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51|回复: 0

为了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雪云

       新调任的县民政局伍局长居然将已故爷爷的名字改成英雄,还用公车开道浩浩荡荡举行迁墓摆阔,闹得整个小岛沸沸扬扬。
       这下可好,下有举报,上有指示,此事不得不查。
       调查伍局长?我心存孤疑,他可是县里的“红人”呐,万一……哎,想怎么多干啥,既然吃了纪委这碗饭,还怕得罪人不成!
       ——立马去墓地。
       走过一条弯弯的山道,穿过一片绿绿的树林,高高的大山背坡显露百余座新建坟墓,上下左右排列的出奇整齐,像一辆辆冲锋待发坦克。
      这儿是县民政局管辖的规划墓区,有人称之为风水宝地。嚯!要查的坟墓赫然屹立在群墓中央,鲜花簇拥,松柏摇曳,墓体威仪,高大的墓碑上铭刻着“革命烈士伍英雄爷爷之墓”11个(两行)耀目大字,落款是“晚辈立”,时间:二0一0年春。
       其实伍局长的爷爷名叫伍志良,吉林通化人……墓碑上刻的与档案中记的截然不同。
       翌日,在原老坟地域——海岙村调查获悉:村南有座称南阴的矮山,面前有上千亩荒滩。去年,县里决定开发荒滩,发展经济,无疑,南阴山上宛如疮包的近百座坟墓必须在时限内拆迁。显然,“伍英雄”也在其中。
       恰时,有人悄悄反映,伍局长拆迁的是一座无主土坟。
       什么!我顿时纳闷至极。于是,“噔噔噔”疾步找村干部核实。
      “是烈士坟。”没等我把话说完,村书记便爽朗回答。
       无主坟——烈士——爷爷?呵,有意思,有蹊跷!
       在村书记陪同下,我悄然深入走访村里的一位老前辈——曹大爷。
       曹大爷89岁高龄,说起话来硬声硬气。说明来意后,老人显得异常激动。
      “那是一场令人难忘的惨烈战斗。”老人喃喃道:“群岛解放前夕,有一队解放军被敌军包围在磨子山,就是俺村西的那座高山。”他用手指了指。
     “估摸敌军一百多,我军仅一个排。‘哒哒哒、砰砰砰……’战斗于中午打响延续到傍晚。”言间,老人双手紧握拳头。
       见我虔诚谛听,老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晚上11时许,俺堂叔家突然来了三位满身血污的解放军,两位轻伤扛着一位重伤,说人打光了,拜托堂叔帮治,他是英雄,很快会来人接的。尔后,两人紧急撤离。这位英雄身中5枪,汩汩的鲜血不住地流,一直昏迷不醒,加上那时悬水小岛无医疗条件可言,堂叔冒险百般努力,无果,不幸于次日上午牺牲。”老人用颤抖的手抹了一把混浊的泪。
       “等待数日,没人来接,揣测出了意外。无奈、悲痛、恐惧的堂叔只好在南阴山选了一块遮蔽坟地,悄悄地埋葬了尸体。”老人嗫嚅地把事说完。
      调查继续——
      当天晚上,我约伍局长在一家“英雄红”茶室的旮旯包厢会面。
      三杯清茶,热气腾腾。
     “烈士坟是怎么发现的呀?”我直言不讳地问。
     “ 嗨!南阴山大批旧坟顺利拆迁,这与咱局事先为拆迁户落实好公墓有很大关系。”伍局长不慌不忙地说:“那天,我同局办李主任一起到实地检查,看有否遗漏‘无主坟’。骤雨初霁,山道湿滑,草藤丛生,还有旧坟挖迁的坑,只能小心翼翼踏走。在山上足足3个小时,几乎遍山留下了我们的脚印,尚不见有剩坟。我很高兴,人也累了,便坐在山头岩石上少憩。”伍局长呷了一口茶,接着说:
      “不经意间鸟瞰,偶然发现偏僻凹处萋萋野草中有个凸起的土包,近前细看,哦,原来是一座不起眼的残坟——此坟咋无碑呢?
       拨开草丛,坟面一块彻石上模模糊糊刻着字,拭去石面泥土, 唉呀!石面上只剩下‘军人伍’3个字依稀可辨,其余早已风化,斑迹无存。
     此刻, 惊讶万分的我悲喜交架,止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山野清静,轻风舔着草儿,亲切地抚摸着‘伍’字,凝望大海,一股内疚之情猛烈袭上心头,后辈惭愧啊!”说着,伍局长的眼睛湿了。
      “那么,把英雄当成爷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刨根问底。
      “这有些误解。”伍局长理直气壮说道:“烈士坟由谁来迁?殡葬谁管?当然是民政局罗,为此,身为局长的我特事特办,专门请木工做了一口樟木棺材,在公墓区挑选了一座最好位置的墓茔,以便于群众祭扫。”伍局长瞟了我一眼,又说:
      “说到碑名,我想烈士应该有姓有名,他姓伍又是位英雄,顺口称伍英雄也无妨吧。还有,按习俗论辈份,从年龄算,烈士应是祖辈,叫他爷爷没错。啧啧,因这事是我一手操办及同姓,不知内情的人误以为烈士是我的亲爷爷呢。”伍局长“扑哧”一笑,继续说:
      “迁坟当天,我不仅发动全局为烈士送行,且亲自驾车开道,一路,英雄忠骨棺椁在明媚阳光下红光一闪一闪……葬礼庄严、隆重。嗳,一来不能愧对;二来教育后人呐。”最后一句说得挺重,如钟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9 13:42 , Processed in 0.21301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