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86|回复: 0

李钟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 10: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孔繁强

   “李钟表”,镇上的人都这么叫他。因为无论什么钟表,只要到了他手里,正反一瞅,一摇晃,贴耳一听,便知毛病出在那了。
    李钟表的钟表修理铺就开在浦阳镇的横街处。
    李钟表还能利用简易车床,用磨、补、驳、锉等细腻功夫,制成一些钟表零件,使一些别人认为无法修的名贵钟表复原,所以他的技艺不仅在当地享有声誉,而且一些苏杭的达官贵人也常慕名而来修钟表。
    李钟表无亲无故。空闲时,他喜欢到镇上平安桥对面的风味小吃店吃那浦江麦饼,喝那本地产的泼露清酒。
    开风味小吃店的是一个叫梅子的女人。梅子是个寡妇,六年前,丈夫在抗击日寇的淞沪会战中阵亡后,她变卖了乡下所有家当来到了这镇上。
    那天,当李钟表将那只被子弹击得变了形的怀表完好无损地交到梅子手上时,梅子笑了。人们都说,梅子的笑就像那初春绽放的梅花,好看。
    当李钟表的目光与梅子那水灵灵的目光相撞时,李钟表的心就熔化了,一下子便进入了甜蜜的世界。
    李钟表与梅子的故事一直就发生在他俩徒弟视野范围内。俩徒弟,大的叫大宝,小的叫小江。看上去,大宝绝对是个聪明灵气的人,长得也帅。他说过,梅子的眼睛真迷人,师傅的福气真好。而小江就显得有些笨拙了,话不多,长得也矮。可他总是比大宝多拆修些钟表,也会非常细心地看着师傅修理时的一招一式。
    那天傍晚,修理铺来了两个男人。穿长布衫的是苏州人,他时常帮李钟表带些常用的钟表配件。穿西服的是杭州人,他经常带些名贵钟表来修理铺。
    苏州人笑着说,李钟表,上次喝酒你促弄我,今晚我要叫你好看。
    杭州人也笑着说,李钟表,上次你还欠我三个麦饼,今晚你得还我。
    李钟表当然也笑着回答说,走吧,走吧,咱们谁跟谁呀。
    徒弟俩也是笑了笑,因为他俩早对师傅他们常常去梅子小吃店喝酒聊天的事习以为常了。
    第二天,镇上的人悄悄地说,驻扎在镇上的鬼子中佐昨晚在大戏院门口的汽车上被炸死了,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李钟表听后笑了,说,唉,昨晚那泼露清酒咋那么凶?我醉了,没赶上。
    五天后的又一个傍晚,苏州人和杭州人又来约李钟表外出喝酒去了。第二天这镇上的人,又在悄悄地传说昨晚东城门的鬼子岗楼被炸毁了。李钟表听后又笑了,说,唉,昨晚那麦饼咋那么香?我又喝多了。
    谁也没有想到,三天后,李钟表居然被鬼子抓走了。那天,一阵刺耳的摩托车声,伴着鬼子的脚步声到了钟表铺。新上任的鬼子中佐瞧了瞧满屋子挂着的钟表,然后举起半只烧焦变形的钟表壳对李钟表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就是你的杰作了。
    李钟表被鬼子带走时,看了看二徒弟,然后说,记住,心正才能调好钟表游丝。
    小江回答说,师傅,我会记住你的话。
    大宝没有说话,也没有看着李钟表,他就这么一直盯着那只怎么也调不好游丝的手表。
    这天,梅子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愣愣地看着被鬼子带走的李钟表从自己的店门口走过,又从这平安桥上消失掉,然后又呆呆地看着桥下的浦阳江水,她的心被江水带走了。
    小江说,梅子姐,你别难过,我不会放过那个告密的汉奸。
    那天晚上,梅子脸上挂着泪水,独自看着那只李钟表修过的怀表到了天亮。
    那天晚上,小吃店对面桥头处有个人影也呆到了天亮。
    传说李钟表等人被抓到鬼子驻地后,鬼子当场就以“通共匪”的罪名杀了苏州人和杭州人。但鬼子没有杀李钟表,说要同他合作搞定时炸弹,李钟表不从,鬼子便说,不肯合作,那就得看梅子在你面前生不如死的样子。李钟表听后一颤……
    李钟表被抓走后的第二天晚上,梅子在自己的房内看见了一个非常熟悉的人影扑面而来。
    这个人影喘着粗气说,梅子,我有钱了,跟我好吧。
    梅子骂道,畜牲,原来是你出卖了李钟表他们。
    这个人影就是大宝。
    传说那天晚上大宝并没有得到梅子的身体,因为在紧要关头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一下子就用刀把大宝的身体捅成了马蜂窝。然后这个人影仰天一叹说,师傅,你真“结棍”(厉害),什么都瞒不过你眼睛,我会记住你的话。
    第二天早晨,人们发现平安桥对面的这家风味小吃店关了门,梅子不见了,李钟表的钟表修理铺也关了门,小江也不知去向了。
    许多天后,人们又在传说,李钟表也被鬼子被杀害了。那天,鬼子特务把李钟表调准好的定时炸弹安放在上海郊外的铁轨上,但那列坐有著名爱国华侨的火车仍然安然无恙地过了。当鬼子特务围上查看那枚定时炸弹时,那炸弹突然变成了疯子,一下子就将这些鬼子特务撕成了碎片。
    许多年后,浦阳镇的人们看见一男一女去这镇上的东山岭上坟。
在坟前,摆好祭品后,男人把酒洒了一杯又一杯,说,师傅,我知道你喜欢喝这泼露清酒,你就多喝点吧。接着,女人说,李钟表,你喜欢吃这麦饼就多吃点吧,但要慢慢吃,别噎着。然后,男的和女的同时朝着坟头跪下了。
    这个男人就是小江,女人就是梅子。离开时,小江轻轻地说,师傅,你放心,我会记住你的话,我会照顾好梅子姐的。


该文首发在《天池小小说》2012年第5期。入选《微型小说选刊》2012年第15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6 21:55 , Processed in 0.20001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