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01|回复: 3

在时间的轮回中回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10: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时间的轮回中回望

        就我个人与岱山作协来说,时间是个很有魔力的东西,10年是个很奇怪的轮回。
2004年夏季的某一天,我在靠着大海的办公室翻开了一本杂志,封面上很有特色的海岛风景,泛着海岛特有的纯朴,翻开目录,我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所谓的熟悉,是指在更久以前,1994年我看到过他们的名字。
        1994的我,还是名初中生,那时候学校发了一本名为《蓝色诱惑》的书,作为乡土教材兼课外读物,当时我并不知道作者都是岱山人,我只知道那书里描述的都是我们海岛的风情,诉说的是我们这片土地的故事。里面的文字很清新,很有海岛特色,当然或许是因为讲述的都是平时可以看到的,所以更觉得亲切。那时候我并没有见过作者们。当然,那时候我更多的是记住了书中的内容,并没有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但在2004年的这一天,当我翻开这本《群岛》杂志的时候,那年书中的作者的名字忽然像撕开了的记忆,被时间打开了魔咒般,居然变得清晰起来。于是,有种冲动,有种喜悦,不顾冒失地按着当时目录上的电子邮箱,写了封信给李国平主席,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作家协会的主席,只知道这本杂志的主编是他。信里具体写了什么忘记了,反正只记得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李国平主席就打了电话给我,问了我发表的一些情况,问了我平时写什么,当知道我曾经在《诗刊》上发表过一首诗的时候,就让我复印一份给他。我那时候没有收到样刊,岱山的报刊亭也买不到《诗刊》,我心里嘀咕:如果没有找到,李主席在心里是不是认为我在撒谎呢。正在忐忑不安的时候,李主席又打来电话,他自己往县图书馆去查过了,在那里找到了我发表过的那一期《诗刊》。于是,就这样从此与岱山作家协会挂上了边。
        当参加了作家协会,我在通讯录上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的时候,内心的欣喜是那种终于见到了偶像般的快乐。
记不清是哪一年,2004年以前,我在定海工作的时候,没事就往市图书馆跑。某一天在图书馆外面的一张海报上看到了关于举行舟山女作家的座谈会的通知,希望文学爱好者们可以参加,里面有熟悉的名字,赵悠燕还有几位当时舟山的女作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悠燕姐是岱山人,只觉得,噢,有女作家的座谈会呢,那时候看过悠燕姐发表在《舟山晚报》上的一篇小说,觉得非常不错,那时候,我已经尝试着向报社投稿,偶有几次发表,已经非常开心了。但是看错了时间,错过了那次见面。没想到,她是岱山作协的,我非常欣喜,后来每次看到她,我都笑着说,我是看了她的名字才入了会的。虽然带着玩笑,但最初的确是那种小粉丝的心态。不得不说,时间真的很有魔力,缘份真的很奇怪,当初在我心中偶像般的悠燕姐,现在居然在同一个单位。少了神秘,走得近了,更加体会到了她那种对文学的执着与热爱。
还有关于孙海义副主席的一段小插曲,那一年,具体是哪一年记不清了,好像是2000年还是2001年吧,与当时的同事逛街,现在都忘记了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当时是文学爱好者,有天与她逛街的时候,看到了孙海义副主席迎面走来,当时的那位同事带着自豪又神秘地口吻对我说:瞧,那是我们的副主席,诗写的很好的。现在我已经忘记了那位同事的名字,但我依然记得她当时脸上的崇拜与自豪,我那时候没有想到,没过几年,我会与曾经同事口中的偶像坐在一起。是的,当时的悠燕姐、孙海义副主席,在我心中都是偶像般的存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那位喜欢文学的同事不知去了哪里,也忘记了她的名字,但孙海义副主席、悠燕姐以及我在20年前看到过的许多名字依然活跃在海岛文学上,在他们身上,我也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热爱文学,那就是无论时间怎么改变,无论环境怎么变化,依然不改变自己对于写作的热爱,依然坚持不懈地努力写作。
        虽然是以曾经发表过的一首短短的小诗入的协会,但入了协会以后,我更多的是写散文、随笔,以及小小说。而入了协会以后,也受益颇多。写诗方面,与李国平主席、孙海义副主席,甚至兄弟协会的白马老师偶而书信往来,就诗的写作进行探讨;散文方面,与许成国老师进行交流。诗后来越写越少,最近几年几乎没怎么写诗,不知道李主席是不是在怪我不成器不努力,写的多的便是随笔类的以及小小说。
       2008年开始,模仿着写小小说,那时候虽然已经入了作家协会好多年,但与许多会员一样,对于当时的周波副主席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一来觉得他当时长得特严肃,二来像多数会员一般,觉得自己不怎么会写,写的不好,害怕遇到有人问:你怎么不写呀?久了,怕了。虽然,2007年开始,我已经在《舟山晚报》发表专栏,断断续续的,写各类随笔,但依然底气不足。好在,协会偶而进行散文写作交流、小小说写作交流、诗歌写作交流,那时候还请来许多平时只能在报刊上看到的名家,对我们进行各类知识讲座,让我与一些会员重新认识了写作。而后,厚着脸皮称周波副主席为师傅,虽然是以小小说为主,但偶而听着有许多建设性的东西,比如,让我“用写小小说的方法写散文、写随笔”,写了篇《五星级父亲》效果很好,又比如,让我尝试着先投到各地大型的报刊,那时候自己底气不足又害怕连舟山本地的报刊都偶而投不中,那些国家级的报刊会录用吗,用着怀疑的心态抱着反正试试也无妨的心情,就那样撒网式地投了,居然中了。第一次在《北京青年报》上发表的时候,内心迟疑的很,看了好几次确认真的是自己,才平缓过来,再后来,隔周又在同一个地方发表,已经平静许多,再看到被《青年文摘》转载的时候,已经平淡许多,也不会像徐嘉和老师所说的去报刊亭买好几份放在家中欣赏了。
        2012年开始在《舟山日报》“望潮”版块又开了专栏,虽然写那种豆腐块的专栏,虽然有时候觉得文学的味道少了,随性的东西多了些,但想着协会里李越老师和倪浓水老师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写自己喜欢的东西,写自己擅长的。于是,坦然地写着。
从参加县作家协会,到后来加入了市作家协会、省作家协会,参加各类培训与进修,不断提高自己,这些与作家协会各位老师的帮助分不开。2013年参加了首期浙江省“新荷计划”青年作家研修班,由于工作的冲突,请假很不容易,我甚至有了退缩不去的念头,李国席主席努力说服我,说那是一次很不错的学习机会,甚至帮我向我们单位的领导请假说情,最终虽然不能听完全部的课程,但依然收获多多。2014年又有幸入选了第二批“新荷计划”人才库。
        与前辈们相比,我并没有特别出色的成绩,但我依然感到很幸福。我加入作家协会的时间不短不长,正好整整十年。十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时间段,在这十年里,有些人的生活发生了改变,有些人就像我当年的那位同事已经离开文学,但我很幸运加入了这个协会,依然在平淡的生活之外坚持着写作,偶而懒惰了,会有人提醒着自己:还在写吗?文学依然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
协会成立三十周年,我有幸与它一起度过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认识了许多以前当作偶像般存在的人,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文友,甚至当我自己的第一本书出版的时候,也遇到了有人说“我常常在报上看到你的名字”,十年的时间,又一批文学爱好者踏入了这个大家庭,而我很庆幸我一直在这里。
        在我的抽屉里一直放着一张贺年卡,是协会的立夏姐在某一年发来的,卡片上的一句话,每当我偷懒不想写的时候就去看看它,那句话很适合我们每个人:一直写下去,我们一起。我很庆幸,在十年的时间里我与协会共同成长,而那些与协会一同成长的前辈们,更加让我佩服,他们一直坚持着没有离开,甚至那热情都没有减退一丝一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1 08: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时间的轮回中回望   一路芬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1 15: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时间的轮回中回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5-4 09: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过节了,开车小心啊










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7 09:37 , Processed in 0.24601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