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39|回复: 1

春情幽舞逛扬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5-6 10: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提起扬州,人们便会很自然地想起“烟花三月下扬州”,扬州因诗而鸣天下。很自然地会使人联想到诗人一路风尘抵达扬州时的喜悦与爽快。而我享受到这份爽快的心情却是2011年的初春,那个刚刚踏进农历三月的日子。
说起扬州,其实应该是我在江苏工作的时候就有机会去的,却阴差阳错地整整推迟了二十多年才去,曾有个同事姐姐在与我仅仅共事了几月后便调到扬州工作,临行前夕盛情邀约我们几个新进公司的弟妹一起去扬州游玩,未能获准单位领导同意。虽然一帮人都还正当年轻,但接受传统教育的我们却不敢显露半分的抗逆情绪,就这样错失了与扬州一次相约的机会,进而当同事们在若干年之后去扬州探友时我已调离江苏。不过这推迟一说也只是我踏上扬州的土地脑海里一闪而过的。
此次扬州一行对我来说有些突然,有些意外。原本协会在组织这次自助游时我并未做好出行的准备,虽然我在自助报名的程序中已有应承,但一直是忐忑的。一来,这个时节恰是文山会海涌动之际,对于一个部门里从事文字工作的,那种被动式状况使我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与自我的;二来,去年家中曾经发生的一些小状况尚未彻底处理完毕,总让我稍有顾虑。虽然家人向来支持我参与这种集体活动的,但与我而言,矛盾心理却依然存在。出行前夕,有几个文友一直在关注此行中是否我能同行,但来自于工作上的不确定因素却始终让我不敢有明朗之举。这并不是我一个人有此担心,其实有好几个原本打算一起出行的人因各种状况最终未能同行。好在我的运气中自有一种眷顾,临行前夕,手头急赶的工作已全部完工,当然,这其中也免不了咱同室的支持与暗助。
从岛城去扬州虽然并没有多远,却也不是那么轻松宜得的事,地理交通不便,至今与外界不通铁路、公路、航空的现状,使得我们的出行只能借助于延续了几十年的习惯——客船。为了节省路途上的时间,我们一行最终选择了乘坐夜行客船到上海。那一夜,有些折腾,有些失落,有种特别期待黎明的感觉。那一夜,试想着要融入扬州青柳丝丝,青烟绿雾之中,享受琼花初放的美景。那一夜,试想着要在扬州的瘦西湖,享受另一种坐船的乐趣。
抵达扬州已是中午时分,当地的一位地陪导游阿丰预先给我们安排在扬州市中心处的“四望亭”边上一家宾馆,有了“四望亭”这个标志性建筑,使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住宿之地。说起导游,且有一个小小的故事。故事就发生在我们水主的博客上,正当水主策划着如何找到扬州当地能类似于给我们指指路、牵牵行之人的时候,竟然无意中发现他的博客上有个“扬州阿丰自助游导游”看过他的博文,并流下了评语的痕迹,顺着这条线索,水主联系到博主,经过一番打听与确认,方知导游白天在做地陪,只有晚上才会上博浏览,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导游阿丰,正当后生,个子有点小巧,但精神算是焕发,一路展着笑容,有些小可爱的样子。谈吐中一直没有显现标准的普通话,在与我们见面的一席交流,或是介绍中,更多的是带有浓浓的地方方言味道。借着他长的有点滑稽味道的脸,途中,反正是他说的,我们听懂的、听不懂的权当全盘接收了。
阿丰把我们领到住处,便带我们到离住宿地不远的一家餐馆吃了午饭,或许是因为当天早晨时分只在上海车站附近简单的吃了一些点心,感觉扬州的菜食很有味道,尤其是那半汤烧煮的“狮子头”更是别有风味,也算是第一次享用到扬州的美食了。食罢,回到宾馆稍作一番洗漱,静静地床上松懈了一下已略感疲惫的筋骨。导游并没有给我们安排专门的旅游车,据说是为了节省一些开支,所以参观各个景点间一律是打的。由于我们自助队伍比较强大,虽感觉不是十分方便,但也算是情有可愿了。
阿丰帮我们安排的第一站旅游景点是扬州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扬州博物馆),当地人称之为“双博馆”,离城区中心稍偏远了一些,这是参观后方才知道的,虽然咱们的海义哥有收集当地地图的习惯,却一下子也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到达馆前,只觉得这个博物馆好有气势,相比之下我们岛城建立的几个“博物馆”真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心里估量着应该比我们几大博物馆占地面积的总和还要大。之后,网上一查,果不其然,这座位于扬州新城西区的建筑博馆总占地面积50730M2,建筑面积22146.99M2,陈展面积10000M2。但双博馆的建筑外型是着实让人眼睛一亮,据说是它的设计理念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统一,建筑与自然交融合一。馆前有几座人物雕像,印象之中有清中期的阮元、北宋时的欧阳修等名人雕像,不知道是设计师的构思,还是制作雕像的大师们故意而为之,雕像显得有些粗糙,却同样使人敬仰,或许,人们敬仰的只是一种“人文精神”。走入博物馆,馆内设有多名保安,这无形之中构成了博物馆的庄重与肃严。相比之下,我们岛城里所有的,那些星星点点的海洋特色的博物馆就如大海般的宽容与开放,没有那般神秘。参观过后,方知馆内藏品的价值的确是非同一般。静静地浏览于一些历史的藏品,静静地感觉扬州城址的变迁,思绪被牵引到远古时期,那些两汉、明清时期的陶瓷、玉石、金属、书画、漆器、竹木、骨角牙、墓志碑文、石刻砖雕无不彰显着古扬州的历史文化的积淀,这些沉淀着历史的物件,渲染着其厚重的文化底蕴,却也不禁使人想起旧时官宦的奢靡。而当地最为出名的是盐商,当看到扬州城盐务兴盛这段历史,我不禁略有所思,想起了烈日下的盐民百姓,却不知思其如何……
从“双博馆”出来,脑海象是被装潢了一番,又象是受到了海潮的侵袭,有些虚脱。可是俺们的海义哥哥,这个美女们兼职的摄影师还在大声疾呼着,拍照、拍照。男同胞的嫉妒只是一阵的“哦、哦”声,也难怪咱们男同胞啊,除了一些合影,咱男同胞的照片可都是美女们给拍摄的。
“双博馆”的偏远是我们从“双博馆”出来后才有所显现的,那断断续续的,偶尔间过来一辆、两辆的出租车,给我们一行16人的队伍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从博物馆出来的半个小时间,很多过往的车都载着客人,突然间有辆出租车在急切等待的我们身边停下,司机师傅摇下车窗主动与我们说:我现在下班了,顺便把你们带到城区边上吧,那里打车会比较容易,不收你们钱的。如今还有这等好事啊。坐在车上,不禁让我多看了几眼这位年轻好心的师傅,师傅长的白白净净的,十分秀气,并不象印象中做出租车行业的。别看我这么形容师傅,他可是一位男性司机,帅着呢。但见师傅那白白手套,确认是一位出租师傅,这让久等在路边的我们的确有几分感动,张师傅真好,扬州人真好。匆忙中我虽然没记住车号,但我记住了扬州城的文明程度,扬州人的内在品质。
在走向“个园”的路上,导游阿丰一路上开始插科打诨,不知是颂扬还是什么,想必是想发挥一下导游中那种常见的“油腔”。这对于我们这样一行旅行队伍来说并不是十分讨厌,一路开心才是旅途最为重要,最为享受的事。走过一家家商铺,但见阿丰笑嘻嘻与商家打着招呼,可见他也算是当地的老导了。途经江泽民的祖居,据说是江泽民祖上从盐商手中购得的住宅,如今却未能开放,只见几个官兵偶尔进出,便大门紧闭,使我们同行之人更对其具有一种神秘感。进入“个园”,感觉那是那么精致,一路高耸的翠竹,翠翠的枝干,翠翠的绿叶,连地上的鹅卵石也变得翠翠的了,在日光的映衬下显得极为娇柔、美艳。沿着小道穿越着一座座粉墙墨瓦,沿着小道欣赏着那些亭阁、山石、竹木和花草的相依相伴,这官宦人家的花园就是精巧别致。我也曾到过许多园林,尤其是在我相对熟悉的苏州看到过众多的江南园林,却不曾想到扬州也有这番景致。行廊过阁,闻鸟观鱼,真是别样。行进在粉墙墨瓦间、穿越在假山秀石间已是爽悦,更有几位兴趣相投的好友不时晃荡出几句笑话,更是优哉优哉了,权把自己当一回江南“雅士”也罢,这样的日子并不常有啊。
那一夜,我睡得很沉,以至于与我同室的阿四哥因为去其他房间享受夜霄的快意,而被我不经意地关在门外,打了好久的电话才把我从梦中惊醒,一见他进屋,我便又做春梦而去。当然,这是阿四哥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才与我谈天说地时说起的,我说你怎么不会沉醉啊……
瘦西湖,一个响亮的名字,如一个纤长秀腰的女子。扬州人真是聪明,竟给她取了一个人人喜爱的名字。初春的瘦西湖,已是格外妩媚妖娆,虽然我们见到这名扬天下的瘦西湖景区时,没逢细雨,春意也才刚刚抬头,但见湖边细柳轻斜,随风挑拨着湖面,枝头轻淡的绿芽点点的拂拭着游人心肺;但见湖面一只龙船上齐齐地坐着一个表演团队,身着有些艳丽的戏服在拿腔唱戏,吸引着游客的眼球。可惜,我虽为江苏人,可是久未闻那相近的乡音乡调,真没听懂她们唱的是什么。因时间关系,我们并未坐上小船在水上游湖,在暗香流水中,那些清淡的味道,随同静香书院、二十四桥的一路走过,还有那各式的亭台假山、清池小桥、古树相应,怎不让人想起李白那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走在如此画境之中,虽未见那琼花共舞,繁花似锦,也看不到二十四桥明月夜,却已无限爽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 20: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7-8-23 14:12 , Processed in 0.3432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