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41|回复: 0

村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姚崎锋


听说村里要造路了。这新闻像个炸弹,一时爆开了。十几年了,这个村一直脱不了贫困帽子。村委可有可无的,就是一个烂摊子。那个村大礼堂办公楼形同虚设,前几年还偶放几场幕布电影,过年时做阵子年糕,后来就啥也不是了。先前村里有个重要通知什么的,还能用楼顶那个大喇叭喊上几句,后来连喇叭也让收破烂的给偷了。旧楼还在,不过里面阴暗潮湿,破破烂烂的,全让村里堆柴禾了,就是麻雀多,一进去,哄的一阵全是鸟影。
这几年,广大的农村都在搞建设奔小康,发展新型社区。现有的村委班子真的不行,传个镇上的通知都结巴,更拎不清重要报告的实质精神。正好村委换届选举,大家都把选票投给了一个人。
这个人年纪挺大,快60岁了,在村里辈份大,论起来我还得叫他阿公,他的女儿大我一岁,我得叫阿姑。当年阿公家里也很穷。阿婆身体一直不太好。三间破屋,雨天就漏水。后来阿公承包了海边的一个沙子场,他与人为善,小本生意也做得红红火火,家境日益殷实了。他对村里的大事也很关心心,在村里口碑不错,还有点文化,大家觉得他当村长是最好的人选。
这下好了,民心所向,众望所归,阿公终于走马上任了。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再说了,“要想富,先造路”。这第一把火烧得就是造路。大家都知道这村里要造路了。造路好啊。出行方便了,可以开上大上车,大货车了。运点蔬菜到镇菜场不那么吃力了。看看现在吧,最好的机耕路,坑坑洼洼,雨天泥浆睛天灰土的,同时过不了两输三轮拖拉机,每到农忙时节,来回拖拉机一多,一不小心就侧翻到田埂里,那些开车的,只好骂爹骂娘,最后又开始骂村委,个个都不是吃饭的,拿了公家的钱,不为村里做一件实事。
规划中的道路是属省道级别,村里的人关心是的这次造路,村委要来了多少钱,打算怎么用,每个人能分到多少。听说标准的公路一平方就要上万呢,百圆大钞垫都垫不够。当然有些个房屋或农田在造路范围内的人高兴了。连梦里都笑出了声来:这次总算发了。有几家头脑活的,忙着造茅厕去了,还在边上种上果树,想到时就会有用场了。为此,阿公家不知来了多少人,好烟好酒好说歹说的。总的意思就是把我家那几棵树算上吧,他家那几分地也量了吧。阿公只是笑笑:“那是市里建设开发的需要啊,我一个小村长哪会有那么大水平,我也只是跑跑腿而已。至于大家的拆填补偿问题,国家都有相关政策的,按政策办,一视同仁的。”大家将信将疑。
那天,村里的大喇叭响了,播个通知,内容:只要在路线上的人家,不管房屋与田地,都会专门有测量队的人测量。按政府规定补偿,到时务必在家等候。所有测量数据到时成册,请各位当事人签字画押后,公布在村委的公告栏。
村民议论开了。
“国家下来那么多钱,九牛一毛嘛,能算不能算,补你多少钱,不就你村长“一只闲话”的事。。。。。。”
“都一个村里好来好去的,可不能骗我们呢!”
阿公只好耐心地解释:“多少地多少面积,村委都要统一上报的,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再说国家大事,造福子孙后代,大家都体谅一点。。。。。。”
说实话,村民以为发大财的机会终于到了,都想趁机捞一把,可没想到平时好好的人,一下子变得好说听不进,心里都愤愤的。有人私下里议论起来:政府一定给了他好处了,口风这么紧,你说这造路多大的事,他会没好处吗?
阿公的大侄子,房子就在路口。新路要穿过他家的猪舍。村里人都看着事情的发展。他们都想好了,如果村长在这件事上有徇私舞弊的做法,村民就联名去告。这事最后还是按公布的意思办,村里人都说,亲侄子都不认,我们也没说话了。
道路终于开工了。他又开了个会,大吊车来了,大卡车来了,施工队来了,民工们来了,村里的闲散劳力都做起了小工,附近的小山头被炸了,好一副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阿公每天忙完了沙泥场子的生意,就会到工地上转悠,看得很仔细,生怕哪里出错。他时不时会对大家说:“这可是村里的致富路,大家可得保证质量啊。”
镇里预支的工程资金,总是紧巴巴的,而且来的很不及时。按规定,村里每个月要给工人支付工钱。他与村里会计手中各有一本厚厚的帐单,记载着所有民工的出工天数。外地民工多,状况不稳定,忽然哪一天提出有事要走了,村里还没到发工资的时间,考虑到民工的急,他就先垫上了。让民工打个收条,到时再统一向村委报销。他说民工赚的是苦力钱,一个子也不能少的。为此,他从自己的家财里预支了十几万元。
经过半年的施工,一条横跨全村,联接邻镇,直达海边的康庄大道终于全线开通了。听说开通仪式举行那天,市区的相关领导都来剪彩,望着这条翻山越岭,长龙似的柏油大道,直握着阿公的手说:“村长,你辛苦了,我代表政府向你表示感谢。。。。”
路是造好了,可阿公还有很多事才刚开始。那么多的帐目得一点点清算呢。那些日子,他几乎天天跑镇里。。。。。。
道路畅通不到个把月,村里却出了件大事。一件很悲惨的事。那天傍晚,一辆摩托车与一辆疾驰而来的大卡车在这条路的转弯处迎面相撞,摩托车被甩出十几米远。等救护车赶到,车上的男子因后脑着地碎裂大出血,在往医院途中不幸身亡。而后座的姑娘因被甩出时脚擦地磨去了半个脚掌,晕迷不醒。他们是一对未婚夫,同在一个学校任教,今天刚拿手到新房的钥匙,是来村里的父母家,想把好消息通报一下。可是就要到村口时,那一幕惨剧发生了。那个姑娘就是我儿时的玩伴,也就是阿公的女儿,最后落下了残疾。车上的男子就是阿公的准女婿。
人生难料啊。村里还有人在悄悄议论:
“唉,这路造的,差点搭了女儿的命啊。女儿可怜啊,听说要装假肢了,这手术也要很多钱啊,看来政府给的好处费也不够了。。。。。。”
。。。。。。。。。。。。。。。。。
阿公听没听见这些传言,我不知道。
镇里知道他的事后,镇政府决定资助他一笔钱,也算是一个安慰。可是阿公谢绝了,他说女儿的医疗费,大部分在学校可以报销的。他说要么给村里一点钱,多添置些醒目的标语吧,加强一下日常的安全宣传管理工作。
过了一些时间,那些路口都竖起了大幅的警示牌。那些日子里,阿公穿着一件黄背心,戴着一顶黄帽子,一手拿个电喇叭。他总是在这条路上转,走着看一个个弯口。有时,手里提着一把砍刀,把路口挡住视线的行道路树都砍了。好多路过的人都以为是村里请的管路员,却不知道他就是这个村的村长。
这条路穿过村里唯一一条河道。有一日,去河道路上钓鱼。阿公背着手走过来,认出了我,便停在桥上和我聊天。
“阿囝,有鱼吗?”
“哈,不多,就玩玩散散心。”我看到阿公黑瘦的脸,头发也白了好多,少了很多。
“阿公,你自己要注意身体啊。过去的事不要多想啊。”
“哈,没事,这只是个意外,谁都不愿碰上的。”
为了不引起阿公的伤心事。我转移了话题。我说,这条路修好了,大家的日子好过多了。真的要谢谢你啊。村里的任职也快到了吧?你可以享享清福了。
他沉默,好久才说:骂的人也有,说我拿了修路的好处,说你阿姑的事就是我的报应。你相信吗?
我说公道自在人心。村里人会明白的。
阿公说,对我有意见没事,可不能对这条路有意见,这是一条致富的路,有了这条路,我们的村才能有希望。这条路一定要守好了。
我一时语塞。好像胸口堵了什么。

年终时,镇上开村级大会,阿公拿来了一个大奖状:年度村级好干部。鲜红的烫金字。阿公把奖挂在家里最显眼的墙头,没事的时候,他会静静地望着墙上的奖状,神情凝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7 16:59 , Processed in 0.14000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