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回复: 0

《一日疯狂诗50,诗心依旧笑春风》(五周年纪念,重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5: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日疯狂诗50,诗心依旧笑春风》(五周年纪念,重发!)

文/胡有琪


注1:2013年4月10日看到韩庆成兄2011年11月26日贴,说中国诗歌流派网编辑杨立兄一日写诗49首,佩服。同时决定东施效鼙,邯郸学步,仿之。2013年4月15日08:35至23:23,疯狂写诗50首。计上午写诗19首,下午写诗9首,晚上写诗22首。不为别的,只是证明自己尚未属于脑痴呆,好玩而已。如能博得一笑,足矣。此记。
注2:不知不觉,五年光阴已逝。现如今学会美篇制作,又把当日的疯狂重新晒一下,不为别的,只是温故而知新,不忘初心,不忘诗心。写得好和不好,已不重要。权当一梦,还是一笑。
   
   

《我就是你的瓜瓜小菜》(6首)


《丝瓜》



那年那月那日
你一见钟情  私定终身

为此  你抛弃了瓜家族的祖训
开始节衣缩食  减肥
身材越长越瘦
思念越长越圆

你在盼望
爱情的成熟
那只摘你的手


《南瓜》


不因身材短胖而烦恼

爱看人间喜剧
眼睛里装饰了太多的幽默画
一听到清风的调侃
就开口大笑

不知不觉
就变成了乐天乐地的弥勒佛


《苦瓜》


这世间有太多的苦
等你呐喊

你以苦作基石
静坐
坐得久了
苦海里却诞生了智慧的甘凉

从此禅悟
你再也不怕别人喊你苦瓜


《甜瓜》


生活的经历并不甜
雾浸过  雨淋过  风羞过

因为始终坚信瓜的戒条
以吃苦当乐
任别人喊自己是瓜娃子
你修成心静如水

那天  你把自己的一颗心沏了一杯茶
请人鉴定
众口皆碑  异口同声喊甜
你从苦瓜中脱皮而生
变成了甜瓜


《冬瓜》


清热  利尿  减肥  美容
你传递的全是一等一微笑的信息
没有寒冷  没有冬意
没有让人望而生畏的短信

和你一握手
我的人生顿时亮丽登场
一转身
风生水起


《西瓜》


一听到你的名字
我知道  夏天正在走来
你已准备为夏天献身
灭火

而你发给夏天所有的短信
都是一律生津的语言
让人喊爽

夏天搂着你的肚皮眉开眼笑
而你的肚皮越来越圆
醒目的妊娠斑
是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的广告


《东方木》


每当太阳走出家门
无数根木头就站了起来
拍掌

然后  他们就开始抬轿子
一千匹大山护航
送太阳早朝  

此时  每棵树都是一品带刀护卫
展昭


《南方火》


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塌了
南方遍地是火

一到南方
再顽的石头
也会在火中炼出火眼金睛
成圣

每一个路过的神仙
忍不住伸出姆指
好火


《西方金》


唐僧的梦  唐朝的梦
西方取经


取回的经那怕通篇梵文
仍是佛的慈悲
一念
头上的烦恼丝一一超度


大雁塔
至今仍在埋头释译


《北方水》


说是水的故乡
我的北方呀
为什么总是板着冰冷的面孔
不肯温柔一笑


如果有难以言说的隐疾
我的诗歌会为你针灸
扎出你的血  扎出你的梦  扎出你的爱


来吧  我们共饮一杯纯情水


《中方土》


不管东南西北
落脚的地方  都离不开一个字


而我的锄头一遇到土
就喜欢做爱
植树造林  种庄稼
然后期待萌芽  开花  抽穗  结果  
在秋香里一笑二笑连三笑

我多么希望
在这块土地上
我的诗歌也能够变成一节节甘蔗
被你越嚼越甜


《故乡》


一说故乡
我所有的兵马总是纷纷失守
让乡音打得露出原形
露从今夜白

所以  我从不说故乡
只是在梦里
才会登高
把故乡含在眼里
慢慢地炒
慢慢的咽
然后  让心慢慢地反刍

故乡  就成了我灵魂的墓碑


《远行》


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当成垃圾处理
我只留脚印
印成诗句
朗诵

远行
不管多远
我还是爱扯故乡的云擦汗
我还是爱用故乡的辣椒暖心
我的行囊
总是装满故乡的鼾声
让我彻夜跌入故乡梦的陷阱
坐井观星

远行到天涯
我才发现
我的心还是在故乡的山坡上
和一株株玉米谈恋爱

命中注定
在远方
我只是一个孤零零的飘泊者


《四月》


我看见
樱桃正抬着四月上路

转过山坳口
四月的红盖头就被唢呐声吹得红上加红

杜鹃不顾大山的劝阻
一路追着四月啼叫  姐姐别嫁

四月一下轿  就成了娇滴滴的新娘
回门时  她的大肚子成了最好的风景


《黑宝塔》


如一根生殖器
傲视方圆五十里

经风经雨
一千年房事  仍不肯阳萎


《白宝塔》


捅天一个窟窿

一射精
天空  尽是形形色色的彩霞


《蘑菇》


有没有雨
出门  都举着一把伞

伞如钩
她在钓小姑娘的兰花手


《山路》


天天都赶着大山牧羊

羊变成朵朵云
和它捉迷藏

它钻进林中
听到四周都是羊叫
看到的  尽是树叶的耳朵


《拱桥》


一个老顽童
马步一站  就站成一尊桥

水从胯下过
人从背上过

风推来推去
它拱了拱背  就是不肯收功


《云》


我越干净
你看我的眼神越是温柔

你看我的眼神越是温柔
我越干净

你我都是镜子
照亮彼此灵魂深处的禅


《风景》


山树草叶本来如偈
不过如此
美的
只是眼睛一见钟情的事物

再美的风景  
风总是擦肩而过
只有鸟儿  翅膀交给天空
梦  却在风景中落脚


《破阵》


今夜  我要让星星每人佩刀
割开黑夜的裤裆

箫声响起处
把思乡的愁一网打尽


《枯枝》


最后一滴血
写破了秋的殇

谁为我再划一根火柴
我就为谁唱大风


《逝》


天真一茬又一茬老去
胡须却总是幻想返老还童

夜半  谁的一声叹息
还没落地就已夭折
露凉


《渴》


真正渴时
我喊不出渴

我一喊渴
渴连声应答  就来  就来
客官慢用

一饮渴  真的是渴上加渴呀


《空瓶子》


有东西时总想一泄而快

等到真正空腹
才发现情人的甜言蜜语
早跟着杯子跑了


《羽毛》


你说过  我不过是一匹羽毛
飞得再高  也是一场空空荡荡的梦
我说  如果你给我一双翅膀
我的羽毛就是天空的白帆


《钟》


来吧  敲我
你是侠客  我就会宏钟大笑
你是淑女  我就会低吟浅唱

我不会掩耳盗铃
为你唱赞歌

在钟声里
我会循音  为自己找到知音


《在岸上,看一朵浪花》


我没有看错
那是一朵浪花

但是一眨眼
她就和其它的水溶为一体
变成柔眉顺眼  顺流而下

她想不到岸上有一个人
已被那一瞬间打动
心中也溅起了一朵浪花
在诗里云里雾里追她


《在一首诗中流浪》


在一首诗中流浪
我别无所求
只乞讨李白的一根诗骨
作杖
我将踏着唐诗宋词的茶马古道
朝圣
饮风无悔  
餐露无悔

我知道
这一首诗就是我的藏宝图
我的灵山就在这一首诗中大隐
流浪是对我的洗礼
等我的心灵净化成一颗灵珠
灵山会从诗中大笑着走出
为我开门


《珍珠》


一粒沙
被岁月含在嘴里
磨去匪性

当她皈依我佛
一袭玄衣  破关而出
户籍上的名字
已被人叫成珍珠


《白发》


进门
缘是满头黑发
出门
爱是满头白发

一座青山醉成卧佛
在他眼里
黑发是菩提  白发也是菩提


《一只蚂蚁》


在一块石上
蚂蚁对一片树叶反复的读
读到崇拜
它就想把它拖到洞口
挡风雨

蚂蚁还没有完工  那片树叶被风一吹
就连爬带滚  走下了神坛
蚂蚁  始终是蚂蚁
又开始对另一片树叶心仪
蚂蚁不怕啃骨头
又开始拖得树叶往洞口走

风还会吹来的
蚂蚁


《自行车》


把手就在手里
每前进一步
你都不能指望别人对你的命运
指指点点

此时
你就是两个车轮的上帝


《苦》


母鸡又生了一个蛋
她忍不住每天的嘀咕
反复说:苦苦  苦苦  苦苦

本来兴高采烈的公鸡气红了鸡冠
朝着母鸡昂头大叫
扯蛋  扯蛋  扯蛋

母鸡连连啄首
生蛋当如蛋  生蛋不扯蛋
舒服  舒服  舒服


《蜜蜂》


在蜜蜂的党章里
采花
是至高无上的圣经

这二字真经
晨课  蜜蜂背它
晚课  蜜蜂修它

谁如果把花供在头上背诗
谁就会被蜜蜂党淘汰
这是铁的规律

为鲜花服务
蜜蜂倾巢出动的地方
就是天堂  花们都爽歪了嘴巴  


《无题》


台子上
那只杯子在他的面前始终沉默着
其实  它肚子里的语言比演讲的人丰富
只是  它遵循着游戏规则
不多嘴多舌

而台下
很多的人都想和杯子亲近
他们的耳朵都挂了一把锁
那些空洞的话  耳朵都拒之门外
他们需要的是水的温柔


《海恋》


口里淡得出鸟
我不由拍案而起

拿出封神鞭  围海温酒
我开始撒盐  煮鱼
想超度封神的
我一律封为正品夫人
为我的五脏六腑
祭旗

我要吃得大海风生水沸
龟蛇逃窜


《狐》



已深入骨髓

一边啃着鸡骨
一边还对着鸡媚笑


《野草莓》


不想被人驯化
所以  你满山坡的疯跑
一个字

再加一个字


你想不到
如今有的人就是要包你这样的小三
等到你甜时
就和其它的草莓一样
论斤称两  
再红  也是贱卖的命运


《上帝写错了字》


上帝也有打瞌睡的时候
把我写成鹅
叫我投胎

结果  他一个错字却改变了我一生的命
我走到那里
都被人指指点点点

那就是上帝钦点的呆鹅

我大叫  这是冤案
可有谁相信仁慈的上帝也有错


《老子》


道德经传到今天
世人只用钱释义

老子啊  你的青牛可烹否
我有红色的公章  
买单


《餐》


土地被城市啃成一块块水泥

高楼伸出越来越多的筷子

太阳

餐桌上  盘子消化不良
吐出几粒粮食的残骸
我看见
一只猫蹁来蹁去
在考古

最后的晚餐  就是一枚结石


《火锅》


不说鱼目混珠
反正
龙和虾在一个锅里
都是下酒的菜

吃的人
胖的  瘦的  方的  圆的
一概叫吃客

吃火锅吃出味的人
走到那里都叫麻  辣  烫


《酗》


我只是一介布衣
不凶
对所有的菜
我的筷子都施施然的点头
那怕对鸡  也是温柔而为

但我也是人
对酒  我就毫不客气
杯来杯干  让酒杯总是干瞪眼
有的人总是不怀好意
找了一个酗字来管教我

哈哈  你问一问那些空酒瓶
我不酗  它们会走路吗


《诗江湖》


一只碗里有无数的手在划拳

成了他们的下酒菜

酒喝完了  红脸开始撒尿

又成了一只最便宜的便壶

撒完了尿
他们大笑  指着便痕说
这就是他们的诗  是他们的诗江湖


《梦想是不能丢的》


一百年我仍要拄着自己的脊梁赶路

点燃眼睛里的灯笼
梦开始敲钟  钟声忍不住惊喜大叫


《甜》


泡在里面  甜上加甜  
甜反而扯着头发  叫苦
想砸破瓶子  向酸辣粉妹妹叛变


《美女》


膝盖缺钙
常常不由自主地坐在权贵的怀抱里
笑  桃花


《萤火虫》


想给黑夜指一条道路

每只萤火虫都把自己所有的积蓄
买了光明股


2013年4月1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7-19 18:02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