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46|回复: 0

反 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 10: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意峰



我叫魏延,三国义阳人氏,就是那个被世人称之为脑后长反骨的人。世人多半是从戏曲中认识我的,那个花脸就是我,这似乎反证了我这个人人缘不太好。其实我的名声最初是被一位叫诸葛亮的名人搞坏的。他后来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有关反骨的说法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流传的。

诸葛亮在我们三国时代是个说一不二的大牌。总理着刘备集团的军国大事。他精通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诸多学科,反映在医学领域,他建设性地独创了一个生物名词——反骨。

按照我粗浅的理解,所谓反骨,顾名思义,就是不安生的往外拐的骨头。而根据当时盛行的血统论原理,长着这样一块骨头的人肯定会下意识地做出和骨头相呼应的动作。比如跳槽比如造反。

其实,整个三国时期,跳槽或造反的人很多,比如吕布,再比如刘备……奇怪的是,诸葛亮却偏瞄上了我。大概是因为吕布已死,说了无趣,而刘备是他的领导又不能说。他就只能说我。

他说我脑后长反骨,今后必定要跳槽必定要造反。还大呼小叫地要把我拖出去斩了。如果不是刘备等人劝阻,可能我的命就没了。

事实上我的所作所为一向光明磊落。甚至是义薄云天。当初反襄阳是因为守将蔡瑁张允之辈贪生怕死,置前去投奔避难的百姓不顾,在前有白河拦路后有追兵逼近的紧急关头,我抡刀砍翻守门将士,开城门,放吊桥,大叫,刘皇叔,快快入城。可惜后者怕惊扰民众最后还是转道江陵。而这一次,我炒了韩玄的鱿鱼是为了救一个好人。这个好人就是黄忠。没有我,后来那出著名的大戏《定军山》他肯定就唱不了了。众所周知,黄忠这个人平时忠肝胆义,体恤下属,在群众中呼声很高。他和关羽在阵前打斗,英雄相惜本在情理之中。可韩玄却怀疑他通敌,要杀他。怎么劝都不行。我实在看不下去,心想,韩玄这不是迫害人才吗?于是振臂一呼,把韩玄干掉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一次,诸葛亮觉得我下手太狠,翻脸无情。但是,请诸位想一想,当时可是三国,是动乱年代,我不这样做的话就会留下祸患。那个韩玄心胸狭窄,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问题是,从这时开始,我便坠入了一个历史的怪圈。一方面在西蜀度过的倥偬岁月里,我是以一个重要将领的形象出现的。我拼命地为刘备集团卖命,斩关夺旗,浴血沙场。我的勇猛,连诸葛亮本人也不得不抚案赞叹。另一方面,诸葛亮他们对我还是不放心,时刻警惕着,惟恐我突然跳槽不干。这样我就成了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我不否认诸葛亮是一位天才,但在人事管理上他还是有所短缺的。例如,他在使用马谡的问题上就出现了失误,结果酿成了失街亭这个惨痛事件。而对于我,他同样犯了经验错误。“反骨”两个字,就是对我生命信念的一种侮辱。

初出祁山去攻魏时,我的积极性是蛮高的,我相信我们最终会取得胜利。我还向诸葛亮提了一个建议。我自愿率五千精兵悄悄从褒中出发,沿着秦岭以东走,再经过子午谷向北进发,直逼长安。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建设性意见啊。不料诸葛亮一口否决。他说,这个主意不好。他说,如对方在山谷里埋下伏兵截杀,你不是完蛋了吗?我反问他,那么你这样从大路招招摇摇地出发,对方早就养精蓄锐等在那儿,又怎么讨得到便宜?我的意思是兵贵神速,要出奇制胜。他却笑笑,把鹅毛大扇一挥,说,算了吧。

看得出,诸葛亮不采纳我的意见不光是因为他做事一贯谨慎,四平八稳地,更主要的是他一直记得我脑后有那么一块反骨。他怎么敢把一支军队彻底地交给我呢?何况,我的前两次义举已沦为证明我是个不安生的造反者的最佳事例。道义、热血在我们的三国时代不值分文,是个屁。

我所受的猜疑后来在诸葛亮死后变得愈发尖锐。那些天,全军将士沉浸在丧帅的悲痛情绪里。大家的眼睛都哭肿了,吃不好饭也睡不好觉,精神涣散,战斗力也明显下降。试问这样一支军队,怎么抵挡得住曹魏的虎狼之师?为此,我决定挺身而出,就像前两次那样让热血沸腾起来。然而一场针对我的阴谋已经在悄悄谋划了。因为第一把手的逝世,一些平时看不惯我旺盛的工作热情的人不想让我有发挥才能的机会,他们拒绝让我带兵继续攻魏,为西蜀的统一事业工作,反过来却诬告我要跳槽要造反。

他们是这样说的,魏延反啦,终于反啦。

他们说,魏延的脑后长着一块反骨,这样的人不反谁反?

他们还抬出诸葛亮以增加话的分量,他们说,那话可是丞相说过的。

后世的人都知道我的结局,是一个跳槽者或者说造反者的不光彩的下场。如诸葛亮生前所料,我最终反了(当然是给逼反的)。我脑后的反骨最终成了历史的定论。一个庸庸碌碌的叫马岱的家伙,成为诸葛亮安排的最后一枚棋子,闪烁在历史的暗角处。

马岱从我身后拍马赶来,一刀利索地砍下了我的脑袋,砍下了我的反骨。当我的魂魄飘散在半空时,我知道又一段真相被湮没了。传给后世的,只有文饰的典籍和浮华的戏曲。

刊于 《小说月刊》2012年第7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8-15 07:11 , Processed in 0.24001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