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72|回复: 1

河东狮吼的另一种解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9-7 07: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441字)

                                                                                                     魏东侠

        A大校园的林荫路,环赤子湖一周,像威严的母亲一样限制着湖水的自由嬉戏。一袭白运动装,齐耳短发,明眸皓齿的李亚,正握着手机边翻短信边呵呵地笑着沿湖走来。

        短信中说:我们家交通基本靠走,安全基本靠狗,家务基本靠手,管理基本靠吼。

        看到最后一句时,李亚不笑了,她想起自己整天大吼大叫的母亲。

        李亚爱看书,从书中读到各种各样伟大的母亲,唯独没见过自己这么低素质的母亲。为此,大二的她即使暑假也不回家,躲在学校里乐不思蜀。

        李亚不否认,自己从小就是男孩脾气,任性,调皮,倔强,再加上缺少父爱,做出的事情总是虎头蛇尾,这样,暴躁的母亲就永远有理由对她高八度。

        其实小时候印象中的母亲,只是小声嘟囔,后来音量竟越调越大,大到震耳欲聋,唉,母亲这一辈子不唱美声,可惜了。

        李亚在赤子湖畔抱膝而坐,头抵在腿上作沉思状。

        她想起了小学三年级时的一件事儿。那天因为又没有考好,而且那是多次保证后的又一次失败,母亲的脸开始‘青翠欲滴’。其实她只要默不作声,母亲也只是多云一阵完事儿。谁知她不识时务地多了一句:“谁让你不买电扇呢?人家蒋小晴就有电扇。”母亲一下被点燃了:“说人家干什么,人家考试好是因为用功,不是因为电扇。你呀!每次家长会都被点名,不觉得丢人啊?你爸死的早,你却这么不争气,要是咱笨也就算了,可老师说你从来就没听过人家的课。你是学生,却不知道学习,整天和别人比吃比穿比享受,你……”李亚实在听不下去了,挤进一句:“妈,你说咱县整天这么个大赛那么个大赛的,怎么不弄个嘟囔大赛呀?要是你去参赛,准能得奖。”她的母亲正在气头上,被她这么一激,嗓门一下提高到“呀啰嗦”的高度,劈头盖脸就是一场暴风骤雨。

        李亚读高二时,还在混天数日子。看着班主任像母亲一样滔滔不绝,她真是想不明白,这些人图什么呢?各人有各人的命运,何必整得那么严肃。所以当那个会唱歌的高个子男生对她微笑时,她竟然做起了恋爱的美梦。不要说做作业了,就是课上老师讲的哪一门,她都不想弄清楚。当她鼓足勇气去追那个男孩时,男孩却说:“我喜欢自尊自爱有上进心的女孩儿。”

        李亚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埋头读书的,如果成绩可以杀了那个男孩,她都想考第一。

        其实现在她也明白,母亲的高门大嗓完全是为她好,但好也要有个度,不能动不动就来一嗓子,人家歌唱家那一嗓子是为了要钱,她这一嗓子简直要命啊。

        李亚的班主任比李亚大七八岁,和李亚非常投缘。李亚在湖畔坐得屁股都凉了,就信步来到班主任家。

        班主任的儿子非常可爱,可不知为什么总能激怒班主任。她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总是大声吼叫他呢?”

        班主任压低声音说:“一开始也是小声批评,渐渐地,他便产生逆反情绪,你声大一级,他就老实几天,几天后又犯,你嗓门就只能又升高。”

        她还是不明白:“你嗓门越大,他不是越烦你嘛!”

        班主任笑了:“烦也得管呀,小树不管还长歪了呢。”

        她更加糊涂:“难道管理就这一种方法呀?”

        班主任叹口气道:“不是,其实好多时候他犯的错误是该打的,我也气得快受不了啦,但你不能明白一个做母亲的,舍不得呀!只好豁出自己的嗓子去啦。”

        李亚忽然觉得喉咙里堵着什么似的。她告别了班主任,重新来到赤子湖畔。看着将赤子湖紧紧抱在怀里的林荫路,想着班主任说的话,她一下明白了母亲的苦心。只所以嗓门调到几近沙哑,竟是因为不舍得打她。没了父亲,她没有哭,失恋时,她没有哭,这一刻,她却哭得肝肠寸断。因为,从小到大,母亲没舍得动过她一指头,而且,她记得特别清楚,就在三年级那次“河东狮吼”后,母亲曾四处借钱为她买回一台崭新的电风扇。

                作者:魏东侠

                  单位:河北省武邑县魏东侠053400

                  手机:15803388090

                  邮箱:dongxiawei@126.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3 13: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说,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是的,我固执地守着回忆里的它,任凭疼痛长满心墙的枝头。原以为封锁起来的爱情是一个人的秘密,而当疼痛疯长的时候,曾经的幸福便成了公开的秘密。远去的爱情如一场海市蜃楼,令人叹为观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5-25 15:19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