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92|回复: 1

古代舟山廉吏的小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阿能

自唐开元二十六年(738)舟山置县后至清代,出了许多居官清正,廉名传世的廉吏。他们在舟山任职时励精图治,竭心尽力,廉洁奉公,政绩斐然。同时,他们经世济时、忧国忧民,以推诚宽厚为本,喜接民众,了解下情施善政得民心,绝少官僚习气,平时生活俭朴,兴学教化,鞠躬尽瘁,在为官之地都留下了极佳的口碑。笔者选编几例古代舟山廉吏的小故事,为之以史鉴今。
                      一、从政勤民的王阮
宋淳熙十五年(1188),昌国县来了个新知县叫王阮(1140~1206),王阮字南卿,一名元隆,号义丰,江州德安(今江西九江德安县)人,是南宋少有名气的文学家、诗人,系将门之后。他的曾祖王韶、祖王厚系北宋开熙河、辟湟鄯的名将功臣,在神宗、徽宗两朝显赫一时。父彦傅,靖康勤王有功。他生于宋高宗绍兴十年(公元1149年),少年时好学,崇尚气节。常自称将种,辞辩奋发,四坐莫能屈。
王阮在昌国任上三年,据史料记载他做了三件从政勤民有益之事。一件是淳熙十六年(1189年),王阮见学宫芜隘,于县署东南芙蓉洲重建学宫,不久王阮调离,由县令钱棣续建完成;第二件是于淳熙十六年(1189),由王阮出面由民间集资在集市中心的原张家闸旧址上兴建了一座状元桥(也称市桥),桥上镌刻有:人从桥上行,状元此时生。到了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邑人张信中了解元(乡试第一),于是定海城造了一座解元桥。翌年,住状元桥边张宅的张信状元及第。王阮建造的状元桥,终于造就了状元。市人又在桥上镌刻“天开文运,石著谶符,张公应魁,启我后儒”之桥铭,光宗绍熙元年(1190),王阮又改建城南监桥,此桥原系宋神宗熙宁元年(1068)建,日中之市关集其上,久而欹毁;第三件事是绍熙元年(1190),撰《昌国志》,首开定海修地方志先河。
二、建“舟山渡”的赵大忠
赵大忠(生卒不详),三衢(今浙江衢州市)人,宋宁宗时进士。他的祖上是清献公赵忭。赵忭,字阅道,号知非子,宋仁宗景祐进士。其为殿中侍御史时,弹劾不避权幸,人称“铁面御史”。神宗时,除参政知事,卒益清献。嘉定十五年(1222),赵大忠任昌国县令,有善政。他到任后,叹:“昌国地隘民贫,终岁资浙右舟运以济艰食,一或不至,遂为沟中瘠矣。”于是详核户籍,以查清奸伪之人。并累积资金千缗,建立济民仓,储存粮粟平价销售,以备灾荒年急用,使百姓士民不会苦饥。昌国溪多岭陡路难行,他又平溪岭筑路便民通行。为了从便渔牧,他开始整治海埠。十六年(1223)赵大忠在定海衜头建埠头,名“舟山渡”。由明州(今宁波)帆船两艘对开。由明州府差派江东寨兵撑驾。过渡乘客由县尉和府的都税院派员批历点放,过渡客人每名收钱50缗,不许超载,不许装运走私货物。并建驿铺舟山馆。嘉定间(1224)县令赵大忠还特别注重于兴学,选址堂殿、斋庑、垣墉、池圃,加以修复和新建,增加县学田产。他还与学子讲解经义,严格课程,严肃学风,使之学有所成。
     三、守正尽公的葛洪
葛洪(1152-1237),初名伯虎,后改名洪,字容父,自号蟠室老人,浙江东阳南马镇葛府村人。南宋淳熙十一年(1184)进士,授昆山尉,给搬家钱6万,洪以此修葺宣诏亭;倍支俸米,洪谢绝,退还公库。葛洪自师从浙东学派学者吕祖谦,领悟其守身处世的“义命”真谛后,在长达五十多年的政治生涯中,葛洪始终以“究心职业,无愧禄养”自勉,恪尽职责,勤于政事,清正廉洁,不趋时势。任江淮督府僚佐时,葛洪殚精竭虑,上奏“条边十事”:“一择将帅,二擢偏裨,三公赏罚,四明牒报,五严教阅,六汰冗兵,七厚边储,八修城郭,九立民社,十据形势。”十条戍边计谋,深得江淮督府赏识。嘉泰二年(1202)任昌国县令。嘉定间为枢密院兼国史院编修,又奏请严饬将帅呈报军用器材装备以杜绝弊端,被嘉纳。后任工部尚书兼侍读,国子监酒、端明殿学士同签书枢密院事、签书枢密院事等职。绍定元年(1228)十二月任参知政事,封东阳郡公,守正尽公,不为苟合。葛洪仍然是尽心尽职,没有丝毫的松懈,不是整天忙于处理公务,整顿吏治,阅狱断案,增收节支,就是忧国忧民,赤胆忠心,奏疏上谏,恳请宋宁宗“广储人材以备任使”、“明诏给舍以尽徼驳”、“崇奖端清以善风俗”、“精择守臣以安田里”、“遴选监司以察守令”,励精图治,瘳痊民瘼,平息外患,脚踏实地地践行着自己忠君报国的政治理想。
葛洪作为一个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胸怀的士大夫,平生清正廉洁,常以“职业无愧禄养”自勉,不攀附权戚。立朝正直无阿,尽言无隐,直抒胸襟,阐述自己对国策的看法,直言不讳时政的得失。建请将帅必奋不顾死,抚尉士卒,训练戎人,以图御敌。返归故里,创设义塾,延师育人。然忧国之念,无时或忘,临终尚问北边消息。二十六篇《涉史随笔》文章,以古喻今地抒发了葛洪“为人臣者尽力以事君,死生以之”的政治理念,集众人之长,谋天下百姓之福。《与乡令论推排利害》从实行推排法,革除地方赋税不均,根绝诡匿逃税这样一个角度,展示了葛洪为官一地、造福一方的历史事实;《乞旌表边将段政事上庙堂》一文,则是葛洪出于对抗金英雄段政的敬仰之情,为了不使其忠烈之事泯没无闻,要求给予褒奖和崇扬,激起普通民众仗节死义之心的奏疏。
绍熙四年(1193)进士、昌国人应傃,曾官乌程尉,湖南抚机。在南宋嘉泰开禧年间(1201)辞官归里后,葛洪礼聘应傃于县城西竹山坡坐馆教授邑人子弟,实行勤学者奖,惰学者劝,学子多有所成就。葛洪是学者吕祖谦的弟子,与四明楼氏家族有着密切关系。开禧元年(1205),从政郎、广德军军学教授楼镛为其作记,颂其政绩惠德。谓“容父之政,视民如子,惟恐伤之;视民之父兄犹其父兄,视其害民者不啻如害已。民以讼至庭,不忍鄙夷,为之明辨曲直,了无毫发枉哉。”宋人杜范也撰写的《宋参知政事守观文殿学士、通奉大夫、提举万寿观兼侍读致仕、东阳郡开国公食邑五千六百户实食封一千四百户、赠少师葛公行状》一文,详细记载了葛洪经世济时、忧国忧民的感人事迹。葛洪在昌国县任职三年时,奖勤罚懒,兴学教化,精授技能,邑人务农为本,家有余蓄,因而政令畅通,民居俱安。民众对其感服,连缴纳赋租也不用催促,每每自动缴纳。葛洪离任时。昌国县民众感恩其德政,绘像立生祠于申义学馆。葛洪卒赠太师,封信国公,谥“端献”。《宋史》有传。
四、廉 吏 干 文 传
位于定海人民北路16号(80年代设置的老门牌号) 有座“干大圣庙”,该庙初建于明永乐初年,清初毁于战乱。现庙为清道光四年(1824)重建,后殿正殿原供奉元昌国州同知干文传像,今像已毁。旧时,每年春秋两祀。在干大圣庙演庙台戏,首场必演周文王访贤,拜姜子牙为相的戏《渭水河》,以此来称颂干文传的贤德和惠政。
干文传(1265~1343)元诗人,擅长书法。字寿道(一作道寿),号仁里,晚号止斋。江苏平江(今苏州)人。生于宋度宗成淳二年(1265),卒于元惠宗至正三年(1343),年78岁。《元史》有传。其祖父之先世以武弁入官,为宋承信郎。而力教其子以文易武,故其父雷龙两举进士,宋亡,不及仕。及生文传,乃名今名以期之。少嗜学。十岁能属文,末冠已有声誉。首登延佑二年(1315)乙科进士第,荐为吴县、金坛两县教谕,迁饶州慈湖书院山长。延佑四年(1317)授同知昌国州事,累升长洲、乌程县尹、升婺源知州、吴江知州,所至清吏弊、平冤狱,皆有善政。至正二年(1342)在苏筑心心斋。至正三年召入朝,预修《宋书》,书成擢集贤待制以嘉议大夫、礼部尚书,致仕卒于家。
干文传在昌国知事任上6载,即能柔之以恩信,对百姓以推诚宽厚为本,施善政得民心。他到任后先置儒学书籍,以振兴文教为己任。延佑七年(1320)还将建于南宋淳佑九年(1249)毁于元大德十一年(1307)飓风的翁州书院进行重建。时盐场官方倚仗转运司的势力,对盐民百般苛索,盐民稍有过失,即被抄没家产,甚至判刑杖击,逼得不少盐民家破人亡。为减轻盐民负担,文传语同列曰:“吾属受天子命,以牧此民,可坐视而弗之救乎!”于是,文传针对盐场官仗势欺压百姓之事,愤然为民请命,为民寻求公正。并据实力陈改进主张,建议革除盐政弊端,他还制订“助役法”, 以助公役人员家计。《元史•干文传传》载:“会创行助役法,凡民田百亩,令以三亩人官,为受役者之助。”至治三年(1323)4月,“助役法”得到采纳,英宗下诏“行助役法”。运用国家政令,使地主按一定比例,上交小部分土地的岁收,作为助役费,用于补偿农民劳役方面的经济负担,使昌国的盐民减轻了负担得以安生。同时,减轻徭役,凡差役先征商贾和富家大户,以保护农业劳动力,这些措施对农民大为有利。百姓称之为“圣人”。据传,在他离任时,民众遮道攀车挽留他不果,如失父母。便在城关、金塘柳行、紫微天童等地建庙纪念他。据旧志记载:“传知昌国,颇具惠政,恩泽州民,迁任新安,州民航海送行,舟至金塘,登岸稍停,乡民感恩,立庙以祀。庙址大场(象)地。”金塘岛民于大象地(今大浦社区)建干大圣庙事,今庙废,遗址仍存。
干文传在各地为官任上以清正廉明出名,论者谓其有古循吏之风。据《元史•干文传传》载:“文传莅官,其所设施多此类,故其治行往往为诸州县最。所至郡县,为之肃然。”韩镛时为浙西廉访司事,作《乌程谣》以纪其绩,“击奸暴,黜贪墨,而特举乌程县尹干文传治行为诸县最,所至郡县,为之肃然。”
五、总承造官周圣化
周圣化(生卒年不详),字西铎,河南祥符人。明、清两代五百年间,定海城墙屡毁屡建,规模最大的一次修建是在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是年底任定海知县。因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刚刚恢复定海县建制,周圣化初到时,城池残破,无县署,乏税收,百姓皆住草屋,常罹火灾。乃捐俸建县署,劝同僚捐钱助百姓换茅草为瓦丬。康熙皇帝在十二月十六日颁旨建定海城,宁波府知府、同知和定海县知县周圣化以及周边诸县县丞、典史、巡检等,分别被授为总裁、监造、承造、管工各官,周边诸县还要提供城砖等筑城物资。康熙二十九年(1690)四月十六日动工,定海县知县周圣化为实际上的总承造官,经16个月辛劳,于三十年(1691)八月十六日竣工,共动支正项钱粮三万一千二百八十两。新城规模循旧址建筑,计周长一千二百十六丈,高一丈,址广一丈五尺。罗月城四座,城身四十八丈许。雉堞一千二百八十,高四尺。设东南西北四门,门上各建飞楼一座,又建窠铺三十八座,分布四门。城南设水门一座,门外围绕城濠。同年,因宋时学宫在芙蓉洲,当时已改建为营房,周圣化于是择地在县署东重建学宫,三十年(1691)落成。并为敬奉康熙皇帝御书“定海山”,而择学宫边建御书楼。他又初修康熙《定海县志》、还捐资修筑小碶里岙海塘77丈,发动百姓修筑东港、大柯梅、小柯梅、大支、竹桥里、北蝉等海塘6条,开垦农田,使民安居乐业。康熙三十四年升为陕西秦州知州。离任时,百姓遮道攀辕挽留。
六、事必躬亲的为民知县缪燧
提起舟山展复后重整家业的历史,不能不提到定海古时一位为官清廉,勤政爱民的官吏,他就是自康熙三十四年起,在定海当了二十二年县官的缪燧(1650~1716),为定海展复后的振兴,为定海百姓过上安定的生活,做了不少好事。缪燧,字雯曜,号蓉浦,江苏江阴县人。16岁时,以贡生入国子监学习,考试第一,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以贡生先任山东沂水县令,时山左饥,朝使发赈,将购米济南。燧以路远往返需日,且运费多,不便。请以银给民自买,当事以违旨勿听。燧力争以因地制宜之义,代草疏奏请,得允。既而帑金不足,倾囊以济之。洊饥之后,民多流亡,出私钱为偿逋欠,购牛种,招徕复业。因捕剧盗已获复逸,被议归。寻复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3 17: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四年(1695),缪燧从山东沂水调任定海知县,至五十六年(1717年)逝世,在任二十二年,赐四品顶戴,赐御书。后虽擢官,迄未离任(升为宁波知府后仍兼定海知县,擢杭州府同知,未任。) 缪燧于康熙五十五年三月初三逝于镇海任所。次年,定海居民还不忘为埋葬于异地的缪燧,在北门外普慈寺旁建造了“缪公衣冠冢”,题墓碑曰“其人如在”,书院在每年三月初三祀扫缪燧衣冠墓。
“筑塘老爷”缪燧。缪燧调任定海知县后,时值兵燹之后,疮痍满目,定海设治未久,百度草创,且海水不宜谷,百废待兴。缪燧到任后缮城浚濠,葺学宫,建祠庙,免赋税,修水利、减赋役、捕海盗等,役繁而不扰。并不断调正展垦政策,吸引内陆居民来海山复垦数万亩。当时定海发生的重大灾害大都来自海上,一旦遇到大风潮,海水溢陆地数十里,毁船、毁田、毁屋,溺死人无数。缪燧将治县方略的首要定为筑塘,他提出筑塘岸以御咸蓄淡,倡导群众兴修海塘23条13173丈,修复碶门百馀所,挖了几十条河,掘了几百眼水井,造田万余亩。其中四十八年(1709),缪燧又发银筑东横塘,长255丈,又先后筑西横塘、墩头塘、小茶湾塘、中沙潭塘及荷叶湾塘等,当地居民为纪念他,把所修筑海塘取名“缪公塘”,被人称他为“筑塘老爷”。
缪燧的另一大功绩是兴学修志治县利民。缪燧初来定海时,读书的仅占户口人数的0.2%,学官仅危房数间,透风漏雨,知县缪燧有意扩建,他感叹:“子弟十三四以上皆樵牧,不知诵读为何事。”当时定海人由于久不习教,多安于庸陋,不思进取,对于缪燧的劝学号召,竟无一人响应。针对这一情形,缪燧“乃私籍里中子弟姓名无论秀朴,掖之读书。若勾摄然至,则如获珍奇,虽质驽钝不敢厌薄鄙弃。”为振兴文教,缪燧率先捐俸重修学宫,三十七年(1698),缪燧捐《二十一支》等数十部作学宫藏书。设立义学,并延请鄞、慈等邑名士来定海教导。时定海考秀才较易录取,外县学生要先垦田若干亩取得定海籍,方能参加考试。紫微乡人生员黄灏与同学商议,提出勤工筹资之法,由灏等替外县来定海考秀才者包筑海塘,以筑塘收入建学宫。缪乃制订“认垦占籍条例”,由灏与同学杨汉昭经办。他接受黄灏等人的建议,依靠民间垦荒等办法筹集资金,历数年,建大成殿、启圣宫、两斋、两庑、凿泮池、驾石桥、筑围墙,开棂星门等修好学宫和书院。院产有民田 35亩,民地150亩,涂田27亩,山100亩,荡田77亩。该书院设有专款资助贫寒士子作参加乡试的川资,每科给制钱三十贯,如能参加礼部试,每科再增给制钱资助。书院落成后,广请名师教授,制定奖学机制,一时名声远播,吸引大量城乡有志人士就读。自此,学风渐兴,“岁科两试,每试得六七人。十余年来,朴者秀、漓者淳,与他邑占籍之士并驾齐驱,而就学者益多。”后道光二十年(1840)鸦片战争爆发,定海沦陷,书院被入侵英军焚毁。咸丰七年(1857),缪燧第五世孙缪步瀛出任定海厅同知,重建书院。
在“同归大域”前建成仁祠。清顺治八年(1651)九月初二,清军入城后,挨家挨户大搜捕,不分军民一概执而杀之。史称“辛卯之役”的这次大屠城,定海被杀军民总计一万八千余人,城内尸体相枕、血流成河,大火昼夜不息,井中尸骨填满,几成空城。康熙二十七年建定海县以后,朝廷先后为已故明朝遗臣张肯堂、张名振、阮进、刘世勋等68人赐谥。于康熙三十五年,对辛卯之役中死难的一万八千余人合葬的“同归域”,进行重修,称“同归大域”。知县缪燧为“同归大域”题“忠孝节义,风化所关”, 作《同归域放歌一首并序》曰:“同归者,何归哉,归于仁而已矣。”康熙四十二年,知县缪燧出资在“同归大域”前建成仁祠,供南明张肯堂等260余名将士牌位于祠。与此同时,把九月初二定为“屠城节”。是日,全城鸣钟击鼓、放焰口、设街祭、作“屠城羹饭”,祭祀辛卯死难同胞。
建泗洲堂渡和岱山渡。康熙二十七年(1688),蓬莱乡展复,隶定海县。清康熙年间,定海知县缪燧详情复建泗洲堂渡于东沙角山咀头,航船开往定海、宁波。五十年(1711),定海知县缪燧置岱山渡船3艘,辟岱山-定海-宁波航线。规定“人非岱山不载,物非岱山不装”。
革除苛捐杂税。缪燧体察民情,深知定海百姓返乡后重整家业的艰苦,故而他当政期间,革除苛捐杂税,减轻百姓负担,即使应交的税,规定“可分期交纳,无力交纳者,由官府垫付,秋后补交。”按当时田赋制度,农民须在当年四月和十月,分两次缴清赋税。缪燧按照“一条鞭法”,允许纳税人在限期内分期缴纳,遇有特殊困难者,可由县署通融递解,待来年补缴。燧还申报朝廷,取消涂税和改进盐税征收办法,允许不是“灶户”(经过登记的盐民)的农、渔民制盐。               
将功德祠改为书院和重修《定海县志》。康熙五十一年,已是缪燧在定海知县任上的第十八个年头。为了感激事必躬亲重建定海城的定海知县缪燧治县利民的功德,生员黄灏等人在定海位于义学后面南明大学士张肯堂故居雪交亭故址建造缪公生祠建祠过程中,但缪燧坚辞不受,一定要创建者将功德祠改祀文昌,改为书院,作为文人学士读书治学的场所。黄灏等就以缪燧的号改建为蓉浦书院,并另建东厢房3间祀缪燧的牌位。缪燧还接前任定海知县周圣化主修的康熙《定海县志》重修,于康熙三十三年创稿,历时十九载,刊于康熙五十三年。全书八卷,分类二十八。它博采前志及有关历史史料,集舟山宋、明舟山古志之大成。
筑城建御书楼。缪燧在《城隍庙碑记》中喟然书道:“古今城邑兴废不常无过于定。翁山建于开元而废于大历,昌国复于熙宁、盛于南渡而又革于明初、毁于明末,此岂神有灵有不灵哉?!盖政非其政,则地非其地、民非其民,而神亦不克庙食斯土。”感叹归感叹,但他身为清廷命官,深知“皇清一统依古定制相沿不改”,“是知神有监察之责,有司对越于斯、人民托命于斯”所系尤重。缪老爷在康熙三十四年“抵任即与镇府蓝公(蓝理)斥俸鸠工先务”,未竣。继于三十八年(1699),又“偕阖邑衿庶捐资重建”,始成规模,蔚然改观。
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政府收复台湾,海宇廓清,浙江巡抚赵士麟、总兵孙惟统奏请展复舟山。二十五年五月,总兵黄大来会同督抚上疏,题请在舟山设立县治。康熙皇帝以为“舟”是动的物体,动了就不太平,倒不如以“定”为好,“海定则波宁”,从此可以“金城汤池,永建不拔”,于是改舟山为定海,并御笔亲题“定海山”。 次年设立县治,又赐名“定海”。原来的“定海”则更名为镇海。知县缪燧敬奉御书于二十八年择学宫东偏地建“御书楼”三楹,上悬御题宝额,永镇山海。
缪公与《舍身戒》。普陀山不肯去观音院前,潮音洞口朝大海,呈张口状。日夜为海浪所击拍,潮水奔腾入洞口,势如飞龙,声若雷鸣。若遇大风大,浪花飞溅,浪沫直冲“天窗”之上。如是晴天,洞内七彩虹霓幻现,叹为奇观。据载,宋元时期来普陀朝山香客,多在潮音洞前扣求菩萨现身赐福。明以后则多去梵音洞叩求观音大土灵现。香客中常有纵身跃下山崖,舍身离世,藉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明万历年间参将董永燧在此曾建“莫舍身亭”以戒舍身燃指者,都督李分、参将陈九恩竖“禁止舍身燃指碑”于亭中,今亭废碑存。此碑以明代地方军政府的名义劝诫佛教信徒莫轻生,勒令禁止愚妪村氓在此投海舍身。清朝定海县令缪燧也针对“人有捐生投于梵音洞下者”,在岸上建亭,并亲书《舍身戒》立碑以禁舍身:人有捐生投于梵音洞下者,妄冀为大士所收录。严饬禁杜不止,岁或以告。呜呼!舍身之说,吾不知何时而起。其云福利,真不可解,而世往往惑之。甚矣,人之至愚且忍也!今有父兄急难,或告之曰:尔其杀身成孝。人且趑趄不前。甚至假托窜避,以幸免者。今有军国重务,或告之曰:尔其诤之以死。人且畏葸缄默,甚至依阿诡随,以附恩宠者。今有蹈非常之变,祸不可测,为之友者,彷徨叹息,或告之曰:尔其以死救之。杀身成义,则却步掉首而去。夫忠孝节义,古今之美德,天下万世所常尊,所谓死有重于泰山者也,而代不数见。信诬妄之说,委父母遗体于波涛岩石闲,所谓死有轻于鸿毛者也,而趋之若骛,其为愚与忍孰甚!夫人之生,祸福两途耳。人之祸,莫甚于不得其死。死之苦,莫甚于沉溺。宛转反侧,浪击石触,糜身折骨。而后鱼鳖群萃以食之。虽支解刲割,靡有其惨。夫舍身以求福也,而先受惨祸。呜呼!若死而有知,风雨昼夜飘泊淹淴,不知几何怨悔也。而或父母望其归,妻子冀其还,兄弟亲戚莫不延颈以望。忽得凶问,怆恍号泣,何可胜道。非忍心很戾,计不出此。如是而欲望慈悲之大士,以一死为皈依,吾知其必疾恶痛恨,斥之惟恐不速矣。尚奚福之有?且夫人等死也,与其舍身以求福,孰若舍生以取义?与其轻自戕贼于虚无杳冥之途,孰若勇决向往于伦理纲常之地?用之于父兄,可以成孝。用之于君国,可以成忠。用之于朋友,可以成义。而世人不解,好用之于诞谩不可信者,而谓以此永度脱也,适以成其陷溺耳。吾固曰:至愚且忍也。余知定海县事,故书此以戒。(普陀洛迦新志卷七)
民间还有一个缪燧智破舍身洞的故事,说的是清朝康熙年间,普陀山来了两个外地和尚,在潮音洞外搭了座茅棚,扬言道:“潮音洞是观音菩萨为普渡众生设下的舍身洞,谁要是真心归依佛门,只须花些香火钱,请他们来念经,然后跳进洞去,菩萨就会派龙女来接他脱离苦海。”说也奇怪,那些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的人,跳进舍身洞时,水里便会隐隐约约地开出一朵红红的莲花,将人吞没后,即翻起一股黑浪,盘旋一周后,才随着潮水渐渐退走。和尚就大呼:“升天啦!菩萨接他升天去啦!”一时跳洞舍身成了风气,两个和尚因此发了大财。一天,护送御赐墨宝《金刚经》来普陀山的定海县知县缪燧,觉得其中定有骗局,就派人给和尚送去一张纸条,上写:家奴一名,立志舍身。三日之后,亲送上门。三天后,潮音洞边人山人海,大家都争着来看县太爷送家奴舍身。只见缪知县带着差役,扛着麻袋包来了。两个和尚诵经祈祷一番后,差役却从麻袋里倒出一只肥猪,肥猪落水后,洞下照例开出一朵红红的莲花,,然后涌起一股黑浪。奇怪的是潮水退走后,那黑浪仍不离去。三旋两转后,突然高高耸起,搅得满洞浪花雨点般飞溅出来。大家定眼一看,原来是条大海蛇!缪知县指着此时僵卧洞底的海蛇道:“诸位父老,以往全是这孽畜作祟,那黑浪原是它的身子,那莲花是它的舌头。说什么舍身成仙,其实是葬身蛇腹。刚才它吞食了腹中藏有尖刀的肥猪才肠裂身死。望诸位今后切莫轻信妖言,作此蠢事!”说完,即命差役捣毁茅棚,抄没钱财,将那两个和尚逐出普陀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9 13:35 , Processed in 0.20501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