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30|回复: 0

村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姚崎锋


这天,小舅又在院门口劈柴,他时不时地往手掌心里在吐口唾沫,抡起柴刀,重重地劈下去,鼻间不自觉地哼出一口气,很重,我几步外就听见了。靠墙的一侧,已经堆了一大堆柴。我问小舅,劈这么多柴烧得完吗?小舅说,每天要烧水烧饭菜,这些柴半个月就烧光了。
小舅说,镇里组织各村的退休老党员外出旅游,过两天就走,估计来回要一个星期,我要给你舅妈备足了柴火才放心。舅妈眼神不太好, 煤气灶用起来不安全,习惯了用乡下的大灶。
说起镇里的事,小舅布满皱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退休后也算享了点政府的福。过年过节也会发到一点慰问品。这次五一节,还给我们组织了这次旅游,去外面开眼界去。
小舅曾是一村之长,这个村长当了几十年。村长是最小的村官,管的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区域,同族同姓人较多。村长几乎就是个出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要说编制没有,要说工资, 一个月也就几百块钱,象征性的意思一下。但村长要管的闲事真不少,村民家里、今邻里之间的事都得管,村民一有事,首先就往你村长家里跑,你处理得好还行,你若没处理妥当,村民就会背地里骂你。小舅所在的村是农业村。接手时就是一副烂摊子。村里的集体资金穷的叮当响,就连村里大礼堂装个大喇叭也装不起,外村组织放电影,村民只好大老远地跑去赶场。大多数的村民就是脸朝土背朝天,一辈子伺候田地,却没有几个收成。
小舅在家排四,上有三个哥,下还有一个妹,家里使出了吃奶的劲,总算让他读完了不像样的小学,文化不算高,但他想得明白,要脱贫,先修路,先修水利。你想吧,村里的机耕路太窄太烂,晴天一路尘土,雨天一路水坑,两辆三轮车对碰,难保有一辆滚到田地里去。到了农忙时节,村民们更是叫爹骂娘。还有田间的水利设施太落后了,雨天怕涝,忙着挖沟引水,雨水白白流走,旱天,就得大老远从河道里挑水灌溉,人算不如天算,总是靠老天爷的脸色定收成。小舅把想法与几个村民小队长一交待,大家也都赞同。说干就干,靠着仅有的一点集体资金,购置了一些简单的工具,有些是村民自家无偿提供,硬是把村里的几条机耕路越修越长,越修越宽,两辆拖拉机已经可以自由通行了。他们还在田间兴修水利,挖泥,铺石,浇涛,变成了引水蓄水的通道,基本贯通了本村的农田网络。
小舅家养过一头大黄牛。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常常跟着我表哥去田地边放牛。不是农忙的时节,放牛的大事就落在表哥身上,后来大黄牛生了仔,我也便有了当“牛司令”的机会。小舅养牛主要是为了春秋两季的耕地,赚点生活费,为了给村民耕地,他常常早出晚归,常常来不及吃饭,一个人在水田里折腾。小舅干活收工钱要比别人低,却是出了名了“细致”,他说,都乡里乡亲的,撒烂屎的事,咱不能干。每块水田都当作自家的一般,伺弄的非常平整,他才会满意地牵上他的牛回家,带着一身的疲倦。
老黄牛跟着小舅,也为村里做了莫大的贡献。当年修路修渠时,村里还没几辆像样的拖拉机,请人那得花大价钱的,村里的财政紧张,小舅舍不得啊,那些钱得花在刀刃上。非农忙时节,老牛拉破车的一幕便常常出现在工地上,当年,我看来看去,村里就数小舅家的老黄牛脊梁最高,那都是重力活做了,轱辘压的。
背后有人议论:这村长的口袋里落了不少钱吧?干活哪有像他这么卖力的,要不然,傻子会去做啊?再说了,这村里的钱还不是村长一个人说了算吗。
如果没有村财务(会计)出来辟谣,小舅就算有百口也难辩啊。有一次,会计在村例行会议上发火了:这村里的财务都经过我手,村里的公告栏每月都张贴了村支出收入的清晰帐目,经得起村民的考验。那些背地里造谣生事的人,请低头来看看自己的裤裆。小舅对此不发一言,还是把自家的牛当村里的集体资产一样使用,直到老黄牛过逝。小舅干活总挑最脏最累最重的活,平日里吃的却都是蔬菜咸菜土豆,桌上极少见到鱼肉。我小时住在小舅家,印象最深的是,就在小舅刚端起饭碗时,常常有村民走进来,聊几句家常,顺便指着桌上的菜说:村长,你也太节省了吧。藏着钱干吗?虽没明说,言下之意:你当了这么多年的一村之长,至于没有一点油水吗。小舅也不怕出丑,嚼着菜帮子很响地回答:有这样吃也已经很好了,做人就是要做得清白,否则鱼肉也要梗喉咙的。
老黄牛没了,小舅花了几年来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血汗钱,买了一台农用三轮拖拉机。为了这事,家里也没少反对。一个堂堂的劳动力,为了这个名不顺言不顺的村长一职,拿着微薄的工资,就得日夜守着村中的大小事务。村里早有一些劳力已经出去好几年了,赚来了,盖起了新楼。家里有两个孩子要读书,家人劝他,不如去外地打工。小舅的心思,这车比牛自然好用多了,效率高,农忙时耕地,农闲时,继续修那些未完的村路、水渠。他想加快这项建设的进程。他是削尖脑袋都想着村集体的事务。
有一年,小舅打听到村里的林地适合种植杨梅,便召集村民开了一个会。他说了自己的想法。这些林地平时就空闲着,杂草丛生,是个浪费。村里打算统一购进杨梅树苗,成本价供应给各村民,让村民自行栽种管理,村里定期请农技员指导,如果有可能,以后成立合作社,共同打响村里杨梅的名声,帮大家共同致富。这样的事,得到了大部分村民的支持。村里的杨梅林终于有了雏形。几年之后,村民们也收获了第一桶金,尝到了杨梅的甜头。村里的杨梅有了一个好听的品牌“黑晶”,还代表该镇参加了全市的杨梅评比,连续获得了几届的好名次。如今,“黑晶”已经闯出了名声,每到杨梅采摘时节,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
小舅把村当家,却把家人当作了“外人”,不讲一点情面。就在他快要退休的那会,还因此差点断了亲兄弟情谊。这几年,新农村建设上了大议程。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小算盘,多弄点宅基地造别墅盖新房是时下大热门的话题。
大舅的小儿子想在原有的地基上造新房,按政府现在的政策:原拆原造。因为面积太小了,想在门前的菜院子里弄些地皮,这菜院子也是自家的地。当然,上面的政策也刚刚下放农村,波及的影响面还不是最大。各地农村里暗出出的弄地皮的事多了,只要村里能批,镇上便能通过。小哥想来想去,此事宜早,趁小舅还在位,去村委找小舅签字盖章,说了一堆好话,小舅就是不给签。争到后来,二哥一气之下,臭骂了小舅,叔侄的关系闹僵了,大舅与小舅两家也不往来了。此事一传,村民们都说小舅太梗了,快退休的人,暗出出做个顺水人情算了,何况还是一家人呢。小舅最后只回应了一句:做了半辈子的党员,当了半辈子的村长,我得问心无愧,睡得着安稳觉,被人背后戳脊梁骨的事,我不做。
虽然年年有人背后议论,前年到了退休的年龄,但当年的村换届选举,小舅得票还是遥遥领先,好说歹说,他才辞去了这个官,不干了。一身清白,过起了老农民的日子。
在当下,我不敢说没有好的领导干部,但多多少少是有一些微妙的关系在里面的。时代不同了,我无意于说小舅当年的任何行为都是最好的。但他保持了一位基层共产党员的良好品格,担起了自己的义务与责任,没有以公肥私,没有以权谋私,他是清清白白的,是有党性原则的。我敢说:像小舅这样的人太少了。如果再多一些,我们的社会一定会更和谐更进步的
我们宣传清廉,弘扬正气,不能只关注高官,也要关注实实在在的一线基层的“芝麻官”,像小舅这样的人,他们才是这个社会挺起的脊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14 14:31 , Processed in 0.23400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