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11|回复: 0

寻 亲 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  夏
天刚蒙蒙亮,王小青就提着包袱出了门。这次进城,他的全部任务就是找到他的亲爹。
王小青一直生活在一个叫清水河的小村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以为会这样过上一辈子。可后来娘得病死了,出殡回来,爹把弟弟支开,对他说:“小青,你娘也走了,有个事得告诉你,我不是你亲爹,你亲爹在城里当局长呢。”
在小山村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直到那天,小青才知道自己原来并不是他爹王老栓的亲儿子,而是城里一个知青留下的种子。知青上了大学回了城,娘只好怀着他,憋着一肚子的委屈嫁给了爹。
小青坐在进城的公共汽车里,但他一点都没心思看窗外的风景,他的心乱得跟被捅过的马蜂窝似的。昨晚爹和他聊到很晚,爹说:“小青,我也不是嫌弃你,是爹没本事,所以才让你去找你的亲爹。”别看王老栓是个农民,可说起话来一点不含糊。他说小青,你这次找到亲爹以后要跟他说三件事:第一件事让他回来到你娘的坟上看看,那么多年了,也该回来看看了。第二件事让他给你在城里找个工作,他亲儿子都快三十了还找不到媳妇,难道他就不急?说第三件事的时候,爹有点吱吱唔唔了,爹说:“你跟他说说,家里穷,他能不能拿些钱贴补贴补,好歹我替他养了这么多年儿子。”爹想了想又说:“如果他不愿给,那就算了。”
王老栓本来也不知道小青亲爹的行踪,去年邻居庆生从城里回来,告诉小青的爹娘,那个知青朱四眼在城里当上了局长,风光着呢。庆生是在城里一个大酒店的门口看见他的,刚从小轿车里下来,带着金丝眼镜,人发福了不少,旁边围着一圈人,都恭恭敬敬地叫他朱局长呢。只是村里的人都忘了朱四眼的大名,只有老村长和娘知道,老村长早死了,娘这么多年一直不肯说出那个名字,所以小青只知道亲爹姓朱,在城里当局长,就提着包袱出门去找亲爹了。王老栓送小青出门的时候很有把握地拍着小青的肩膀说:“就屁大个城,姓朱又当局长的能有几个?好找得很。再说,还有你妈在天之灵保佑你呢。”
可小青出了车站就傻眼了,爹真是小看了这城市,人多得就跟蚂蚁似的,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去哪里找爹呀?小青在城里遛达了两天,一路净盯着戴眼镜的男人看,可这样找哪找得到呀。后来他突然想起来庆生是在大酒店门口看到爹的,就找了一个大酒店,蹲在门口,等着一辆辆轿车开过来,竖着耳朵听有没有人叫朱局长,还真听见有人叫朱局长。小青一激动,“腾”地站起身,一看,很多大高个正围着一个人低头哈腰叫朱局长,小青找了半天,才看到中间那个挺胸抬头的男人,却是个瘦小个,也不戴眼镜,肯定不是他的亲爹。
保安发现了小青,不让他呆在酒店门口。小青只好继续一路往前走,走到一个小区,看到门口贴着一张告示,他凑过去看,原来这个小区正在招保安。小青心想,这样找爹不知猴年马月才找得到,身上的钱也不多了,还不如先找个工作安顿下来,再作打算。
小青没想到那么顺利,他竟然被录用了。现在他每天穿着笔挺的保安制服在城里的小区里执勤,别提多神气了。小青是个认真的人,他按照培训时的要求,严格地盘查每一个进入小区的外人。保安队长看小青新来,不懂事,就关照他:“这个小区里住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很多都是当官当老板的,你要做到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比如说,人家提着大包小包的进来找什么领导,你就别问得太仔细了,当心犯了忌讳。”
小青一听,就在心里琢磨开了,会不会爹就凑巧住在这个小区呢?他小心翼翼地问队长:“小区里住着领导吗,那有没有一个姓朱的局长?”队长说:“有啊,11幢那个戴眼镜的就是朱局长。”小青的心一下子扑通扑通跳得厉害,脸也涨得通红。真巧呀!难道真是娘显灵在帮他。队长狐疑地看着小青:“你认识朱局长?”小青吞吞吐吐地说:“不认识。”队长一瞪眼:“你这小子肯定有事瞒着我,你要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这里可留不下你。”小青一急,就把找爹的事说了。队长乐了:“你小子还真不赖,竟然有个当局长的爹。我教你,你可别等他老婆在的时候说,啥时候你看到朱局长一人在小区,你再去认爹。”
过了两天,一个衣着光鲜的胖子来找队长,队长特意把他介绍给小青,说这是搞建筑的陈老板。陈老板请队长和小青去大饭店吃饭,点了一桌子的菜,小青别说没吃过,连见都没见过。几杯下来,小青的舌头就有点大了。陈老板举着酒杯对小青说:“小兄弟也是个爽快人,我有个事,想托付给你,到时候你跟你爹说说。”小青说:“我还没跟爹说上话呢。”陈老板说:“那就等说上话再说呗。”小青心想,喝了人家的酒,又吃了人家满桌子的菜,不就托一个事吗,就一口答应了。陈老板把小青送回住处,塞给他一个信封,小青打开一看,竟是一大沓钱。小青从来没看到过那么多钱,他慌乱地想把信封还给陈老板。陈老板把脸一板说:“我们是朋友不?我有的是钱,让朋友帮忙一起花怕什么?”小青心想,这城里的老板就是大方,真是个好人啊!小青从此就更迫切地想跟爹说上话,他得认了这个当局长的爹,陈老板还托他办事呢,不然多对不起陈老板啊。
小青终于逮着了一个机会,在小区的路上截住了正在散步的朱局长,鼓足勇气把在心里背了好久的那些话说了。朱局长的脸变了颜色,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又闭上了。最后,他只对小青说了一句话:“我不是你爹,你认错人了。”就走开了。
小青想着朱局长那欲言又止,想认又不敢认的样子,伤心极了。他没想到找到了亲爹,爹却不肯认他。他想了两天两夜,想想清水河村的王老栓还在等着他的好消息呢。这么多年,王老栓对他真不错,可不能让他失望啊。于是,他就去了趟邮局,把陈老板给他的两万元钱汇给了王老栓,又写了一封信,说他已经在城里找到了亲爹了,爹给他安排了小区保安的工作,让他捎回两万元钱。等空一点,爹就回来看娘。从邮局回来,留柱想着王老栓收到信和钱的乐呵样子,心里总算痛快了一点。
陈老板又来找小青,问认了爹没,小青说爹不认我呢,陈老板看上去比小青还急,急着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他说这可不行,你一定得让他认了你。小青说,那等我逮着机会再跟他说。小青一直等啊等,没等到单独和朱局长说话的机会,却等来了王老栓。王老栓背着满满一麻袋从地里收上来的玉米呀花生呀,非得叫小青带着去朱局长家认个亲。
小青被王老栓逼得没办法,心想,万一爹看到王老栓没法抵赖,认了我也说不定,就硬着头皮按响了朱局长家的门铃。来开门的正好是朱局长,王老栓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回头问小青:“你认的爹就是他?”小青直愣愣地站着,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王老栓说:“这……不是朱四眼,他不是你爹啊。”朱局长把他们让进了家门,对小青说:“我确实不是你爹,但我知道你爹是谁,那天我本来想告诉你,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王老栓一听,急了,问小青:“那你捎回家的两万块钱是哪来的?”小青就把陈老板的事原原本本说了。
朱局长一拍桌子:“真不像话,竟然想出这种歪道道!”他拍拍小青的肩:“小青呀,你可做了一件大错事!”他从里屋拿出一个存折,跟小青说,“我先去取钱,你马上还给陈老板,回来我们一起去找你爹。”
汽车在路上开着,小青的心又高兴又忐忑,终于可以见到亲爹了,爹会在家里还是办公室见他呢,爹会认他这个儿子吗?
汽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小青做梦也想不到,他和亲爹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个地方,“监狱”这两个黑黑的大字把小青的眼睛刺出了泪花花。原来,小青的亲爹也是朱局长,是这个朱局长的前任,因为受贿,被关在牢里。
回来的路上,朱局长跟小青说:“每次去看你爹,我心里真是难过啊,他很能干,在任的时候也做过不少好事,但现在,他有再大的雄心壮志,也没办法施展了。人是不能有贪念的,只要起了一点贪心,就会一步一步把自己送到不该去的地方。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爹呀,坐在这个位置,送钱送东西,吹我的捧我的人还真不少,有时候脑子也会变得晕乎乎的。但你爹的事就像一根针,时不时地刺我一下,我一想起你爹,头脑马上就清醒了。你今后也要记住,再碰到陈老板那样的人,一定要留个心眼,天上可不会平白无故掉馅饼。”
小青使劲地冲朱局长点着头:“我记住了!”他想,今天第一次来看爹,也没好好说话,下次来,我知道该跟爹说些什么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20-2-19 06:21 , Processed in 0.06450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