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25|回复: 1

艳遇木碶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苗忠表

木碶塘是江南的一个水乡小镇,因它处于省城与滨江市的中心地段,所以临川街道党工委书记刘长顺出差经常要在那里住上一晚,虽然出差过无数次,每次都是匆匆过客。可这次,他却忽然被艳遇触了一下电。
那天半夜,在木碶塘的一家名叫杨陆宾馆的218号房间内,刘长顺正睡得迷迷糊糊时,房门突然急促地敲了起来,他还以为是当地的公安部门例行查房,就慢吞吞地披了件外套打开房门,还没等他说话,一个黑影猛地蹿了进来,被吓了一跳的刘长顺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女孩子。她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衣,下身套着一条黑色的裙子,标准的瓜子脸,聪明的杏仁眼,清纯的模样让每个男人见了都会心动的。
那女孩披散着长发跪在刘长顺面前惊魂未定地说:“大哥,求求你救救我!”见多识广的刘长顺倒了杯水给她,然后问:“你是谁?怎么深更半夜跑到宾馆里来了?究竟发生了啥事?”“大哥,我叫欧蔓芸,人家都叫我小芸,我是一个苦命的人,父母早逝,唯一的哥哥又是一个酒鬼,每天晚上一喝醉就要打骂我,这回居然要把我卖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做老婆,我还在上初三,你说我会同意么?可我不同意,他就用铁棍砸我,我只得逃了出来,他在后面追我,没办法,只好逃进了这家宾馆……”说着说着,那女孩撩起衬衫,只见两个白皙的手臂上到处都布满了累累的伤痕。
“你别怕,我现在就报警,把你那混蛋的哥哥抓起来!”说完便掏出手机刚要拨打110,那女孩一把抓住他的手哀求道。
“大哥,求求你别报警,我不想自己的亲哥哥被我亲手送进监狱,毕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那你打算咋办?”
“今天晚上就让我在这里躲一夜好吗?明天一早我准备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了!”
看着那双可怜兮兮美丽的大眼睛,刘长顺心里酸酸的,点头默许了。
“你今晚就睡床上吧。”
“那你呢?”
“我……”
刘长顺张望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没地方可睡了。房间里除了这张床,只有两个单人沙发和一个圆形的玻璃茶几……刘长顺倒了一杯酒,仰头倒入脖中,他咂吧咂吧着辛辣的嘴说。“没事,我等会去前台再开间房。”“大哥,我一个人真的好怕!,还是你睡床上,我就在地毯上将就一夜吧?”小芸一把拦腰抱住了他。刘长顺自己也不明白,一个漂亮的陌生女人紧紧抱住他居然没有推脱,双手不由自主地在她的胸口、腹部上下游弋起来,带着体温的舌头在她的脖子、发际温存地吸喁着,她舒服得“哼哼”地叫着。刘长顺喘着潮潮的粗气,手脚开始变得笨拙起来,竟然连小芸的那件粉色衬衣的扣子也解不开来,最后还是她腾出手才麻利地解开。衬衣和短裙缠在一起飘落在地,小芸那白皙、精致、诱人的胴体完完全全暴露在刘长顺那开始慢慢变得朦胧模糊的眼帘里。两只黑色巴掌大的薄纱乳罩小叶片似的恰到好处地盖在她那高耸的双乳上。刘长顺吃力地松开小芸后背的乳扣,舌尖尽情地在她那殷红的乳头上轻轻地吸润起来。左手抓着另一个坚挺的乳房使劲地搓揉,右手向下慢慢不安份地移动着……刘长顺一把抱起小芸走到床边,她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小芸很轻,轻得就象一片叶子,刘长顺把她抱在怀里就象缠绕着一只柔情似水的波斯猫,头就那么温情地倚靠在他的锁骨上,高耸的双乳紧紧抵着他那坚实的胸脯。刘长顺将这只燥得发热的小猫眯狠狠地扔在宽广舒适的床上,她燥红着脸,微微喘着粗气。刘长顺慌乱地扑了上去,紧紧搂住小芸,舌尖在她的脖子、发际使劲地舔拭起来,小芸那原本稍有回落的骚情被情场高手的刘长顺重新扇得旺旺的,猛地燃烧了起来……
这场突如其来的艳遇,让刘长顺惊魂未定却又回味无穷,回到临川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敢再出差,不敢再去木碶塘落脚了。其实,作为临川一把手的刘长顺平时做人是很冷静的,如果不是因为和妻子离婚后一年多都没再碰过女人,又加上那个女孩主动投怀送抱,他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那天下午,刘长顺在办公室正看着一份报告,文化站的张盈盈敲门走了进来。只见她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盯着刘长顺。象张盈盈这样曼妙纤细,清丽绝俗的美人,是刘长顺梦寐以求的,曾几何时,他无比羡慕曹建设的艳福。
张盈盈是曹建设的老婆,自从出了木碶塘那档子艳事后,每次省城有会议,刘长顺就安排办事处的副主任曹建设去代替自己参加。张盈盈这次来找他,就是想问他,曹建设最近是不是出啥事了?前两天,曹建设从银行里一下子提了30万元,她知道后就问提那么多钱干嘛用?他说朋友投资开了一座渔家乐,缺钱问他借的,可问他朋友是谁?渔家乐开在哪里?曹建设都是含糊其词。张盈盈一看急了,赶紧来问刘长顺,毕竟他是自己丈夫的顶头上司,或多或少知道点内幕。
看着一脸焦急的张盈盈,刘长顺婉转地说,“曹建设是位好同志,你作为妻子要相信他!他这人平时古道热肠的,借朋友钱以解燃眉之急也是正常的!”
“鬼鬼祟祟的还正常?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麻烦您以后帮我留意一下曹建设好吗?”
“等有空的时候我问问他!你也宽宽心,别气坏了身子!”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3 17: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曹建设,刘长顺还是比较了解的。两个人原先都在一个乡工作,后来一起调进了临川街道,一直都是自己的得力助手。既然他的老婆托付了,刘长顺便开始密切留意起曹建设的一举一动来。曹建设不是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这一点,刘长顺看得很穿,所以当刘长顺看见他接到电话后那个古怪的表情时,就知道真的是出事了。
曹建设和刘长顺的办公室正好是对门,以前接电话从来都是大嗓门,可最近几次总是异常的诡异,直觉告诉刘长顺,这几个电话绝对和他无端取出的30万有关。刘长顺趁他上洗手间,借机走进他的办公室,曹建设的手机就搁在桌子上,刘长顺迅速打开并记住了那个刚刚打进来的电话号码。
通过电信局一查,刘长顺马上就查到了这个电话是来自江南水乡小镇木碶塘的,一见到木碶塘这三个字时,刘长顺的心便剧烈地跳了起来,他想起杨路宾馆的那一晚,想起了被窝里那些心惊肉跳又情欲横流的场面……
刘长顺将曹建设叫进自己的办公室,关紧房门后,压低声音问他,一开始的时候他吱吱唔唔的,后来见老哥啥都知道,只得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他说那天出差,在木碶塘一家名叫杨路的商务宾馆住了一晚,后来遇到一个名叫欧蔓芸的女孩慌里慌张地敲开他的房门,说哥哥逼迫她嫁给一个足可以当她爷爷的老头,如若不从就立马遭来一顿毒打,走投无路之下才逃进了他的房间。小芸说她是个特别不幸的女孩,从小父母双亡,和唯一的哥哥相依为命,但哥哥是个酒鬼,每次一喝醉酒就会拿她发酒疯。小芸还撸起衣服让他看遍体的鳞伤。曹建设心一疼,竟然糊里糊涂和她发生了关系。没想到几天后,那个叫小芸的女人通过QQ给他发来了一段视频,原来她在房间里预先做了手脚,将两个人做爱的场景录了像,最后,小芸开口说要30万,有急用,务必3天内将钱汇入一个指定的账号,如果耍花样,后果你懂的!刘长顺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始终没有说话,他知道曹建设口里的那个小芸一定就是那天晚上和自己在床上颠鸾倒凤的女孩,刘长顺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和曹建设一样,都钻进了一个可怕的圈套。
刘长顺拿过话机刚要拨号,曹建设一下子慌了神,连忙按住了话机。
“刘书记,您这是……?”
刘长顺气愤地说,“出了可这档子事应该报警,这明摆着利用色相敲人钱财么?今天要你30万,明天要你50万,这么纵容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刘书记,说实话这么多年来如果没有您的照应,就没有我曹建设的今天,我禁不住诱惑是我的错,但您替我想想,我是一个公务员,如果报警,事业家庭什么都完了!”
看着这位老部下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刘长顺无奈地放开了手。
“小曹,你放心,今天的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但你尽快要想办法把此事给了结了,否则说出去对你对我们政府部门影响很大,毕竟我们都是公务员,头上都有‘法’这块大石压着呢。”
曹建设点了点头,然后就心事重重地走了。
看着他那瘦长的背影,刘长顺多少有些内疚。有时候,刘长顺忍不住想告诉他真相,可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人毕竟是自私的。
其实,在刘长顺回到临川后不久,他就收到了小芸发来的彩信,原来他和她干的那档子风流韵事早已被录了像拍了照,看到彩信的那一刻,刘长顺的头彻底大了。想不到自己在政府部门工作了20多年,自恃阅人无数,但最后竟然会败在一个黄毛丫头的手里,房间被人做了手脚不说,连自己的底牌也被人摸透了。那天晚上,小芸又发来信息说,如果不想身败名裂,就一次性付给她30万,临了,还加了一句,这是我父亲应得的!这30万是她父亲应得的?从这句话里看出,那个名叫小芸的女孩甘于委身,并不是单单为钱那么简单,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

刘长顺用别的手机卡给小芸发了几条信息,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说这30万是她父亲应得的呢?小芸只回了一条信息,但足够让刘长顺心惊胆颤的了。“你是个伪君子!你还记得一年前的那场车祸么?我家的工厂当时因资金短缺停了工,而父亲却在借钱的路上出车祸死了,而你因醉驾不敢承担法律责任,找人顶了罪,自己却逍遥法外,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受到惩罚?”
通过这条短信,刘长顺终于明白对手是谁了?一年前的那个晚上,刘长顺去省城开会,路过木碶塘,打算在那里住上一晚。他正在一家饭店吃晚饭,还喝了不少的酒,一位红颜知己打来电话说,她正好也在木碶塘,刚开好房间让他过去。刘长顺一听她住的地方离饭店不远,便抱着侥幸心理开着车过去了。
酒气醺醺的刘长顺驾车顺着滨江大道一直向前开去。那天晚上,路上空无一人,他哼着小调,打着饱嗝……突然,前面闪过一个白色的影子,刘长顺赶紧狠踩刹车,车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挡,剧烈抖了几下才停了下来。吓得浑身冒汗的刘长顺酒意顿时醒了一半,他赶紧下车,跑到车头借着灯光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一个老人倒在血泊里,身上的白衬衫被鲜血染得血红血红,一辆电瓶车也被撞得面目全非。酒意全无的刘长顺抖抖颤颤地吸着烟,飞快地想着对策。这时候,他脑子里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叫王军,是临川街道里的一名聘用司机,就住在木碶塘,那天正巧休假。接到刘书记的紧急电话后,王军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刘长顺将事情的原委跟他简单地说了一下,当然,这里面也给了他一些诱人的承诺。等交警赶到现场后,王军说是自己开车不小心将老人给撞死了,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揽了过去。虽然有些细节还存在着某些异议,但经交警部门认定责任后,将这起交通肇事案定性为普通的交通事故,最后赔钱了事。
时隔一年,那个老头的女儿为什么就认准当初是自己因醉驾而让人顶包的呢?这让刘长顺百思不得其解。猜测?试探?但这个醉驾顶包的内幕只有自己几个亲信知道。何况这个案子已经了结了,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可能重新翻起来,但问题是自己的短处还捏在人家的手里,这更是致命的!万一她将证据往纪委一送,他的政治生命也就玩完了。想到这里,刘长顺的脑门就会使劲地流汗。
但问题是他根本拿不出这笔30万元的巨款。因工作关系,平时别人上门送点烟酒是有的,直接送钱送卡的不多,说实话多了也不敢拿。再加上离婚时老婆滚走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句难听话来说,他刘长顺就是一穷光蛋!表面上风光无限,实质却没有多大的财力。这话说出来别人肯定不信,但事实确实如此。
小芸给的限期越来越近,每天都来好几条短信催促刘长顺,说如果再不有所表示,就真的不客气了。后来她还给他提了个建议,是不是找个他亲信里面稍微有点钱的来当这个冤大头?他思量再三,只得打电话给她说,“ 30万我真拿不出来,就算杀了我也没用。不过我同意你的建议,我会将自己最信赖的朋友介绍给你,他一定给得起这个价钱。”同时,刘长顺还告诉了她曹建设的软肋,只要她故意讲一个类同的故事,肯定能打动他,让他心软。能不能让他上勾,就要看她的手段了。
最后,曹建设真的中计了。可刘长顺没想到,他竟然会为了小芸这样一个女子,而跟自己的老婆翻脸。但如果不把曹建设抛出去,那永远不得安宁的就是他刘长顺了。自从出了那档子事后,刘长顺会经常做梦,梦见他被人装在一只麻袋里一把扔进了大海。醒来后大汗淋漓,真象从地狱里刚转了一圈回来。
几天后,小芸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这是我给你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了,谢谢你送给我的“宝贝”,好自为之。虽然不清楚这宝贝究竟是啥意思,但刘长顺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四周到处都充满了杀机。
一天下午,几个戴大盖帽的人找到刘长顺,说有人有充分的证据举报他涉嫌一起醉驾顶包案和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请”他协助调查,刘长顺一听,什么都明白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6-25 23:27 , Processed in 0.23801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