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98|回复: 0

祝福我们与众不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4 18: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祝福我们与众不同
——往事片断与随想


      一晃,已经过去了30余载。今天,我坐在书桌的电脑显示屏前,想着如何让回忆的翅膀升起来,开始那一次小小的飞翔。
     那时我在小蒲门电厂工作,诗歌是那一青春时期难以抵御的诱惑,极喜好文学的我,1982年春在《江南》文学杂志82年第1期上发表了两首小诗;那时能在省级刊物发表作品还是很不容易的,这是在向外投了数十次诗稿后才投中被刊用的诗作。
诗的发表当时在厂里引起小轰动,一次与同事的闲聊中,听说他认识县城文化馆里的写作老师。于是,通过同事的介绍,约好大致的日子,由同事陪同我一起去拜访了岱山文化馆文艺创作室的黄光椿老师,那时黄老师已是岱山大名鼎鼎的作家与戏剧家。
见面后,谈了文学创作上的一些事与我写诗的情况;告别时,黄老师鼓励我多看书多思考多练笔,并说要介绍我认识岱山本地的文学写作者。
    那时,通讯极不方便,电话还是那种手摇摆子的老式电话,要通过总机一道一道转接过来。那天,我刚好上班,接到当时在邮电局工作的李国平和朱涛打来的电话,说黄老师已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希望与我见面谈谈,并约定当天傍晚时分在高亭沿港路码头碰面。因是第一次见面,相互不认识,且约定的地点——沿港路码头一带人多复杂,叫我去时手拿一本文学杂志。
当时高亭小门头一带港边有好几个小码头,民间的,陆军的,海军的;具体在那个码头,电话里没有完全说清楚;因没有确切的地点与时间,国平和朱涛到达原新华书店大楼后的海军码头后,担心找不到我,于是他们俩一个沿港边慢步到靠东向的民间码头来寻找我,另一个爬在海军码头的矮墙上等着我。
    手拿一本杂志,像旧时地下党通信员那般去接头,我还是比较顺利地与朱涛国平见了面。就这样,经同事和老师的一路牵线搭桥,我得以结识了写小说的国平和写诗歌的朱涛。现在想想还真具有经典与戏剧性。
    喜出望外之后,我们一起挤进了林侃那位于码头边的书店楼梯转角处的一间小巧的寝室。林侃,本名周开龙,那时在岱山新华书店工作,住在单位的宿舍。通过正常光顾的书店大门,进入柜台内,然后拐进一扇小门,登上台阶,好像在二楼与三楼之间,有一夹层,一雅致的小房间就映入了我的眼帘并一直烙在记忆的深处。在坦诚和友善中,我们开始了无拘无束海阔天空一般像老朋友那样的交流畅谈。那一夜,我们谈文学,谈诗歌,谈书藉,谈各自工作、阅读、喜好和创作,交流文学期刊上的信息;并在国平、朱涛的倡仪下,谈创建文学社的事宜,并将文学社取名为野草。一个文学社由此萌芽。
    我们一直谈到深夜方归;度过了我们相识后的第一个难忘之夜。后来,每周总有那么一、二个夜晚,我从小蒲门骑自行车,一刻钟左右到达康乐弄狭长弄堂里头的国平家中,与文友们聚会,或与文友们相聚于某单位的会议室、小餐馆、咖啡吧,畅谈交流,文学沙龙,享受文学带给我们的一切快乐;间或星期日下乡采风,上山野餐,在一次次的活动中结识了一个个文友:在高亭中学教书写短篇小说的张波,在公安工作当过水兵写诗的蒋海峰,在泥峙无线电二厂工作写小说的陈敏,在石油公司工作写散文的蒋海勇,写诗的金波、写散文的方雪球,以及钱正章等人。
    1982年的夏天,拥有12名社员的名不见经传的野草文学社,怀抱一个决定开始,扛起各自的身体,“在蓝天白云之间开启一扇扇心窗”;似乎那就是我们那一辈的责任。就这样开始了启航,向文学的大海进发。知识的饥饿与岛屿边远的困境,最能激发人的潜能。那些没有完成的标点,似乎在远处等着我们。大海里的潮水汹涌着一条大路;仿佛有神明指引突现的流星。
    1983年冬,我们在高亭中学举行“《野草》文学社八三年度茶话会”。刚进校门,只见高亭中学老师、写小说的张波正在忙里忙外、忙进忙出,他早已把课桌拼成了一张大会议桌,白色台布铺在上面,桌上摆放着瓜子花生水果与茶杯,教室被布置成了一间温馨的场所。茶话会后,我们站在讲台前合影,12人排成两排,前排6人:张波、将海勇、李国平、陈敏、刘灵龙、孙海义,后排6人:朱涛、金波、傅振康,乐伟敏、俞复达、陆雄。背景就是我们大家熟悉的大黑板,黑板上用白粉笔写着八个大大的字:“回顾过去、面向将来”。
1984年岱山青年诗社成立。在诗歌这“最高的虚构”里,我们“触摸词语及物的按钮”,让诗歌双眼皮一般亮起音声,去照耀我们心中“世界的本来面目”。 那一年通过诗社活动,结识了厉敏、李越、郑复友等诗友。
   1985年3月15日夜,在共青团岱山县委的领导下,岱山县青少年文学爱好者协会于岱山县青少年宫礼堂召开隆重的成立大会。“以文会友、提高自身、繁荣海岛文化”的宗旨激励着我们前行的脚步。5月,协会会刊《群岛》创刊。记忆中我们光为刊物取名就开了几次会,那曾经设在原岱山青少年宫二楼楼梯转角处的那一间协会办公场所暨群岛编辑部(同时也是协会的创作联络部、文体部——这文学的居所,暗香飘拂),应该还记得那一年我们这一群进进出出的文学爱好者们。那是一起与诗狂、为文狂的幸福时光,大家仿佛如同骨找到了肉,我们这些普通平凡的人,被海风吹乱的头发与飞舞的衣衫,裸舞的心灵,像深入生命内部的闪电,醉心于灵魂伟大的虚构!并彼此间用我们的眸子快速按下了最初挚爱的友情与相互关爱的快门,记录下这些漾益青春的面容:任银龙、俞复达、汤竹青、陆雄、朱涛、毛兰兰、富玮、李敏、金文艳、王文艳、李国平、叶卫国、马幼夫、董晓峰、乔通、钱润广、陶安然、虞和彪、厉敏、黄齐宁、孙海义、邹海平、戴信成、汤振业、刘生表、何仁岳、盛国平、周开龙;共47人,有些我已叫不出他(她)们的姓名,但黑白两色的合影照仍挑战我记忆回放的大脑。
   1986年10月,共青团岱山县委发文,“岱山县青少年文学爱好者协会”改名为“岱山青年文学协会”。
    记忆中比较深刻的是,大约是在1987年认识了青年文协里勤奋创作的“三剑客”:周波、张革、邱波彤。忘不了波彤大厨做的“拔丝苹果”、与鸽子午夜的收音机。还有盛国平、吴常良、黄齐宁,好像他们中的两位担任了当时青年文协的副会长,在那一时期为协会做了不少的工作,编刊物,搞活动。李国平后来转身写诗,成了诗人谷频。但我已记不清谷频于何时开始锲而不舍地追寻缪斯的足迹,让诗的意象涌浪般弓起大海的弧线。朱涛承包青少年宫后去宁波杭州办厂、后又南下海南深圳经商。而建鸿为了爱情从南京回归岱山,我们一起交往成了好友。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青年文协与浙江省青年文联岱山分会齐头并进。
    1991年1月,全县社团组织开始整顿,经社团管理机关核准,县青年文协与县文协合二为一。以文协会员为创作骨干的“浙江群岛诗群”开始在全国各级报刊频频亮相。结社习文,抱团取暖,文朋诗友像一堆紧抱在一起的文字——诗意的光芒漫过心灵与肉体,相伴我们的风雨旅程。我们坚信那穿梭的衣角,总会在风中获得它的自由。坚信:“总有一些更为巨大的力量,在背后,迫使我们匍匐成一条小小的河流”。
    2006年,经省作协领导提议,并报请县文联和社团管理部门同意、批准,文学协会正式更名为岱山县作家协会。
    这些年来,在协会这面大旗下,我们座谈交流、文学年会、沙龙采风、群岛作品大展、举行诗歌舞晚会、文学作品街展、作品研讨、会员作品集签名赠阅以及敲瓦爿、打牙祭、跳交谊舞……大海带给我们的总是如波浪一般源源不断的灵感,协会带给我们的是交流的机会与写作的动力。如同写在白纸上的诗句,为我们不再年轻的容颜作证。这么多的文朋诗友:李国平、朱涛、陈敏、周波、建鸿、厉敏、李越、盛国平、海平、松友、常良、悠燕、陆国军、张革、邱波彤、徐嘉和、颜平、徐林、裴驰宇、赵陆鸣、任玉兵、范斌辉、魏世祥、汪国华、於国安、许成国、方宽军、毛文伟、王幼海、戴善水、苗红年、王海明,有一些,我们曾经形影不离;有一些,虽处不同的地方,却一起摇旗呐喊;有一些,一路走来一路收获;有一些,一路相伴成了生命中的好友。
    一路走来,感谢有你!从社团最初的雏形,到后来蜚声诗坛的群岛诗群,发展成现在的拥有《群岛》刊物、岱山作家网、群岛论坛、小小说队伍、散文创作基地的岱山作协——这是一个团结友爱、相互支持、相互鼓励、共同成长的文学大家庭!更是一所学校,感受无限,领悟人生;而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喜爱写作的女性作者也越来越多;近十多年来岱山作协女会员的队伍也日益强大,已有会员20多名:兰飞、慧慧、谢凌、小桥、莫凡、友娜、米米、玲玲、陈霞、清茗、水水、夏伊娜、幼娜、哲琼、郑淑、琦瑶、燕芬、唐盛、倪燕、丹燕、玲翁。
    虽然文学越来越边缘化,它的衰退是一种世界性的现象诗歌的读者群恐怕萎缩得最厉害;但这也许是文学的一次正位,其实一切的道自有它的走向。随着电脑的普及与网络的兴起,网站、博客、QQ、空间、微博、微信为写作与交流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资讯的发达似乎为文学带来了新的春天。网络的崛起、电视和新传媒的扩张,受伤的还是平面纸质媒体。而传统只有在不断地整合和不断地创新中才能获胜!
   遥想无所顾忌的青春岁月——年华的青涩早已逝去;多少往事被海风吹走、被海浪卷走;时代也在一个个翻篇。但岱山作协的30年,《群岛文学》的30年(从打印、报纸到期刊,近150期),紧密联系着我们的脚印,可以在某一点上确定我们与它生而一体的曲折胆魄和对文学热爱的进程!我们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内心深处涌现“对写作的尊敬”;似乎要担当起海洋文化传播的重任那般,立志呈现文学文本带海腥味的意象浪花与航线般清晰的理性体味。
    那一张张发黄的旧照片,那每一次聚首一道的活动,那平淡生活中的一抹抹亮色,这生命基因里原创的律动,是如何抛开日常里的烦脑失意,慰藉生命前行中的痛楚。好像所有过往的日子,都在珍惜中度过,不容易的三十年啊!奢华的青春!像阳光那样一层层剥开生命过程中的金!追随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虽然有许多淹没在时代的喧嚣中,但我们分享过那一个个年代,怀抱文学的容颜,“支撑起我们生命的力量”。生活潮涨潮落那般地复沓,形成一个巨大的扇面……就像容许我“打开啤酒,喝完它,向水和粮食致敬!”
    “诗是一种人生,一种存在方式。”有一句话说得更好:“难得自在,难得喜欢,最难得的是自在地做喜欢的事。”文学的创作与文化的传播其实就是我们喜欢做的事情,就此祝福我们的与众不同吧!昂首往前,留守住我们内心之中的领地。
                                       2014.07.11 ~ 07.17   07.21 夜毕。
                       写于岱山作协成立30周年与《群岛》创刊150期之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0-17 04:34 , Processed in 0.2340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