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水是最好的

《群岛文学》2020征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7 21: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梦老屋
王光佑
不知怎的,这段时间,我总爱梦着老屋。梦着老屋里热气腾腾的饭菜和冬日里烧得旺旺的炉火;梦着火炉上烤得胀鼓鼓的糍粑和嗞嗞作响的红薯;梦着先父衔着长长的烟杆,坐在老屋前,边抽旱烟边笑母亲脚不停手不住地瞎忙活……
说起老屋,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间风雨中朝不保夕的木板房。听父亲说,那是他德高望重的曾祖父修建的。据说当时从 “土地塘”搬下来,人生地不熟的,吃过不少苦。但凭着坚忍的毅力,先祖不仅修了长五间的立材房子,还置办了田地,日子过得像模像样。可到我曾祖母持家时,她却爱上了鸦片,没几年就抽光了田地,还差点儿卖掉了老屋……老屋历经数代,几次异爨传到父亲手里时,就只剩一个进深的破瓦房了。每当说到这些,先父不禁扼腕叹息,感叹败家之易和兴家之难!
为了四个儿子能够安身立命,父亲长年累月,在农闲时起早贪黑,用铁锹和锄头,一个人在老屋旁那片风化石荒坡上挖出了两个进深的地基。后来禁不住蛊惑,父亲竟将新挖的地基给了叔叔。虽然只换来一个进深的老地基,但父亲觉得不亏,他说你们兄弟几个能住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1978年冬天,正是“社教”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老屋却和父亲对着干,硬是折断了两根檩子。原因是此前父母起早贪黑从老高山拉回来几板车稻谷,虽然这些谷子是全家人口中不吃肚中挪节省出来的,但不管是借麦子还大米,还是借苞谷还谷子,都收了别人的利息。一时谣言四起,说我家放高利贷的粮食压断了檩子,说粮食要充公,父母要蹲大狱……从“三反五反”到“四清”,运动一个接一个,被运动整怕的亲戚们一拨接一拨地来看望父母。那段日子,父亲总是蹲在破屋前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眼睛失神地望着远方……
后来接乡上通知,父亲也参加了“社教”,专门清查各村各社有疑虑的账目。工作组的负责人了解我们家的具体情况后,不仅没有上纲上线清查我们,而且特事特办,给父亲批了手续,要他在春节期间把老房子拆了重修。不仅如此,工作组还做通了邻居的工作,将其废弃的两间老屋的地基也无偿地划归我们家。父亲不敢怠慢,生怕黄花菜凉了,他没日没夜地四处奔走,请工匠,备材料。不到一个月,两个进深的泥巴房就从老屋基里立了起来,而且还盖瓦,——虽说好人好报,但这在当时是了不得的事,不少人家羡慕得要死,有的甚至害了红眼病。
房子修起来了,大哥也该取媳妇儿了,可托媒人说了几家都嫌我们弟兄多。轮到说大嫂时,媒人说要再修一间瓦房才行,父母便节衣缩食,没日没夜地发愁。无论山高路远,只要听说哪里有木头卖,他们便欣然前往,檩子备齐了备椽子,椽子备齐了备瓦桷,瓦桷备齐了买砖瓦……两年后,等大哥到后家“三轮九转”行遍了礼数,老屋基里又长出了一间泥巴房,同样是盖瓦!
1983年,大哥分家,母亲分给他一半好地和大半家产。为了二哥的婚事,1986年父亲又配了间厨房,只半个进深,是砖瓦结构。婚后第二年,二嫂闹分家,父母二话没说,又分给他们大半好地和大半家产……1996年夏天,大哥将分得的老屋改建成两层砖瓦房。三年后,因为泥石流,二哥分得的一间半老屋垮塌。第二年,在父亲的帮衬下,二嫂拿着二哥打工挣来的血汗钱在老屋基里修了三间小平房;一年后,平房又长高了一楼,但还没来得及粉刷,父亲便撒手人寰。两年后,母亲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自从父母相继辞世,这十来年我都很少回老家。哪怕是清明节回去祭奠,也是来去匆匆,无暇久留,——不是我冷血,只因物是人非,唯恐碰疼那些尘封的往事……
原以为没了父母,老屋就像一粒风干的秕谷,早已湮没在尘封的记忆里。哪知随着时光的推移,我仿佛着了魔,总爱梦着老屋,梦着老屋里温馨的场面和灿烂的笑脸……
作者简介:王光佑,四川古蔺人,四川省中小学第一个教授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名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泸州市拔尖人才、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教育报》《世界文艺》《山东文学》《星星》《中国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有作品入选《四川精短散文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60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等,曾多次荣获全国诗歌散文一等奖。
通联:四川省古蔺县蔺阳中学
邮编:646500
电话:13982705715
Email:scglwgy@163.com
QQ:259814953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3 10: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这个论坛怎么5500字的短篇小说都无法发帖进去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5 09: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东钱湖镇高钱生态村35幢81单元106室
姓名:张瑜
邮编:3150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21 1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求赠《群岛文学》刊物。

吴茗:原名张拥军,,70后,农民工,,河南省安阳县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少有诗作发表。
通讯地址:河南省安阳县韩陵乡东于曹村  张拥军  收
邮编:455100
QQ:2399921699
手机:13837270489
吴茗的博客[编辑]
http://blog.sina.com.cn/wm5945998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4 18: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感谢。
吴茗:原名张拥军,70后,农民工,河南省安阳县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通讯地址:河南省安阳县韩陵乡东于曹村张拥军收
邮编:455100
QQ:23999216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12: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感谢。
请邮寄刊物至:(邮编454450)河南省博爱县华兴东区西七排二号 马冬生(诗人、博爱县作协副主席)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1 09: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感谢。
吴茗:原名张树杰,网名张一,70后,农民工,河南省安阳县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通讯地址:河南省安阳县韩陵乡东于曹村
邮编:455100
QQ:23999216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11 09: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感谢。
吴茗:原名张树杰,网名张一,70后,农民工,河南省安阳县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通讯地址:河南省安阳县韩陵乡东于曹村
邮编:455100
QQ:23999216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0 21: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琴艺
                                                                                  (小小说)
     当静姑再次发现明丽幽会陌生男子的时候,觉得有必要找她谈谈了。但这话如何开口呢?自己是婆婆,虽将平生琴艺传之于她,但儿子已死,她又正年轻,有男子倾慕也属正常,怕得是她将孙子和琴艺一并带走,留下自己一个孤老太婆守着这个院子。
     正这样想着,明丽推开院门,满面红光地走来。没等静姑问她,明丽就说:“娘,有人喜欢我了,说不嫌弃咱家清苦,愿意入赘,而咱娘几个,也确实需要一个男人……”
      静姑拉下脸,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就是事实。想当年,自己也曾貌美如花,通晓琴艺,是这个小城中才貌双全的女子。上门求婚者踏破了门槛,但父母却为她挑选了一位官场男。她喜欢官场男的风光,一遇他应酬归来或者烦闷时,她总会给他弹琴,而他也会在她的琴声中睡去。但后来,官场男却栽进一件贪污案中,被处于死刑。由丈夫的教训摆在这里,她再不让儿子涉足官场,而是教他琴艺,以期用艺术来熏陶他,让他远离肮脏和龌龊,但无奈儿子心胸狭窄,在艺术的道路上,动不动就羡慕妒忌恨,而且总陷于名利纷争,——终有一日,他气凝于心,一病不起,决绝地与这乱世告别。
     丈夫与儿子死后,她不再弹琴。日日面对一尊佛像,暗自垂泪。明丽倒也是个好女子,从无远走高飞舍下她的念头,而是劝她宽心。只是有一天,明丽见她珠泪涟涟,哭得压抑难受,劝她再无任何作用之时,弹响了一曲《怀故人》。
     静姑听那琴音如高山流水,如花落雨中,惊讶地问:“你什么时候学的弹琴?”
    明丽说:“当日娘教夫君弹琴时,我常于旁边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就在那时,我懂了琴谱,自修了琴艺!我知道我是外人,不该偷学娘的琴艺,但琴音入心,似乎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我愿意永生当娘的徒弟,为娘宣扬琴艺,给娘养老送终!”
     没想到将琴艺理解得这么透彻的不是儿子,而是儿媳。这让她无端又落了泪,但她试了试泪说:“明丽,好孩子,这点儿本事学就学了!你这么年轻,是应该再走一步的!”
     “娘,”明丽双膝跪地,哽咽着说,“您知道吗,我已怀了你儿子的骨肉,您让我到哪里去?但您儿子真傻啊,傻得心里只有名利,而没有我,到底是舍我而去,——他不知道的是,人的一种必要的训练,就是与复杂的环境共存!只有揉不平于大空,才能奏出天籁之音!”
静姑着实被她唬了一跳,真没想到她能悟到这一点。而能悟到这一点的,也无疑是具有灵气和悟性的。她上前一步,将明丽扶起,一直扶到琴凳上,指点她弹起琴来……
     明丽进步飞快,不久就能独奏更多琴曲。和静姑意见不同的是,明丽主张将琴艺卖于市。静姑一直认为,琴只有在净室中,才会弹出超世之音;而明丽则认为,琴来自于民间,理应回归民间。为此,她还对静姑保证,她能于最吵杂的环境中,营造琴音的纯净世界。
明丽卖艺于市,解决了静姑和自己的温饱,也结交了一些琴友。但街上的无赖有时看她长相漂亮,会无故欺负她;而琴友则会为了沽名钓誉,也会拉拢和打击她。
    “娘”,明丽说,“邢志远是一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他曾是宫廷琴师,弹过富丽堂皇之音;也曾入过千年古刹,弹过空寂寥落之音。如今他来寻我,当是深思熟虑之后想明白的了,当是明白琴艺于天地的大自在大尊严!琴艺如人,琴艺之归,当是人之归,想他归来定是以家庭为重,对我和娘,以及您的孙子,当不会错!还请娘成全!”
      静姑已无话可说,不得不接受邢志远的到来。邢志远随明丽进到院子里,远远就喊她“师父”,而她也见他目光清透,笑意粲然,断定两人的情谊绝非一日。
     一天,静姑经过明丽和邢志远的房间,忽然听到邢志远对明丽讲起了自己:“娘与我们相比,当是天下第一琴师!你看她不与天地争,不与人争,还成全我和你这两个琴人!那天我见娘弹琴,手一触弦,就专注于琴音对外在世界的改造,而泠然之间,又将半世沧桑付于琴……我懂了她和她的琴,——所以,我们应永不离开她!”
      静姑潸然泪下,直到今天她才明白,琴艺于这个世间,既包容万物,又不离不弃。
      投稿《群岛文学》
     作者:钟春香   地址: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文联   邮编:251500   手机:13860207983    qq:6043296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7 16: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贵刊越办越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20-9-22 02:55 , Processed in 0.0578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