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水是最好的

《群岛文学》长期征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1 10: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群岛文学》散文原创投稿:
难忘那场雪
未能与雪亲近,屈指已有十来年。
今年初春,天公竟然作美,大清早便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沉浸在银装素裹晶莹剔透的诗情画意里,思想的百灵不禁煽动着翅膀,扑愣愣直插云霄,飞进了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雪。
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寒冬。还没到冬至,母亲就开始替在老高山工作的我们担心,担心大雪封山,冰凌太厚,铁链啃不动,一旦通不了班车,我们就无法回家过年。
母亲先后打了好几次电话来询问我们几时动身,是不是直接回老家。由于山高路远,气候多变,我们也无法给母亲一个准信儿。每当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一声叹息,我竟然自作聪明地埋怨母亲过于多事,六十多岁的人了,何必接二连三地起早贪黑跑一二十里山路到街上去打电话……
刚刚监考完,就听说路已封冻,观文的班车上不来了,着急!
第二天上午,我们搭乘邻居老公单位的小吉普回古蔺。由于冰凌太厚,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来不及告诉母亲,我便自作主张,径直去了大村。
第二天清晨,老早就听见有人来敲门。在妻子的再三催促下,睡眼惺忪的我才极不情愿地起床,气呼呼地拉开房门:只见在漫天飞舞的雪花的映衬下,屋檐底下立着一个弓形的雪人——高高的背篼上盖满了积雪,雪花染白了她粗壮的眉毛和斑驳的短发,雪水浸湿了母亲的衣襟……
来不及抖落身上的雪花,母亲便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冲冲地跑去看孙子长成了啥模样。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她微笑着对半岁的小孙孙说:“茂茂,婆来接你回家过年哈!别人都说雪凌太大,观文不通班车了,你们肯定没回来;可我就是不相信,生死要来看一看才放心!没想到运气好!”
刚吃过午饭,母亲就执意要接孙子回家过年,而且犟得要命,谁都劝不住。
动身之前,她特意上街买了口小砂锅,说回去好给小孙孙儿熬米羹羹儿。
为了安全,母亲坚持让不习惯走山路的儿媳妇儿打空手,叫我背儿子,她自己背粉条、海带等年货和小砂锅。我们不放心,要她打空手,她说什么也不答应,还用拐棍儿指着脚上缠着的草索索说:“不怕,不怕,我有的是办法!!”脸上的皱纹顿时舒展开来,露出了孩童般烂漫的笑脸……
走到“石磙坡”半山腰时,天色已晚。母亲稍不留神,便滑了一跤。小砂锅顿时从她头顶抛了出去,顺着陡峭的雪坡,一直滚到三四米开外的冬水田里。看到雪地里不停翻滚的母亲,我的心比针扎还疼。正替母亲担心得要命的时候,没想到从雪地里挣扎着爬起来的她,竟然顾不上疼痛,跛着双脚,连滚带爬地从冬水田里捡回了小砂锅——那口专门给小孙孙儿熬米羹羹儿的小砂锅!
回到小路上,母亲一边用力甩去脚上刺骨的泥水,一边翻来覆去地查看小砂锅摔坏没有。看了许久,母亲微笑着对我们说:“幸好地上扎的雪厚;不然的话,这宝贝儿肯定早报销了。你们看,砂锅好好的,一点丝丝儿缝缝儿都没得!”看着母亲幸福的笑脸,眼泪又一次洇湿了眼眶,我强装着笑脸,却怎么也搭不上话来。
回到家里,母亲一放下背篼,就脚不停手不住地忙了起来。先是借着雪光摸黑到菜园里摘来了白菜头儿,接着又亲自下厨房做饭烧菜。
晚饭时,母亲满怀歉意地对我们说:“家里不比街上,没什么好吃的,但吃点儿菜新鲜!你就是烧起水再到菜园去弄都来得及!”没多久,母亲又微笑着对小孙子说:“茂茂,这儿才是你的家哟!你晓得不?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家的狗窝窝’哈!家里虽然条件差点儿,但不管怎么说,这儿是你爹的衣胞之地,也就是你的根儿哟!你的第一个年不在家里过,咋个要得嘛!”
往事如烟,二十年弹指一挥间!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雪,至今仍然刻骨铭心,如在眼前。自母亲驾鹤西去,而今已有十个年头。十年,三千六百五十个日夜的阴阳相隔,将浓得化不开的思念,酿造成回味悠长的美酒,留待闲暇之余,一个人细细咂摸,慢慢品味!
作者简介:王光佑,四川古蔺人,四川省中小学第一个教授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名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泸州市拔尖人才、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教育报》《世界文艺》《山东文学》《星星》《中国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有作品入选《四川精短散文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60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等,曾多次荣获全国诗歌散文一等奖。
通联:四川省古蔺县蔺阳中学
邮编:646500
电话:13982705715
Email:scglwgy@163.com
QQ:25981495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 10: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群岛文学》“汉诗”原创投稿:
血染的风景
王光佑
初春水暖,夕阳满山
宾河路上熙来攘往
散步的散步,聊天的聊天
任涣涣春水浮光跃金
品灼灼桃花绚烂着笑脸

柳荫下,护栏上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胖嘟嘟的小手搭着母亲的双肩
金鸡独立,平沙落雁,舒展
如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麻雀

唧唧,喳喳;喀嚓,喀嚓
软语丸丸落,快门闪花了眼
沉浸在无边的温馨里
小麻雀没发觉,不远处
正有一管锃亮的猎枪
悄悄举起
作者简介:王光佑,四川古蔺人,四川省中小学第一个教授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名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泸州市拔尖人才、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教育报》《世界文艺》《山东文学》《星星》《中国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有作品入选《四川精短散文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60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等,曾多次荣获全国诗歌散文一等奖。
通联:四川省古蔺县蔺阳中学
邮编:646500
电话:13982705715
Email:scglwgy@163.com
QQ:25981495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 10:3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群岛文学》“汉诗”原创投稿:
登八达岭长城有感(外一首)
王光佑
就一句“不到长城非好汉”
令多少热血儿女日思夜想神往无限
一幅幅气贯长虹的历史长卷,史诗一般灵动
腾挪跌宕于天地浩气之间

公元2013年8月5日这一天
我终于有幸,亲眼目睹您沧桑千年的容颜
朝圣一般,卷进滚滚人流
膜拜您那撼人心魄的瑰丽诗篇

好汉坡,好汉石,好汉证
触目惊心的“到此一游”,触电一般
让人背心发凉,冷不防惊出一身虚汗
仿佛一面面鉴照古今魔镜
一块块承载着古老文明的长城砖
正歪着脖子,打量着络绎不绝的夸张笑脸

默默伫立在雄伟的长城之巅
背负着几千年沉甸甸的荣光
脚踏着滚滚的无知和膨胀的虚妄
转眼瞥见,拐角处“严禁在此处小便”的刺眼
我不禁心底一虚
险些掉进无边的感伤里


(二)
潮来潮往的顶礼膜拜
到底是瞻仰一将功成的荣耀
还是为品鉴万千枯骨的哀嚎

如此坚固的城墙,何时能阻挡
那张弯弓一马当先射杀大雕
万夫莫开的险关,何时能抵御
努尔哈赤们跃马中原的鼓噪

暗淡了多少刀光剑影
褪去了多少荣辱浮沉
静对古老的城砖
不禁想起
载舟覆舟的历史画卷

作者简介:王光佑,四川古蔺人,四川省中小学第一个教授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名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泸州市拔尖人才、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教育报》《世界文艺》《山东文学》《星星》《中国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有作品入选《四川精短散文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60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等,曾多次荣获全国诗歌散文一等奖。
通联:四川省古蔺县蔺阳中学
邮编:646500
电话:13982705715
Email:scglwgy@163.com
QQ:25981495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7 21: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群岛文学》征稿“诗歌”原创投稿:
1、血染的风景
王光佑
初春水暖,夕阳满山
宾河路上熙来攘往
散步的散步,聊天的聊天
任涣涣春水浮光跃金
品灼灼桃花绚烂着笑脸

柳荫下,护栏上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胖嘟嘟的小手搭着母亲的双肩
金鸡独立,平沙落雁,舒展
如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麻雀

唧唧,喳喳;喀嚓,喀嚓
软语丸丸落,快门闪花了眼
沉浸在无边的温馨里
小麻雀没发觉,不远处
正有一管锃亮的猎枪
悄悄举起

2、春信(27行)
不知是哪一株李
没管住,第一个捣蛋的蕾
一抿嘴忍俊不禁
惊醒了大山怀中
小兔般酣睡的春心
似雪,如云
料峭春寒中,含蓄的大山
给春姑娘发出了
第一封淡雅素净的求爱信

淅淅沥沥的雨
是春姑娘深闺溢出的泪滴
温婉煦暖的阳光
是春姑娘含情脉脉的张望

一枝不甘寂寞的杏
俏皮地探出小脑袋
稍不留神,便泄露了
枝头热热闹闹的意境

柳梢头燕子的呢喃
赧红了桃枝沉寂的双眼
一个个鼓丁爆绽的蕾
赶紧脱下灰白依稀的绒衣
就那么一嗓子
便招蜂引蝶,彩霞满天

沐浴着晨光
桀骜的梨枝也不再孤高
主动放下身段儿
笑出满脸的冰清玉洁

作者简介:王光佑,四川古蔺人,四川省中小学第一个教授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名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泸州市拔尖人才、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教育报》《世界文艺》《山东文学》《星星》《中国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有作品入选《四川精短散文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60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等,曾多次荣获全国诗歌散文一等奖。
通联:四川省古蔺县蔺阳中学
邮编:646500
电话:13982705715
Email:scglwgy@163.com
QQ:25981495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7 21: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梦老屋
王光佑
不知怎的,这段时间,我总爱梦着老屋。梦着老屋里热气腾腾的饭菜和冬日里烧得旺旺的炉火;梦着火炉上烤得胀鼓鼓的糍粑和嗞嗞作响的红薯;梦着先父衔着长长的烟杆,坐在老屋前,边抽旱烟边笑母亲脚不停手不住地瞎忙活……
说起老屋,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间风雨中朝不保夕的木板房。听父亲说,那是他德高望重的曾祖父修建的。据说当时从 “土地塘”搬下来,人生地不熟的,吃过不少苦。但凭着坚忍的毅力,先祖不仅修了长五间的立材房子,还置办了田地,日子过得像模像样。可到我曾祖母持家时,她却爱上了鸦片,没几年就抽光了田地,还差点儿卖掉了老屋……老屋历经数代,几次异爨传到父亲手里时,就只剩一个进深的破瓦房了。每当说到这些,先父不禁扼腕叹息,感叹败家之易和兴家之难!
为了四个儿子能够安身立命,父亲长年累月,在农闲时起早贪黑,用铁锹和锄头,一个人在老屋旁那片风化石荒坡上挖出了两个进深的地基。后来禁不住蛊惑,父亲竟将新挖的地基给了叔叔。虽然只换来一个进深的老地基,但父亲觉得不亏,他说你们兄弟几个能住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1978年冬天,正是“社教”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老屋却和父亲对着干,硬是折断了两根檩子。原因是此前父母起早贪黑从老高山拉回来几板车稻谷,虽然这些谷子是全家人口中不吃肚中挪节省出来的,但不管是借麦子还大米,还是借苞谷还谷子,都收了别人的利息。一时谣言四起,说我家放高利贷的粮食压断了檩子,说粮食要充公,父母要蹲大狱……从“三反五反”到“四清”,运动一个接一个,被运动整怕的亲戚们一拨接一拨地来看望父母。那段日子,父亲总是蹲在破屋前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眼睛失神地望着远方……
后来接乡上通知,父亲也参加了“社教”,专门清查各村各社有疑虑的账目。工作组的负责人了解我们家的具体情况后,不仅没有上纲上线清查我们,而且特事特办,给父亲批了手续,要他在春节期间把老房子拆了重修。不仅如此,工作组还做通了邻居的工作,将其废弃的两间老屋的地基也无偿地划归我们家。父亲不敢怠慢,生怕黄花菜凉了,他没日没夜地四处奔走,请工匠,备材料。不到一个月,两个进深的泥巴房就从老屋基里立了起来,而且还盖瓦,——虽说好人好报,但这在当时是了不得的事,不少人家羡慕得要死,有的甚至害了红眼病。
房子修起来了,大哥也该取媳妇儿了,可托媒人说了几家都嫌我们弟兄多。轮到说大嫂时,媒人说要再修一间瓦房才行,父母便节衣缩食,没日没夜地发愁。无论山高路远,只要听说哪里有木头卖,他们便欣然前往,檩子备齐了备椽子,椽子备齐了备瓦桷,瓦桷备齐了买砖瓦……两年后,等大哥到后家“三轮九转”行遍了礼数,老屋基里又长出了一间泥巴房,同样是盖瓦!
1983年,大哥分家,母亲分给他一半好地和大半家产。为了二哥的婚事,1986年父亲又配了间厨房,只半个进深,是砖瓦结构。婚后第二年,二嫂闹分家,父母二话没说,又分给他们大半好地和大半家产……1996年夏天,大哥将分得的老屋改建成两层砖瓦房。三年后,因为泥石流,二哥分得的一间半老屋垮塌。第二年,在父亲的帮衬下,二嫂拿着二哥打工挣来的血汗钱在老屋基里修了三间小平房;一年后,平房又长高了一楼,但还没来得及粉刷,父亲便撒手人寰。两年后,母亲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自从父母相继辞世,这十来年我都很少回老家。哪怕是清明节回去祭奠,也是来去匆匆,无暇久留,——不是我冷血,只因物是人非,唯恐碰疼那些尘封的往事……
原以为没了父母,老屋就像一粒风干的秕谷,早已湮没在尘封的记忆里。哪知随着时光的推移,我仿佛着了魔,总爱梦着老屋,梦着老屋里温馨的场面和灿烂的笑脸……
作者简介:王光佑,四川古蔺人,四川省中小学第一个教授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四川省名师、四川省特级教师、四川省高中语文名师工作坊坊主、泸州市拔尖人才、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教育报》《世界文艺》《山东文学》《星星》《中国文学》等文学报刊发表作品300余篇(首);有作品入选《四川精短散文选》《四川爱情友情精短诗选》《60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等,曾多次荣获全国诗歌散文一等奖。
通联:四川省古蔺县蔺阳中学
邮编:646500
电话:13982705715
Email:scglwgy@163.com
QQ:259814953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3 10: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这个论坛怎么5500字的短篇小说都无法发帖进去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15 09: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东钱湖镇高钱生态村35幢81单元106室
姓名:张瑜
邮编:31500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4-21 10: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求赠《群岛文学》刊物。

吴茗:原名张拥军,,70后,农民工,,河南省安阳县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少有诗作发表。
通讯地址:河南省安阳县韩陵乡东于曹村  张拥军  收
邮编:455100
QQ:2399921699
手机:13837270489
吴茗的博客[编辑]
http://blog.sina.com.cn/wm5945998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4 18: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感谢。
吴茗:原名张拥军,70后,农民工,河南省安阳县人,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通讯地址:河南省安阳县韩陵乡东于曹村张拥军收
邮编:455100
QQ:239992169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9 12: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赠阅,感谢。
请邮寄刊物至:(邮编454450)河南省博爱县华兴东区西七排二号 马冬生(诗人、博爱县作协副主席)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7-8-23 14:06 , Processed in 0.3120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