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4|回复: 0

梦回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09: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青青

许是岁月的痕迹印在了心里,许是生活的恬淡缩短了时光,而今的我时常行走在回忆的沙漏中,故乡的小路、梧桐、红墙、青瓦房、煤油灯,以及灯下那些已经逝去的人儿,都是一粒粒珍贵的“时光之沙”。故乡的点滴,曾经的乐园,如同一艘远行的巨轮承载着
过往的岁月和对未来的憧憬,让我忍不住去追溯去畅想。
昨晚我又梦到了故乡的那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鱼儿在水下欢快地游来荡去;邻居们有说有笑地在河边洗菜浣衣;调皮的孩子们光着屁股在水中追逐嬉戏……在灿烂的阳光里,岸边的草木显得更加苍翠。而那个我熟悉的人儿——我亲爱的外婆,正在溪边洗衣服,她还是一样的慈眉善目。外婆,曾经带给我无限快乐与温暖的人,如今却已永远地离开了我,我都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她,内心的遗憾挣扎无以言表。已逝之人不可追,重走故乡路,想念故乡的那些年。
外婆家在一个叫岙底的地方,那里依山傍水住了二十几户人家,也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漫步在石阶小路上,我的心是暖暖的。熟悉的路,熟悉的竹林,依旧会有那种世外桃源般的感觉。曾记得,儿时的生活几乎与世隔绝,印象中外婆会在煤油灯下给我做三粉汤,那是我们儿时特别喜欢吃的类似米糊一样的东西,当时的我吃得非常开心满足。顺着石阶小路一直往下走,就到了古朴的四合院,院落建于清朝末年间,历史悠久,一直存留至今,并未完全拆除,貌似是遗址。红墙、青瓦房、天井、檀柱、雕花梁、竹藤椅、木格窗……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我忍不住伸手摸摸那墙、那窗、那椅,仿佛自己正乘坐时光机,寻回往日的点点滴滴。随后,我走到外婆的卧室,室内布置一如往昔,木桌、木柜、雕花床,外婆慈祥的面容仿佛就在眼前。屋里好像有风,我的眼睛湿润了。“时光机”还在运行,我仿佛看到了那时的自己。
黄昏时分,我一个人在院子里跳皮筋,时不时地也会逗小猫小狗玩,那时的我真的非常容易满足。“戴佛珠咯”,外婆的声音刚落,我便飞奔而至,任她把串好的豌豆串挂在我的胸前,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而外婆则在一旁笑眯眯地说:“好看”。水库的溢洪道下有一条小溪,有时会有很多人去溪边洗衣服,遇到下大雨之时,还能意外地抓到鱼,回家后就变成了我们的盘中美味。还记得那个时候,外婆会去上山种地,因为山路比较陡,我就在她后面轻轻地助了一把力。这时,外婆总会笑着夸我力气大。
小时候因为有了外婆的呵护和一些简单的娱乐,而变得无比快乐,而那种纯粹的感觉,现在再也找不到了。就让我在记忆中去寻找纯粹的“吃”:那时我们吃的零食很有限,于是漫山遍野里能吃的东西都成为了我们的目标,覆盆子、桑葚、龙葵(又叫甜茄子)、香泡子、枸杞等,都在我的童年时光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说起茅针,现在的年轻人也许不知道这个词,对于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都吃过,也算是当时的美食了。记得茅针刚冒出来,轻轻往上一提,就可以吃到里面嫩嫩的茅草的萌芽。我每次都会揪一大把,然后慢慢地剥开来吃,吃得特别开心,仿佛人间美味一般。
在我耳边也依然会响起换糖老人的小铜锣声。说到换糖人,其实就像现在收废品的人一样,不同的是,他挑着担子的一头放着个托盘,盘中是用糖稀熬成的糖饼,一大块。你可以用平常收集的废铜烂铁或者破旧的鞋子去兑换他托盘中的美味。他就这样挑着担,慢悠悠地走着吆喝着,不时敲击着手中的小铜锣。那时的我总会收集起一大堆废弃物品,踮着脚翘首企盼他那悠远的铜锣声。
再来说说纯粹的“玩”:记得在门前的石凳上,我和表哥表姐曾一起玩捏泥巴,大家都凭着自己的想象捏出各种各样的造型。当时我捏过很多泥人,每个都有稀奇古怪的名字,比如等滴等、汪当心、杨医生、根雨等,确实够怪的,以至于现在兄弟姐妹们聚餐时总是会把这些挂在嘴里来逗笑。
当然我们也会玩一些其他的游戏,如翻绳子,我们小时候又叫扳线,这个游戏由两个人比赛,一般都用一根毛线,套在两只手腕上,由另一个人从对方手里翻出来,谁翻到对方无法翻出的花样就算赢了。
还有挑游戏棒,我们这叫做金丝棒,就是把五颜六色的塑料棒抓在手里,手垂直于台面,突然放开,根根棒子就会在台面上四面八方散开,最难的是拿,直到现在我也一直认为这是培养耐心和细心比较好的游戏。
除了纯粹的吃和玩之外,我快乐的童年里还有另一种色彩——温馨。四合院里住着五户人家,大家相处得非常融洽,东借西凑、互帮互助的事情数不胜数。加之外婆性情和善,又向佛,颇有人缘,家里时常有人来串门。印象比较深的是夏天的时候,外婆喜欢把西瓜放入水桶里,吊着浸入井中。到乘凉时,拿上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外婆也不忘给我打着蒲扇,聊聊家长里短,互诉衷肠,竟而也结交了一些邻里好友,那时的情谊就是这么简单纯粹。
“时光机”慢慢停止运行,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听着身旁的老公介绍着这条彩色公路,这里将会打造成具有海岛特色的中国海岬公园。登高一望,海的两边尽收眼底,视野极为开阔,那些未开发的岙口、沙滩及海湾相信在今后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突然想起座落在外婆家的那个岙口就像一个畚斗,口子向外张,她像是一个待嫁的女子,总是要嫁出去,留不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21 10:23 , Processed in 0.24960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