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27|回复: 4

根植于海边的文学情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 15: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根植于海边的文学情缘
    喜欢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我想,我一定是在佛前求了一千年,所以能在这辈子走进岱山作家协会这个充满激情和温情的大家庭。每每想起自己是其中的一员便有一种暖流涌过心间,便觉得幸福。这不是矫情,因为总有一种力量可以抵达我们心灵的最深处,让我们的心渐趋柔软,让我们落下的泪,无声而有力,对我来说,这种力量的名字,就叫岱山作家协会。因为在这里,有着胜似亲人的兄弟姐妹,相互扶持且彼此惦念;在这里,有着心意相通的文友,探讨中外文学现状又欣赏彼此作品;在这里,有着志同道合的朋友漫步花溪,探寻亿年前火山熔岩的前世今生……。
    我加入时岱山作家协会还是叫岱山文学协会的阶段,而真正意义上的介绍人其实并非文学协会的,而是协会里很多人都喜欢的会员家属——海风,也就是我的同学兼朋友邬老师。在她的牵线搭桥下,她的先生,也就是毛文伟先生把我这个被扔在犄角旮旯里的小学语文老师领进了这个大家庭。也让我再次在感觉中找到了组织,那是属于灵魂皈依的那种感觉。因为从读初一开始我就懵懂地进入了学校星星文学社,后来读师范一年级的时候因为写过几篇还不算太差的习作,被当时的文选老师邹碧滟领进了小荷文学社当了责任编辑,发表了一些小文章,也得过一些小奖。而毕业后的茫然在加入协会的那一瞬一扫而空。
    一晃就十年过去了,而岱山作家协会也走过了三十年的风雨历程。之前的二十年我是在这十年里渐渐熟悉起来的,是在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中羡慕着的。比如孙主席与李主席像地下党似的在高亭沿港路码头拿一本文学杂志接头;在李宅,邱波彤老师的拿手好菜拨丝苹果;李主席常常挂在嘴里的闸口弄46号的温情;某个夜晚手挽手迈开大步唱着歌回高亭的豪迈;周司令拎着桂圆荔枝开后门进协会的执着……这些故事是属于他们的,同时也是属于协会的。协会里的故事不断地被充盈着,值得津津乐道,更是值得我们回味的。得法文学沙龙、文心茶坊聚会谈文学,谈生活,谈思想,也谈创作。每年一次的县外采风更是让我们两点一线的生活变得丰腴而多彩。九峰山探寻瀑布的源头;镇海音乐喷泉广场上的狂欢;西塘农家大院里的吴侬软语;木渎古镇船娘荡起的涟漪;富春江的迷幻灯影……让我们每每想起都觉得温暖。至于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梅花老师的《梅花三弄》了,在西塘农家住宿时,房东是个爱好文艺的,兴起时,夫妻二人便为我们弹唱起了苏州评弹及黄梅戏,而我们则隆重推出了梅花老师,梅花老师是性情中人,也不忸怩,犹记得他左手挥起举过头顶,右手似握话筒状,闭了眼的深情吟唱“……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唱的那深情、那投入,不熟悉的人还真以为他有着痛苦的情殇,至而有感而发呢。
    行走在岱山作家协会逐渐成长的路上,我想很多会员都和我一样感受到了水主等领导层的无私付出与坚定执着。你可以想象,作为一个民间团体,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没有任何报酬,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在这样的情况下,愣是为我们会员搭建了展示的平台——《群岛》和岱山作家网,建立了文心茶坊这一活动基地,经常性的征文比赛、诗歌朗诵会、文学沙龙,县内外采风等等。还隔三差五以小小说、诗歌、散文等形式组合出拳向刊物投稿,让中国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岱山以另一种形式走向了全国各地。从我进入协会的第一天,李国平便已经是主席了,他是一个达观、开朗而不计个人得失的人,待人热情且真诚,做事热心且执着,就像大哥哥似的关心着我们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们。我想,很多兄弟姐妹肯定跟我有同感,要是没有他的执着与坚守,或许岱山作协走不到现在。口袋里经常装着镜子、梳子还有纸和笔,随时记录下灵感的孙海义副主席;即使忙到再晚第二天凌晨依然风雨无阻起床写作的福达老师;休息日辗转上海、余姚上门求教的周司令……因为热爱,所以执着;因为执着,所以勤奋;因为勤奋,所以他们的生命状态是美丽的。我想这应该是对他们生活状态其中一个侧面的诠释吧。
    在这个协会里,我总会不经意间被感动所包围。还记得我初当上学校教科室主任的时候,学校的一个课题要参加市里的课题成果评选。而我对自己写的结题报告根本就没什么信心,当我在一次聚会时期期艾艾地和许教授提起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拿给我,我去看看。话不多,事实上当时我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可是一星期后,当我拿到焕然一新的结题报告的时候,我是真的感动了。结构被重新组合,资料又补充了不少,看的出是很用心修改的,没有几天的精力投入,根本就改不了这么多的。我知道,要是说谢谢的话,就太俗了。于是一种遇到良师的感动便在心中烙下了刻痕。最爱直面督促我们勤奋写作的周司令是我又敬又畏的,他的话总能击中要害“要是没有量的堆积,哪来质的提高?要说忙,大家都忙,关键在于肯不肯努力。”虽然常有怒我不努力的叹息,可每次聚会时总还会鼓励几句,“小桥的小小说其实也是写的蛮好的,可以多写写。”也曾有过给慧慧、玲玲和我开小灶专题培训,而每次聚会之后总会让我暗下曾经出现过N多次的决心。回来之后却又沦为“听听激动,想想心动,回去不动”的怪圈。咳!连我自己都对自己鄙夷了。我也在《散文百家》2013年第11期中看到福达老师对我散文的点评,“……付世女的文字常有着唯美的倾向,其《意绪,在富春江畔穿行》也有着这种痕迹。当作者的思绪在一条江、一座城上彳亍时,文字也显得如同五六月间的梅雨,柳条般的轻柔,桃花般的妩媚。她的文字能与蓝天一般,自然、纯净。 ”当自己用心写的习作得到心里敬仰着的大师们的肯定,我的心里非常激动也很惶恐。这十年,我没有成名成家,但是骨子里却注入了更多的梦想,无论平淡抑或残酷,都能坚守住自我。
    在岱山作协这十年里,最大的糗事,要数某一年的理事扩大会议了。由於国安来读年度总结,当开始读谁谁谁获了什么奖,某某某在哪儿发表了什么的时候,我就开始找地缝了。因为那一年市级以上报刊杂志上发表没我的份,统计时我也没多想,就把获奖论文的题目给报了上去,虽然是国字号的,可这跟文学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或许是我的论文题目取的有点诗意竟然让我给蒙混过关了,也或许是大家宽容,不予计较容忍了我的鱼目混珠。不过自那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也确实做到了每个月至少写上一篇稍有质量的随笔。在白马老师的推荐下,散文被选入了《中华散文精粹(第七篇)》,后来又有数篇散文陆续入选《文心岱山》、《写意岱山》、《水墨岱山》、《走不出的雨巷——南方散文选》、《当代网络文学大典》等各级各类选本。然而与生俱来的惰性还是无情地吞噬了我偶尔荡起的激情。很多时候,我都不敢说自己是2004年跟慧慧和友娜姐同时入会的。看着慧慧都已经出书了,这篇获奖那篇连载还写专栏,友娜姐的文章也是频频出现在报刊杂志上,除了艳羡之外,还有就是想送上祝福。不是有句话说,当英雄路过的时候,总要有人坐在路边鼓掌。我就是那个坐在路边鼓掌的人。其实,能成为这群以海的名义抱成一团的文学探寻者和海洋文化顶礼膜拜者中特殊的存在,也是一种幸福呢!
    今年是岱山作协三十而立之年,作为协会特殊存在的一员,我除了祝贺芳华,更想郑重地表达我愿一路求索陪伴她走向不惑、知天命……的决心和诚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10 11: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是一种幸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9 14: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楼主顶个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9 14: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力 加油  顶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9 14: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7-11-20 15:58 , Processed in 0.29640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