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82|回复: 0

清亮的涟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郑淑
奶奶有很多兄弟,而我印象中却只有一个舅公。舅公长得很有特征,个子矮矮的胖胖的,皮肤黝黑发亮,常年戴一副粗框眼镜,那镜片比啤酒瓶底可厚重多了,一圈一圈地荡着涟漪。
舅公的右手只有大拇指和小拇指是健全的,中间三根手指齐刷刷地断了半截。听奶奶说那还是在厂里担任技术骨干的时候,有一次机器发生故障,为救一名小同志,他义无反顾地用自己的手挡住了仍在飞速旋转的发动机叶片。
如果说我们家族也出过“光宗耀祖”的人物,那无疑就是舅公了。他先后担任过村长、乡长和镇级干部,任期都很长。可惜地是,大家眼里“光宗耀祖”的舅公似乎从来没有为家族谋取过私利。
我小的时候,爷爷家还算得上是村里的殷实户,两层的楼房,很大的院子,还有一片面积硕大的水泥操场。只是在每次房屋纠纷后,我们家的地盘就一寸一寸地缩小。当时的村长是舅公一手提拔上来的,按理说,在处理邻里纠纷的时候应该向着我们才是,可事实总是相反。为此,舅公没少挨族人的骂,他却每次乐呵呵地摸着后脑勺说:人家这不是也有难处嘛,能让就让点吧,反正能住人就可以了。在舅公的“退让”政策下,儿时热闹的操场变成了别人家的临海别墅,而我家后院小得仅能摆下一张桌子了。
记得那年,我初中毕业。本来有望考上中专的我考场失利只考取了普通高中。那时候中专的档次可比普高高多了,而且每个乡镇都有额外的名额分配。舅公时任乡长,他手里有两个名额,一个是公派的,一个需自费。妈千叮咛万嘱咐,这次事关女儿前程,务必让舅公照顾一下家人。舅公不言,疼爱而隐伤的目光久久落在我脸上。结果是,公派名额给了乡里一个家境比我们家困难的男生,而我无奈地选择了普高。
舅公家并不宽裕,没有想象中的豪宅和一应俱全的家电,儿子和女儿也都从事着普普通通的工作。每次说起某某家又买新房子了,某某家又新添了笔收入,舅婆就会恨铁不成钢地指责舅公无能。舅公还是乐呵呵地摸着后脑勺:知足常乐吧,能睡上安稳觉比什么都重要。
印象中的舅公总是很忙。腋下夹着个公文包,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谁家的老人没人看管了,谁家的船只遭遇了大风浪;哪个村的村民闹事了,哪个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出了问题……他每每都在现场,矮胖的个子,晒得黑红的脸,活脱脱缩小版的包青天。乡民们都跟他很亲近,遇什么事都喜欢找他。百姓愁,他跟着忧心;百姓喜,他跟着乐呵。他就像一棵向日葵,根深深地扎在地下,腰杆笔直,脸永远朝向百姓。
我原本以为退休后的舅公能够好好地歇一歇了,不想他竟积极主动地向镇里领导提出要求,义务当起了“巡察兵”。处理邻里纠纷,宣传街道卫生,劝阻商贩占道经营……舅公还是那么古热心肠,还是一如既往地忙碌着,一如既往地无欲“无能”。
舅公也有很柔情的一面。奶奶常年痛风,刮风下雨的日子关节肿得跟馒头似地,舅公会四处打听治疗办法,并不惜花费重金购买新药,亲自送到奶奶手上。我出嫁那天,家里欢天喜地、闹闹腾腾,唯有舅公独自躲在角落里看着我被迎亲的喜车接走,黯然泪下。
舅公很恋家,不管工作到多晚,都会回家吃饭。一碟花生米,一小杯烧酒,几样下饭的小菜,他总能美滋滋地独酌好一会儿。厨房的灯总是敞亮而温暖的,像舅公的眼睛,在厚重的镜片下泛着清亮的涟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8-15 20:53 , Processed in 0.25401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