完成后,就可以看看报纸的副刊,想想怎么记写隔夜的一点小心思。整个人的状态就像正在热恋中一样,荷尔蒙激发,热情激发,有点张扬,整个人却有点傻乎乎的。那时候,为了激发大家的写作积极性,周主席变身“小黑炭哥哥”,百忙之中坚持晚上到岱山作家网论坛上点评文章。非常犀利,却又中肯,帮助作者理出修改提升的思路——激起论坛千尺浪。一开始,大家和我一样都在猜测“小黑炭哥哥”是何方神圣。后来,除了我,都在周主席和“小黑炭哥哥”间划上了等号。有一天,刚咽下最后一口晚饭,我就登上论坛。看到小黑炭哥哥新的点评,我头脑发热,不着高低深浅地去回。他马上回复,动作快得不得了。我又兴奋又紧张。小黑炭哥哥说,有什么作品发上来看看。可是当时没有新的习作,有几篇“隔夜的小心思”还都是半成品,倒是有篇博文刚刚写好,题目叫做《安心伴你这一路》,情感琐事,呓语一般。情急之下,就给贴上去了。几分钟后,小黑炭哥哥就点评了,大意是说,感情很真挚,内容很肤浅,适合发博客。这自然是它的合适位置。诗人梅花却记住了里面的一个细节,后来有好几次开玩笑说:“友娜对侬老公葛好啦,还给侬老公买浆补品吃。”其实就买过那么一次,那天刚好记到博文中去了。说得我蛮勿好意思的。
九点多时,接到许老师电话,说“小黑炭哥哥”这几天从河南来到了舟山,本来晚上要回去的,因为看到我们岱山作协的氛围很好,会员写作热情很高,晚饭后,就赶到岱山了。我有兴趣的话,可到豪园足浴一见。真的撒?一个多小时前还在论坛指点江山,这会就到岱山了,什么班次来的哦?这“约会”地点又怎么会在足浴?虽然有点奇怪,但还是毫不犹豫地跑步前进。(十一月的夜,有点凉,走得又急,如同跑了。)一边跑一边还想,要是诗人梅花打的电话,我肯定不信。许老师嘛,怎么会骗我呢?我“呼呼”地跑到一看,呀,全是男足,全是熟悉的面孔。诗人梅花说,如果还有一个人不知道,那就是友娜。如果只有一个人会信,那就是友娜。说得如诗如歌。我果然不负众望!我这才知道,原来“小黑炭哥哥”就是周主席!原来许老师也是会“骗人”的。我“呵呵呵呵”地笑,搬条小板凳坐在一边,听他们聊怎么管理论坛,聊那些文章那些事,聊得热闹极了,就是一个足浴中的文学沙龙啊。听得我浑身冒汗,心里一个劲地对自己说“要勤快点啊,要多写啊。”我倒是希望能被这样地多“骗”几次啊。
这一晃,我都入会十年了。
感谢我最敬爱的俞老师,是他为我一字一句一个标点一个格式地修改、讲解作文整整三年,培养了我对写作的爱。感谢我景仰的许老师,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是他看到了微小的我,介绍我入会,并引导我融入这个大家庭。感谢李主席,25岁的主席,因为有你,我们的协会走到了三十年的今天。感谢朋友们,你们用温暖的心包容我,在你们面前,我可以一直这样“乎乎地傻下去”……
陈奕迅唱道: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可是今天的我依然记得当年入会时的那种意外的惊喜,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咱们作协里,国字号的大师很多,成绩和荣誉很多,我一直是十个手指头里最短的那一个。但这一点不影响我的欢喜。“人生若只如初见”,今天的我,这种欢喜不曾改变。我一定会坚持对文学和写作的初衷——哪怕我已白发苍苍。我还会用我手中的笔,抒写我眼中的风景,抒写我心中的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0 11: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心果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6-23 02:32 , Processed in 0.32801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