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59|回复: 0

周郎妙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苗忠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隆冬的气温低得实在让人瘆懔,一阵冷风刮过,整个脸都得起一层鸡皮疙瘩。虽然刚过六点,可小区里早就没一个人影了。
莲花镇党委书记翟信标冒着酒气紧裹大衣从车里钻了出来,哼着小调径直朝三号楼的楼道走去。刚走到一棵大树边,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突然发现前面树荫下有许多人影在不断地晃动着。
翟书记的酒顿时醒了一大半,他警惕地大喝一声。
“谁?出来!再不出来,我要喊人啦!”
“翟书记,不要喊!不要喊!是我!小周。”
“小周?你不是去杭州探亲了吗?下午刚走,怎么就回来了?”
小周是莲花镇的团委书记,妻子安丽是镇广播站的一名播音员,以前小周是附近荷花乡的办事人员,一个月前好不容易才调进了莲花镇任团委书记,这才结束了牛郎织女式的煎熬生活。
小周小心翼翼地从树丛里钻了出来,手上拎着一根粗大的木棍。
“你这是干什么?”翟书记的神经依旧绷得紧紧的。
“翟书记,说来话长,我家里出事了!”
“啊!你家里出事了?究竟出啥事啦?”
“翟书记,咱们找个地方,我详细向您汇报一下。”
“好吧。就去前面的那家‘一品香’饭店吧”。
小周转身朝树丛里喊了一声:“大家都出来吧。今天就先到这里为止!谢谢大家,明天我们再继续。”
翟书记这时才发现树丛里还藏着五六个人,都拎着和小周手里一样粗大的木棍,有一个脖子上还挂着一只照相机。
“翟书记,您先过去,我把他们送走,马上就过去找您汇报。”
“一品香”饭店,翟书记点了几个时令小菜,要了一瓶干红自酌自饮起来。不一会儿,小周衣冠不正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他讨好似地给翟书记递了一根烟。
“你先给我坐下,看看你这副德性,究竟在搞啥子名堂?”翟书记边点着烟,边威严地问。
“我,我……”
“我啥子我?你今天下午不是请假去杭州看你父母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翟书记,您是我的恩人,没有您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调过来。我把您当成了自己亲人才对您说实话的。”小周看上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
“你有这样想,说明你没忘本,说吧,出啥子事了?”翟书记往嘴里塞了块肥肉,一股浑浊的油水从嘴角慢慢滑淌下来。
“翟书记,我家里真的是出事了。”
“这你已经都快说一百遍了,究竟出啥子事了?”
“我的老婆好象偷人了……”
“啊!”小周的话还没说完,翟书记含在口里刚要下咽的酒带着一股热气全都喷了出来,根本没防备的小周顿时成了一个“酒人”。
“以前我也根本不知道,前几天我刚刚洗完澡出来,看见她正坐在沙发上删手机上的号码,我问是谁的?她死活就是不肯说!”小周拿了一把纸巾使劲擦拭着身上的污渍。
“安丽平时不是很中规中矩的吗?咋会红杏出墙呢?肯定是你太多疑了!”
“还有一件事,我那天看见她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项链,最起码值两万多元,我知道她是不会去买那种奢侈品的,肯定是哪个野男人买给她的!我打她骂她就是不说,最后一口咬死说是她自己买的,我说你哪来这么多钱?她说是私房钱。翟书记,您帮我分析分析,咱们乡究竟哪个是安丽的相好?”
不知是包厢里太热,还是酒精作的祟?翟书记的额头微微有点出汗。
“安丽不是那种人,绝对是你多虑了。”
“不管谁是她的相好,我一定要把那个男人揪出来,太嚣张了,竟敢搞到我的头上,让我戴绿帽子!”
“你想怎样?”翟书记屁股下面象长出了啥东西,搁着就是难受……

作为党政一把手的翟信标在莲花镇可是一个呼风唤雨的人物。他不仅脑子灵活,工作能力也特别的强,来到莲花镇不到三年,就把这个全市经济最落后的镇一跃变成十大明星乡镇。不过翟信标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太色。遇上有点姿色的女人总想掺和一口。前一阵子他盯上了广播站的播音员安丽。安丽虽然年过三十,但浑身散发出来的风韵就象刚刚开封的老酒越来越香醇,每个男人见了都眼馋。
每次一有空,翟信标就会跑到广播站和安丽套近乎,没旁人的时候,还会说几句流里流气的话,顺势在安丽的屁股摸上一把。安丽对这个翟书记一点好感都没有,但毕竟他是党委书记,是莲花镇的太上皇,得罪不起,除了自己尽可能小心,其他还有啥好办法呢?
那个星期天,小周刚巧出差,家里没有别人,只有安丽在拖地,翟信标哼着小调走了进来。安丽赶紧将他迎进了门。
“是书记大人呀,啥风把您给吹来了?”
“说的是啥话?来看看下属,看看你这个大美人,难道不应该?”
“来,来……”翟书记将安丽拉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变戏法似地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绒盒。
“啥东西?”安丽不敢接。
“是我刚刚为你定做的金项链!”
“那需要多少钱呀?”安丽看着闪闪发光的项链,还是不敢接。
“啥钱不钱的?才两万三千多。钱的事你不用管,我自有生钱的门道。你只要跟了我,保你以后每天能吃香喝辣的!”
“有生钱的门道?”
“你这小妮子,这都不懂,现在我们莲花镇已经成了市政府所在地,各类建设项目蜂拥而至……其中的奥秘,你懂的!”
安丽还是不敢接,翟书记将小绒盒“啪”地放在茶几上,拉过安丽,一股酒臭味顿时扑鼻而来。她故作娇媚地一把推开翟书记的手,“这几天我正好来了例假,不方便,改天好吗?”
翟书记一听,也没继续纠缠,他整了整衣冠,摸了一把安丽那俊俏的小脸蛋,“宝贝,过几天一定记得要给我留门哦!”
……
“翟书记,翟书记,您在想啥啊?”
“没想啥!安丽当时真的没有说那个男人是谁?”翟信标定了定魂。
“是的!怎么打她骂她就是不肯说!但我一定能查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于是,我故意跟她说我去了杭州看父母,然后花钱请了一帮民工带着家什在楼下的树丛里守侯,我要当场捉住那对奸男淫女,将那个淫夫打个半死,然后用照相机拍下来,再把照片发到网上去,让广大的网民来评评理,或者干脆送纪委……”
小周大口大口喝着酒,太阳穴上的那根青筋爆得鼓鼓的。
“唉!现在我们有些干部被经济利益和色相遮住了眼睛,下阶段我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干部队伍!我说到做到!安丽平时对工作很负责任,过了这事,我和其他委员商量一下,给她安排个重要的岗位。不过,小周,我要告诉你,如果你执意要那样干,那也是犯法的!”翟信标慢慢镇定了下来。
“翟书记,这个道理我懂!可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小周一脸的无奈。
“你自己心里有数好了,可千万别搞出人命来。但我还是劝你趁早收手的好!”翟信标拿纸巾擦了擦嘴,“我今天有点累,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翟信标走到包厢门口又转过身来说,“对了,小周,今晚的事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影响不好!知道吗?走的时候不要忘记把帐给结了!”
“翟书记,您放心!我会把握分寸的!”小周一直目送着翟信标醉醺醺地消失在对面的马路上后,转过头嘿嘿地笑了起来……
“喂,老婆,一切都搞定了!你出的这条‘周郎妙计’实在是太妙了!只可惜冤枉了我这套西装和一桌酒钱。嘻嘻!什么?这样也算是挽救一个干部?对!对!翟书记不仅意识强,工作也有魄力,来到莲花镇三年不到,就把这个破镇一跃变成十大明星乡镇。我们不能让他在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撂电话,小周便狼吞虎咽地风卷残云了起来……
打那以后,翟书记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对任何女人都变得中规中矩那都是有目共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9 13:34 , Processed in 0.29001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