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69|回复: 1

生命的韵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30 11: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舟山群岛这片辽阔的海域,只要你知道岱山作协,就应该知道岱山有个“群岛”文学刊物;或者你知道有个李国平,就会知道岱山有个作家协会。
我与国平的相知,并不象文学圈子里的绝大多数的朋友那样是通过文学才走到一起的。依我自己的论断,我与国平首先是高中同学,其次是同学中的好友,再次是生活中的“闺密”,然后才是文友。因此,我才与他相伴至今,相阅至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国平招考到县里的邮政局工作。初始,他常常被局领导指派到县里某个乡镇、某个小岛上的邮政所代班。在我当时看来,是他那不停游离于各个小岛的生活造就了他一颗奔放、爽朗的心,使得他那年轻的、蠢蠢欲动的、充满诗意的心情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那时候我不是一个“文学青年”,靠谱一点的说,我压根就没有当过“文学青年”的痕迹,但我却是国平几个访友初创青年文学爱好者协会的一个见证人。协会早期的文友朱涛、郑复友、李越、周开龙、俞福达、孙海义、陆雄等等,还有之后续上的周波、邱波彤、盛国平等等,都是在国平娘家的“陋室”,与国平的形影不离中与他们相识的。
因为我们高中时候的“四人帮”关系,我常常在工作之余到国平家走动,国平的妈妈也视我为亲生儿子似的,“建鸿、建鸿”地叫个不停,颇感亲切和温暖。由此,国平的几个亲兄弟也把我当成了他们最小的弟弟似的,在日后的时光里给予了很多的关照。
说起岱山作协,那时候印象中最深的是朱涛、孙海义等几个经常到他的“陋室”串门,讨论一些诗情画意的东西。国平老家的对面就是原来的岱山蓄电池厂,因为国平所居住的地方小,他们几个就经常在“诗意”的敦促下,爬到厂房的楼顶上去海阔天空一番。我是个一点儿也不诗意的人,但我也会因为熟悉他们而常常尾随着他们,陪着他们畅怀大笑。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之后我当时好象也迷迷糊糊曾加入到其中的行列,当过一回长涂岛文学爱好者们的联络员。但我实在是个没有诗意的人,每次聚会,我并没有象朋友们那样感情充沛、精力旺盛地念念自己写的诗,谈论当时的顾城、舒婷、北岛这些诗人们的诗境、诗意,与他们一起的日子里我就是一个“合格”的聆听者。因为我是不出声滴。
之后,我曾一度离开过岱山岛,离开了岱山文学原始创作的这片领地。但我又似乎未曾离开过,不仅仅是因为当初有初恋女友的记挂,更有国平兄弟的书信来往,一天一封信、两天一封信的,把当时年轻时的激情与冲动都跃然纸上了,想想,当时我们之间可能没有太多的秘密了。我与国平虽说在书信中讲的最多的是生活方面的,但也免不了对文学的记挂。国平常常会在来信中附上他的诗作,或是寄协会的刊物给我。就这样,我在江苏的私人空间里也尽享过一段朋友们对文学的热情与执着,也悄然地开始培养自己对文学的喜欢,并与我在江苏工作时同样对文学有着喜欢的一位年轻朋友一起分享。我也曾在老家的一次“五四”青年节庆祝会上,深情地朗读了陆雄寄给我的一篇新手撰写的诗作,至今这首诗作依然在我心中澎湃。朗诵过后就象喝了一瓶岱山老酒似的,让我热到耳根发烫,当然这不只是因为我的普通话不标准,更多的是他的诗意澎湃。
时空隔过三年,我又回到了岛城。在“成家立业”的时候,也有更多的时间参与到协会的各种活动之中了。就这样,国平带我认识的一群文友们也从相识到相知,再到成为生活中互相牵记的朋友,就象海浪似的向我扑来,除了朱涛、复达、海义、陈敏这些老朋友外,周波、波彤、盛国平也是常相聚首的朋友。之后,我们几位文友们聚在一起时,最开心、最喜欢的就是念叨诗人盛兄的“喜酒”故事和海义哥哥的小镜子、小梳子的故事。这是诗人们的生活,有爱、有理想的生活。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生活很是简单,业余生活中最有生活情趣的无不是那生活中的一场场的聚会。因为国平的热情好客,那时候朋友们也喜欢一起聚到国平结婚时暂住的磨心山脚下、小高亭水库的一所民房,后被朋友们称为“李宅”。有时候,几位老朋友聚会时,最是念念不忘的波彤大厨师做的“拔丝苹果”。之后偶尔,极为偶尔的静心想时,这可是只记得美味佳肴,而全然忘记了热情的国平同志亲自下厨给我们做的各种美味海鲜和雪君同志的热情了。其实国平的厨艺在我们小小的文学圈子里也是久负盛名的,他除了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外,是他出色的领导才能和组织能力才能让我们这帮文友们享受到生活,甚至可以说是生命的快乐时光的。
久在国平身边的人,对“海边”所认知的可能就是国平的兄弟,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半蹲、半站式的一个文学爱好者。“海边”自己定位就是“群岛”这支海上升起的鲜艳花朵边上的一尾泡沫。“海边”对文者的喜欢或超越于对文学的喜欢,在国平的“领导”下,“海边”同志常常也会混迹在这个如海一样的,自由的世界里,享受着诗人、作家们活跃的,跳动的海的韵律,那就是我生命中最为美好的瞬间。
蓦然回首,岱山作协自创始以来已有三十年了,“海边”同志常常在协会的“高级”会议上分享朋友们创作上的丰收心情。我有许多话想说,但一向不善发言的“海边”同志今天还是耐不住自己个性的牵引,回忆、回想了一番往日的美好情景和自己的心迹。
此时,海边最想说的是:我的朋友,你是为文学所生的人!你对协会的执着与热爱,你对文学的专注与热情值得欣赏与赞誉。个别朋友们私下里喜欢把你称为“老大”,我想我也还是把他称为“老大”吧。我说的“老大”,不是社会上泛指的“江湖老大”,而是我们海岛渔民们所称呼的“老大”,你已然是大海上作业的万吨级的“渔船老大”了,你把时间、精力和你的才智献给了岱山作协的远航之旅。你不是在独自漂泊,你是在坚守,你是在引领。在你的坚守和引领下,一个个文友们相继地把诗作变成了诗集,把散文变成散文集,咱们队伍的小小说也开花结果了……
这是“群岛”的荣耀,这是文学的生命韵律。在舟山,在岱山,在这片浊色的、开阔的海空里,无论是白日或者夜晚,岱山作协将会永远合着这片海域海潮的节拍闪烁,成为海洋的虔诚的歌者。
此时,今年第八号台风“浣熊”已悄然划过岛城,我也把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登陆于此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1 08: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的韵律如此多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7 09:38 , Processed in 0.13700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