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0|回复: 0

时光温床上的角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08: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琦瑶
                                            
平生第一次觉得海岛的人事简单,是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那年秋天,来了一位三四十岁的新校长,本地人,教我们班数学。第一堂课的师生互识环节上,校长每报一个同学的名字后,都要根据该同学的姓而对其家庭住址作大致的判断,结果十有八九是正确的。在小岛,一个姓就是一片热土,一处风光,一种生活,被岁月一直沉着。
小长涂的东北角有一个一二百户人家的村庄,叫罗徐家村。顾名思义,村里人大多姓罗或姓徐。从分布来看,村东的多为徐姓,以种田为主,村西的多为罗姓,以捕渔为主,至于罗徐两姓居地的分界线,却是不甚明晰。走在自东而西横穿村子的路上,你或许就在看一畦菜地,或者寻一缕炊烟之间,抬头已走过了徐家,被罗家门前晒着鱼鲞的竹席拦住了去路。
村中这条唯一的主干道,路面全由拳头大小的青石块铺成,经过先人之足几百年的摩挲,已是光滑盈润如玉。农人从田里上来,赤着脚走在青石路上,一身的疲倦随着湿漉漉的泥迹,渐渐风干。渔民从海上回来,一踏上青石,便有温暖从足底升起,融化开满满的咸腥与苦涩。
海岛夏季台风经常使村庄北面山坡泄下狂奔的洪流,顺着沟沟壑壑,冲到大路上。好多年下来,青石被冲得七零八落,连缀成段的已是很少。孩子们走在这条路上,若看到断断续续的青石路段,总要欢快地奔跑过去,踮起小脚,在石上蹦跳一番。阳光下,青石坦然而卧,任尘土飞扬,喧哗跃如。
村子与外界的交连,主要有两条路,东西各一。由于出村子东头,可以至码头、集市,所以这边更为热闹。有人在村子东北的山坡上开了个石矿,于是有好多辆拖拉机从村东这条路进入,北上穿过村子东隅,到矿上装载,再运到外面去,一天里来来回回十几趟。车辙深深,全都压在这条黄泥路上。几年之后,东路被压垮,路基颓坍,路面凹陷,一下雨,到处是水洼泥淖,偶尔还有基石滑坠,村民莫不抱怨。
从东路进入村子,必先过一座小桥。所谓桥,只是两块宽厚的大石条架在窄溪两侧。一日,村里两个力气最大的女人,合力掀了那大石条,从东头进村的路便断了。若要从西边入村进矿,则需绕远路,且路窄难行。二三十辆拖拉机齐齐地被堵在村口,众车主只好推选出代表与村民商谈修路一事。此事后来得到了妥善解决,罗徐家村的一渔一农两妇也随之为外人大知。
其实关于这两人的逸事,还有很多。那渔妇一次从村东的井里打了一担水,挑着往村西的家里去。路上,见一熟人抱着小孙女过来,便放下担子,逗起那玉琢般的女娃来,不想旁边遛来一狗,围着一只水桶转了两圈,便翘起一腿,对着桶撒了泡尿。路人见到大笑,那渔妇闻声一顾,顿时面如血色,抄起扁担朝狗劈去,未中。狗受惊窜逃,妇撒腿猛追。虽然结局人说不一,但每每说起此事,村中老人孩子莫不拊掌。
那农妇是个种田的好手。七八月双抢时,早稻收割完后,又要忙着种晚稻,一般由男人插秧,女人拔秧,十几岁的孩子或上了一定年纪的半老头则挑秧担。那农妇家的壮年男子不多,为了不耽误晚稻插种时机,农妇咬牙走进犁整得水镜般的田里,在一大帮男人中间,以独有的身姿把嫩绿的秧苗插入黑褐色的泥中。她成为村里唯一插秧的女人,干起活来却一点也不输男人。
但有一年,她和她的男人都没有出现在田里。她男人在别人那里打短工时,右腿不幸被一块大石压上,冒出的鲜血把裹上去的毛毯都湿透了。农妇直接把男人送到宁波大医院里。医生摇着头说,这腿怕要残废。农妇在城郊租下一小屋,借来一辆平板车,拉着男人天天跑医院。一年后,男人终于可以双腿下地了,医生朝着噙泪含笑的农妇说,你男人的腿是你给的。
村里的孩子无论姓哪一家,打小就玩在一起,即使做游戏时需要分成两帮,也决不以姓氏而分。在清苦的日子里,孩子们最爱的零食是风蟹钳和蕃薯饼。成堆的螃蟹捕上舱后,总会有不少掉了蟹钳,船上的人便把蟹钳收起来,放到大锅里煮熟了,用细网线串成串,挂在船头风干,带到家里给孩子吃。有蟹钳的往往是罗家的孩子,他们都会提一串带到学校里,挂到教室墙上,谁想吃就自己去摘取,整个教室弥漫着一股咸中带甜的腥香味。
若是蕃薯丰收,村里许多农妇会挑出一些洗净,刨成丝,晒干后和着大米煮成饭,也会把蕃薯去皮后煮熟捣烂,做成一个个薄饼,晾晒在竹席上,晒干后便可直接吃,嚼起来又甜又香。孩子们往往等不及,一转身就偷几个半干的薄饼,在僻静处和家中无蕃薯饼的罗姓伙伴分享。也有孩子趁着大人不在家,邀几人一起把晒干的蕃薯丝放在铁锅里炒,炒熟后吃起来更是美味,但那四溢不散的甜香和炒过后又黑又干的铁锅,往往会暴露他们的秘密行动,到时免不了一顿臭骂,而骂过之后什么都没留下,以后罗家的孩子还会往徐家跑,还会一起偷食。
农历正月十四晚上,是全村孩子喜欢的快乐辰光。早早吃过晚饭,罗徐两家的孩子就来到村南那片空旷的田野上,把火烧得旺旺的,烧到每个角落,据说这是在烧虫,把所有使坏的虫豸烧死,来年就能有丰收,保平安。孩子们会在火堆里煨烤一些东西,多是鱿鱼鲞、年糕、蕃薯、芋艿之类,海里地里的都有。玩累了,火歇了,煨烤的东西也熟了,在热腾腾的香气中,借着月光,挤成一堆一堆的,哄抢着,笑闹着。
村里罗徐两家常有联姻。嫁娶之日,新人往往不直接经过村中的青石路,而是多绕过村南广阔的稻田菜地,远道而行。或是因为这一刻走得越长,今后的日子就能过得越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5-24 23:32 , Processed in 0.29640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