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61|回复: 2

那些海风荡漾的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9 09: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82年3月8日,岱山高亭镇狭长弄堂里一间低矮的石屋,七八张年轻的脸庞在灯光下闪亮。桌上是空空的酒瓶,几本油印的刊物。剥着炒花生,他们大声争论着什么。转过身,面对大海,那个瘦弱的叫朱涛,静静听着;李国平,瘦长脸,看上去斯斯文文,其实是个急性子;孙海义,说话时喜欢甩动瀑布般的长发;周开龙,明净额角下好像总有一双忧郁的眼睛;站在凳上,高声大笑的是陈敏。在没有爱情的日子他们歌唱过爱情,穿过雨季小城,是共同的渴望让他们从陌生走到了一起。“开个自已的园地吧”。“海星星、绿洲、帆?还是叫野草吧”。虽然卑微,却也坚韨,它会长成大树,撑起一片生命的绿色。大海作证,这石屋的灯,一直燃到天明。谁能想到,小小的聚会会溅起不息的涛声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草文学社,成了蜚声诗坛的群岛诗群,也成为岱山作家协会最初的雏形。
     在记忆里,那是张早已发黄的旧照片,20多年前的镜头里:郑复友面对盐滩,每天都会写上一首诗,不写就觉得是犯罪;李越在渔村的学校耐着寂寞,坚持七年没有投过一次稿,写出上千首作品;朱涛为赶改好一首诗,连续三趟跑到十几里外的朋友家;厉敏在简陋的小屋一手摇着摇蓝,伏在桌上挥汗如雨,两个月足不出户;周波构思小小说,一次次与朋友彻夜长谈;俞复达常说,文学是蚋居中一种最美丽的情致….更多的文学朋友向大海走来,沉思宁静的吴常良,擅长烹饪的邱波彤,爱在城北水库独自吟诗的徐嘉和…文学之火,照亮了群岛的每个角落。
     在人们为温饱没日没夜赚钱,他们却常常聚在一起,一杯清茶,几包香烟,大侃理想、人生与文学,也吐出内心的烦脑失意,文学之梦慰藉了生命的痛楚。他们不是兄弟,却亲如兄弟,几天不见,就到处打电话,写纸条。谁的生日到了,就开个舞会,或去电台点首歌,没有蛋糕,没有礼物,却一辈子令人难忘。如果有那个文学朋友结婚了,大家总要在报上送一片美好祝愿,然后,在一个夜晚一帮人赶去,涌得新房满满的,闹得天昏地黑。一位会员的父亲过世,大家买好花圈,打的到几十里外,献上深深的哀思。文友们遍布在各个小岛,要下去走走,体验生活,一封信一个电话,就有吃有住,陪你上渔船、下盐田,去大海冲浪,到山项看海上日出,尽兴而去,满载而归。
      当然,他们也常打牙祭,谁的稿费来了,毫不客气,乱捣腰包,自已也会乐呵呵地自觉抽出“税费”。每个月总要来它几次自助餐,有时忙得要命,给忘了,但只要谁在电话里随便提一句:“去,晚上敲瓦爿去”。便一窝蜂涌进海边夜排档,切盆牛肉,最好是狗肉,有炒海丝螺的更带劲。丝丝唇音响了一屋,连店老板看了也笑。那时候李国平的家被文友们戏称为“李宅”,因为朋友们常聚到李宅中高谈阔论,少不了要以酒肉润滑润滑喉舌。其中有着二级厨师职称的邱波彤是内定的掌勺者,仿佛御用厨师,他写得一手好散文,也有一手好厨艺。大家至今念念不忘的一道叫拔丝苹果的菜,只记得美味,却不知做菜者的辛苦。这道菜须是最后烧制,其实众人皆已数度酒肉穿肠,脸上也有了少许由饥转饱的精神气,做菜者却还得饿着肚皮吭哧吭哧地削苹果制拔丝。那时候,相聚李宅的时光,一切好像都和文学有关。喝酒、猜拳,咬文、嚼字,满屋飘着拔丝苹果刚出锅时的诱人香气,有人在灶边饥肠辘辘,挥汗如雨。一群人围住盘子争着下箸时,诗句叮当抖落,长伴着30年群岛文学的风雨路程。
    80年代一个初夏的早晨,爬上十几里的山路,他们去拜访一位残疾的女青年,王水儿,那年十八岁,在大衢岛办着一个小草书屋,面对生活的残酷,她并没有绝望,写啊,写着对生活固执的追求。屋外涛声阵阵,屋内,倾心的交谈使拄着双拐的少女感动。夕阳下告别,他们带走少女的作品,半个月后,推荐到了一家报刊发表。难得下一场大雪,好大的南方雪啊。雪地上响起一片高亢的歌声。可不是赏雪踏梅,他们赶着去青少年宫参加新春的第一次作品研讨会。踏进门,一股热气冲出,递烟、倒茶,拍肩大笑,善意挪揄,几十位来自各地的文学朋友眼里燃着梦想,大声朗读各自的新作。为一句诗,一个词,大家争得面红耳赤,一番唇枪舌剑后,却成了贴心哥们。窗外大雪飘飞,可在他们的心里却装满一个春天。如果你有一天来到高亭最热闹的街上,往往会看见街上围着一堆堆人群,不是摸奖,也不是某个展销会,原来是岱山作协又推出了群岛作品大展,或是会员们作品集在搞签名赠阅。谁说文学是精神的象牙塔呢?群岛作者赤诚的心感动着小城,再忙的人也会停下匆匆的脚步。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一颗颗文学新芽破土而出。大海虽然斩断了群岛与大陆相连的脐带,但也让生活在这片大海里的文学青年独辟蹊径,创造出最具海域本质的作品。《诗刊》《青年文学》《萌芽》《东海》《诗歌月刊》《诗选刊》等全国十多家刊物都相继推出过群岛作品专辑。瓜熟蒂落,这个自发形成的民间文学社团,如小树一般在海风的岁月里颃强地生长,并形成了一个为文坛所瞩目的群岛文学阵容。诗路漫漫,“群岛”像一张荡漾着蓝色波光的波光,让这群诗意的追随者和梦想的追寻者永远保持着来自海洋的湿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9 10: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岁月没有减退热情,群岛依然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1 08: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些海风荡漾的岁月"里 历练,群岛长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5-25 15:13 , Processed in 0.28080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