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1|回复: 0

南浦杂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3 08: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姚崎锋
岱山有我上辈的老亲,从我妈妈的辈份推算,我得叫舅公(婆)。我对岱山的记忆,始于童年,记忆很深的一个地名是南浦,我的大阿姨就嫁到了那里,大姨父是一个黑黑瘦瘦的盐民,育有一儿一女,年龄与我相当。
我后来知道南浦位于岱西镇,那里是岱山有名的盐场。在当时,产盐主要靠太阳的曝晒,在一片片盐田之中,将灌引进来的海水蒸发成卤水,一层一层地脱水,直至结晶成了盐粒。可以想象当时盐民的生活是很艰幸的。宋代词人柳永,他曾是舟山的监盐官,他的《煮海歌》,真实地记录了那些历史的沧桑。
我那时曾跟着姨父去看过真实的场景,盐民们用木耙耙拢已经结晶的盐粒,一担担地挑走,堆成小山似的,晶莹如雪的盐里不知流着盐民的多少汗水。
刚上小学时的暑期,我在南浦呆过一些日子。那时,姨父就在盐场干活。晚饭时,他带着一身的海腥味进来,有盐花在他黑炭般的皮肤上粒粒显现。他端起老酒杯,就着花生米,见我爬上饭桌,摸着我的头,亲切地叫我“舟山小歪”,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很不解,明明岱山属于舟山,而岱(下)山人却生生把两者分开了,好像岱山是不属于舟山的区划似的。
姨父家后门是一片废弃的石子宕口,长满了杂草,堆满了垃圾。海岛少土,农田更少。姨父见缝插针开垦了一些地,种了藤蔓性农作物,当然岱山有名的花生是必不可少的。他把花生叫作果生,后来想想,花生的确不是花生出来的。有一回,我还知道了男孩的小鸡鸡也叫果生,小孩子顽皮,常惹出些事端,姨父就板起脸吓唬我:再不听话,拨侬果生割了,炒韭菜过老酒。我暗自想想,侬果生炒韭菜,管我什么事。阿姨笑着说,果生就是侬撒尿的卵果果了。吓得我赶紧用双手护住裆部。
宕口随意放养着山羊,它们都在悠闲地吃草,我对山羊的接触也是从那里开始。记得小时候,母亲也托阿姨带了只小羊来养,我与妹妹照顾得很精心,每天割草喂它。后来知道岱西也是有名的养羊专业村,每年过年时,会有大量的山羊供应舟山的市场。
姨父还在宕口的乱石堆里种了几株白蒲枣树,那时已经长得很高大了,每年九十月份的时候便可以摘着吃了。枣树的繁殖力很强,每年春天从根部都姨会抽出许多的新枝来,有一次,我让阿蒲(岱山人意指奶奶)帮我挖了几株,带回了老家,如今也已然是院子里的一道风景了。每每到了摘枣的季节,便会想起当年胖乎乎、笑容可掬的阿蒲来,不出意外,树活个几百年不成问题,那么人呢,百年已然是很高寿了吧。不禁有些感叹。
印象里,阿蒲带着我们三个去附近的江浦拣过螺,也不知那是不是所谓的南浦了。那时年小,断然不会在意这些悠远的历史,只听得她俩不时地喊着“阿蒲阿蒲”,我却当作了笑话,撅起小屁股,嘴里吹着气,嘣出那一声悠长的音,惹得他们哈哈地笑。笑过之后,阿蒲也免不了疼爱得骂一句:蛇卵小歪。蛇卵这个词通常是对某个言行不端的人的指责。但在长辈眼里,用它来训骂孩童,往往带着疼爱的意思。舟山人的信仰里有龙(神化后的产物),舟山海岛多蛇,舟山眼镜蛇更是独具名声,蛇也是广义上的龙的一种,蛇是卵生的,用蛇卵来形容言行顽劣的小孩,明里暗里便带着些疼爱了。
后来知道了,清代贡生刘梦兰的蓬莱十景之一“南浦归帆”,指的就是这里。诗云:南浦湾环水一汀,野航多在此间停,归来稳泊芦花岸,舵尾茶烟逗月清。水一汀,指浦中有块小陆地。岱山在宋朝时称东岱山、西岱山,元代呼大岱山、小岱山,清代为岱一庄、岱二庄。两岛中间有二十里长的一条浦,称南浦通北浦,船可二头进出。南浦从癞头山山边过,刚好此段浦面特别开阔,而且浦中还有一块小洲,可使大小船只调头、锚泊,故南来北往的船只多数都在癞头山浦面,候潮避风,抛锚带缆。想来,这里也曾经是一块过往渔舟云集的风水宝地。
前几年,我的表弟结婚,我再去南浦时,当年的穷乡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村道宽阔,公交也开通了,村级文化礼堂也建设得像模像样。露天广场的背景墙上画着一幅偌大的“南浦归帆”。我在这画前看了很久,时光仿佛回到了清代甚至更远的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2-19 09:04 , Processed in 0.2808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