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群岛文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5|回复: 1

岱山盐场场监邵叔豹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3 17: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汪国华

南宋淳熙15年(1189年),镇江府榷货务都茶场任满后刚回家休假的邵叔豹,接到新任岱山盐场场监之职的任命。他对这任命思虑了一下,他很看轻那些官职,虽然没能考中进士,只能做小官,当科级干部。但他他觉得一旦担当了,就要好好干,不能平庸过去。而岱山盐监, 比起先前那些职务,应该高了半个级别。但他看重的不是职位,而是盐,盐是当时政府控制的物品,是政府获利的重要物品,实行官运官销,关系到南宋的官方利益,所以他认定这个盐监得去当一当。镇江府榷货务都茶场是盐茶管理的机构,虽然他当时负责的是茶方面的工作,他也初步了解了一些盐的销售情境。于是,六十出头的邵叔豹就不管年过甲子,从温州平阳一路奔波,车舟劳顿,前来岱山接任。
第二天邵叔豹就跟前任马场监办理交接手续。那些文书资料印绶等等一一接过,最后马场监交给他厚厚的数十叠借条,一看都是亭户(盐民)向官府借的钱。 邵叔豹大惊,这亭户怎么欠了这么多的钱?马场监有点沉重地说:“过去我来上任时候,接交的还不止这些,,已经收回了很多的阿。”邵叔豹只得接过这些借条。他想,这盐民制盐,都收购发买了,这借条是怎么回事?这盐民怎么会向官府借这么多的债?他思考着,部署起他的工作。
他走近了那灰灰的滩涂,涂外,海浪涌动,海天相连处有岛屿点缀。他看到盐民赤裸露骨,头顶炎炎烈日,俯伏在泥土上起劲耙着泥花。这叫做爬泥,是古代制盐的重要一步。盐民佝偻着古铜色的身子,在毒阳下汗流闪闪,海涂上的盐花在被他们一次次耙匀,然后再用板推拢,然后把那白花的涂泥的担入溜中。邵叔豹看到盐民在涂地一脚拨出一脚深入地艰难行进,身子跟涂泥分不出颜色。
在用这担来的涂泥墩围起的“溜”边,盐民吃力地提灌海水到高台上,以溶解着带盐花的涂泥,以漏滤处可以制盐的卤水来。他们一个个浑身淋漓。
而在里场一排排巨镬下,烈火熊熊。头上是毒花花的太阳,面对红焰焰的柴火,地上蒸着闷热的暑气, 一个盐民昏倒过去,旁人却给淋上一点海水让他醒转,那人又去搬柴……邵叔豹的看着 默默地低着头,步履沉重地离开盐场。
他走进了盐民的家,那低矮的乱石砌成的草顶小屋,阴暗而潮湿,孩子光着身子,泛着青青暗光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裸露的肩胛骨如干柴暴突,女人却躺在床上,一条补了不知几重的被单裹着身子,真的是“出入无完裙”,杜甫诗中的景象竟这么悲凉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震惊了。盐民的生活怎么会这样的?
他从盐场往官所回来,路上,忽见,一个女人背着一个血淋淋的十几岁的孩子跌跌撞撞的过来,背不动了在路边歇放,几个路人走了过去, 他也走上前。才知那是盐民的孩子,上山打柴,从高坎摔下来……  
一连几天,他巡视盐场,察看民居,了解民情风俗。看到的盐民苦难生活让他震动。他自幼读书,才识文章,颇具见解。只因为参加会试名落孙山,心中抱负不能尽展。但是,他始终怀有孟子的那一种的恻隐之心,始终记着《孟子•梁惠王下》描述的两幅既然相反的图景,在对比中深刻着“与民同乐”的理念,始终认为作为任应该胸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之气。只要这样,没有搞不好的地方。他记得二十多年前,他被派去襄州阴城光化军(今湖北老河口) 任监酒税。军,是当时的一个行政区域。光化军属县级军管区域,因为这一带常有战事,所以没有农业等等的其他收额,只有凭借酒税来作为行政费用。去那个地方的官员个个感到那里穷乏无钱为政。邵叔豹到了那里任监酒税,监酒税只是一个小官,八九品官价,现在也不过科级干部。可是他办事认真,照规征处,不谋私情,却又善于沟通。 因此军府的费用一下就够了,并且军府还可以拿出钱来,赈济流民,提供他们吃食。那个地方的百姓官员,二十年后,人们还依然记着他,认为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搞得这么好。想想现在,这个盐区,大海浩浩,滩涂茫茫,资源这么丰富,生产这么高效,百姓这么艰辛,怎么还这么贫穷,还向官府借这么多的钱。几十年借的钱到现类还没有还清,新的借债有开始。这生活如何能够有象样的一天?
夜晚,邵叔豹在油灯之下,把一叠叠的借单拿出来仔细翻看,怎么借条上的原因都是“请本煎盐”,既然“请本煎盐”,那么盐都收购了归还本钱应该足足有余。他得把这事理清楚,找出解决的办法来。
那天下午,府里派了专吏来到岱山盐场找他,交给他一封书信,信中说府治兴修后院,贵岱山盐场缴纳“五分头子”费1万钱,即交来官带回。邵叔豹心里一紧,这“五分头子”属地方附加性质的一种税,一般是以商贾征收的主要对象,怎么向官盐单位征收。这也叫“五分头子”?这个开资怎么出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3 17: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晚上邵叔豹自己请府上派来的钱府吏吃饭。几杯酒下去 钱府吏就说出道道来:原来州、县有什么土木之事,或这有什么要雇用劳力的工钱,要购买送上司礼物的钱等等,都得向下面收取,这可是检验盐监工作的一项标准。
邵叔豹问,“这些钱从何而来?”
钱府吏笑道:“这个,前面的场监已经有经验阿,自然羊毛出在羊身上,向盐民收。”
“盐民已经缴了赋税。他们还得交钱吗?这是不是……”
“历来这些费用盐场垫付,实际上都落实到盐民身上啊。呵呵,过去一直是通过借款的来慢慢收取的。盐场应该还有很多借条没有结清吧。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送钱府吏回到客栈,回来躺在床上,邵叔豹辗转翻侧,他的眼前老是涌现出盐民那枯菜的脸色,佝偻得身形,凄凉的家境……他猛地从床上起身,在屋里徘徊,揣紧拳头,一字字自言自语说:得想出一个两全之策,不要再让盐民生活在这凄悲之中!
第二天,钱府吏乘船要回去,前来向邵叔豹拿钱,邵叔豹把一张写好的字条给他。 钱府吏展开一看,竟是一张欠条,上面写着:暂欠下派经费800两,待安排妥当后再行定夺。 签有邵叔豹的名。钱府吏张口要说,邵叔豹双手抱拳说:“有劳钱府吏,到时我会向太守汇报了。”钱府吏看了看他,心有不悦,但也不好说什么,把那欠条装进袋子,顿了一下,认真却又开玩笑似的对邵叔豹说:“邵场监,照惯例,我们下乡人员,要补给我们下乡补贴的,这次还没有给。呵呵,那就记着 下次补啊。”邵叔豹口里“好的好的”应付,心里却升起着一股悲哀:官吏抓钱 到了这样的程度;民不聊生,何人问知?
送走,钱府吏,他回到办公他看着厚厚的一大堆欠条,看到那借条位处理的,早的竟在南宋绍兴(1131-1162)年间,已经是三四十年前的欠条了。这我,前代欠账后代债,代代相承何时了,盐民如何能够过上点象样的日子啊。他有机会就访问盐民,了解甲头,请教乡民。  基本搞清楚了那些借条的来龙去脉。原来一旦上面来征收那一些土木杂事费,盐场就把要交的费用钱摊派给各家盐户(亭户),然后由甲头负责给盐户们立好借条,借用的原因是“请本煎盐”。甲头是当时叫做“灶甲制”的盐民组织管理体制中的小头目。他们又在上面下来取费用的管理一起办理这些借条,里面自然又有很多的猫腻,这又加重了费用的数量。邵叔豹终于把那这些关系理清了。他就开始寻求处理解决的办法。
不久,邵叔豹前往府衙,悄悄求见太守,把盐场情景,盐民生活现状,详详细细向太守汇报,然后他说:“孟子曾经给齐王描绘过两幅图景,一副是百姓怨恨的图景, 看到大王游乐田猎,百姓举疾首蹩頞而互相骂道:”这个大王自己享乐,却让我们生活再水深火热之中,一副是百姓欢欣图,看到大王听乐打猎,百姓全欣欣然有喜色而互相告知说:“我们大王身体健康啊,不然,怎么会听乐打猎,这是因为前者不与民同乐,,而后者与民同乐。看着盐民现在这样的生活,不能给他们改善,那就会被人背后指着骂。”太守连连称赞邵叔豹说得好,是这个道理。邵叔豹说:“既然这样,那就请太守能够免除那些摊派,让百姓能够缓过气来,投身到煎盐生产中去,提高盐产量。”太守含糊地点点头说:“那看着办吧。”
从太守那里出来,他又到了提盐使那里。提盐使他来上任时已经拜访过。礼节后,邵叔豹就说:“我这个盐监做不了了。”提盐使笑着说:“你老的名声我听说过,有你做不了的事?有什么难事啊,说来听听。”于是邵叔豹就把接任就借了这么多的欠款就直达主题,盐民借了这么多钱怎么办?总的让盐民过生活?没有盐民谁来生产盐呢? 说着他拿出北宋柳永的在定海任盐监是写的诗来,指着最后的诗句读道:“煮海之民何苦辛,安得母富子不贫。本朝一物不失所,愿广皇仁到海滨。甲兵净洗征输辍,君有余财罢盐铁。太平相业尔惟盐,化作夏商周时节。”。读完 见提盐使似在沉思,他就说:“有些债务已经四五十年了,还这么压在后代的身上,‘安得母富子不贫’,我想想自己作为场监 让盐民这么苦难,实在辛酸。请林大人能够想想办法,让盐民有点安慰。”邵叔豹把那些欠条帐单给提盐使林大人看,林大人看了好久,问:“你说怎么办?”
“能够免去这些欠单吗?”
“这么多不可能,我看这样,就把那些最早的绍兴年间欠的那些免去算了,也有将近一千万钱。”
邵叔豹回到岱山盐场,即向盐民宣布大宋关心盐民,现在先免去绍兴年间的欠帐,同时不再摊派府县下派费用给盐民,只希望盐民安心生产,提高盐产,过好生活。于是盐民很高兴。看到再也没有甲头来催逼他们写欠条,慢慢就把心思都用在煎盐上,本来不想干下去的盐民,也争着煎盐。邵叔豹为了获得场所的办公费用,也买一些零盐,是盐场监所增加了一些来源。
这样盐产不断增加,盐民开始购买新衣,置办家具,生活有了很大改善。户部下面的右曹,得知邵叔豹进行的改革使百姓生活改善,生产大进的情况很为高兴,右曹的职责就是“以常平之法平丰凶、时敛散,以免役之法通贫富均财力,以伍保之法联比阎、察盗贼,以义仓、赈之法救饥馑、恤艰难。以农田水利之政治荒废、务稼穑,以坊场、河渡之课酬勤劳、省科率”。邵叔豹所为跟他们的职责相关,就把岱山盐场的情况向上报告,上官感到那是右曹领导得法,不久那个右曹升了职。过了一年多,新任的右曹又把邵叔豹管理的岱山盐场盐民生活改善,生产兴盛的情况向上报道。后来也因此提拔。
只是邵叔豹依然努力着。他一方面尽量压抑各种上面下派的费用,那些无法免去,一定得上交的,就用买盐所乘余钱去抵挡交付。同时,他还用一些钱把多年的盐仓也修理,把办公的地方进行了改造。出现了一片欣欣的景象。
岱山是悬水孤岛,有几千人口,是乡镇区域。管理者只有邵叔豹是上面派来的,当时地方上人们之间有什么互相纠纷,邵叔豹就主动调解处理,使双方信服,。以后人们有纠纷就找他处理。这天他正在处理一件民众纠纷。县里忽然派了吏差要他立即跟去县里公堂受审。——
原来减省节用,给上官的贡礼不给,上官不好说,可是钱府吏这样的州县吏差,还有那一些本来可以在借据上做点手脚捞点外快的一些甲头,几年下来竟捞不到分份的钱。心里都很有怨气。那一天钱府吏下来把事,邵叔豹只送了他自己的一把折扇,居然又没有给他下乡补贴。于是,他跟那些甲头一联络,听到甲头也很是怨恨,便叫他们去了解邵叔豹开支那些上派费用的资金来源,并要尽量找到证据。邵叔豹账目往来笔笔都很清楚,那些甲头很快从帐务那里得到了那开支的来源 是用买盐多余的用来支付。钱府吏得到消息,于是策划由那些甲头联名状告邵叔豹至县。在告状中写道:“其把持权力,瞒上欺下,独自挪用盐本作他用,盐乃国家经济命脉之一,挪用盐本 就是动摇国家经济,其所犯之罪性质严重,必当重罚。以正民心。”县里接状,传呼邵叔豹到县。
邵坚持把这件事处理好了才跟着差使去县城。人们听说场监被有人状告的情况及原因。很是气愤,盐民心怀不平,地方上的乡绅就和盐民联名写了一张民愿书,里面写道:“邵场监为民请命,省减民费,发展生产,清正廉洁,不图私利。实乃难能可贵的好官。至于‘盐本’之用 那也是余款使用在为政中,而他自己又不图分份。先前‘请本煎盐’为名具借,那也不是提前动用了‘盐本’。请上官公正评判,倾听民声。”
邵叔豹听任在有司对他的审理,实事求是,不做隐瞒。有司经过核实,邵叔豹这任内,没有什么假条,而用四百余万,笔笔账目清楚。县令很惋惜地说:“虽是买盐之余款,但也是本钱啊。”邵叔豹本来就刚正不会拍马奉承,听了,也没有什么辩解,笑着说:“法文规定这样的,那也没有办法,随你们怎么处置吧?”
县令就把这案件上报州府,并一同把盐民的“民愿书”夹上。
州府太守对这案子也很重视。他仔细地审阅了所有材料,对于县里有司的定论,应该说可以认可。对于邵叔豹他在人这几年为民办事,提高盐产量,功不可没。这些钱是用在公务之上,他是清正廉洁,分份不取,虽说是本钱,毕竟是邵叔豹努力开拓盐产才有了多余的本钱。看来判他罪 那是委屈他,也会引起民众的不安定。太守于是发了一道通令。 通令决定对邵叔豹免于处罚。
邵叔豹回到岱山盐场,盐民奔走相告:“我们的邵场监回来了,没事了。”看着这样的情景,邵叔豹眼泪竟然夺眶而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岱山作家协会 ( 浙ICP备0900720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02号

GMT+8, 2018-1-19 13:27 , Processed in 0.27001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